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222章 小氣的女警
  “我可以走了嗎?”

  秦風看向陳冰君問道。

  “不可以,你跟我回局里一趟,去做一下筆錄。”

  陳冰君聽到秦風的話,不給秦風離開。

  聽到陳冰君這話,秦風的嘴角揚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

  隨后,陳冰君吩咐手下兩個警員,在這里看守好現場,等待法醫過來。

  接著陳冰君開上警車,帶著秦風離開這里。

  “你不用負責現場嗎?”秦風上了警車,看向前面開車的陳冰君問道。

  “我陳冰君做事,不用你一個外行人來指手畫腳,給我安靜坐好。”

  然而,陳冰君冷冷掃了秦風一眼,沒有理會秦風的話。

  陳冰君看著放在旁邊的天歃令,知道事關重大,需要回去好好審問秦風一番。

  何況,剛才上司吩咐自己,立刻帶上目擊證人返回警局。

  “陳隊長,怎么說你和如雪也是好朋友,我是如雪的老公,你就不能對我客氣點,你這樣的脾氣,能找到男朋友嗎?”

  秦風翹起了二郎腿,口中叼著一根狗尾草說道。

  “聽不懂人話,我讓你安靜做好。”陳冰君的美目瞬間冷了下來,似乎對男朋友這個話題,非常敏感。

  秦風聳了聳肩,不再繼續說話。

  好男不跟女斗!

  不過,看來楊如雪和陳冰君都是一個脾氣,怪不得都沒了男朋友。

  “秦風,你大晚上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過了一會兒,陳冰君問道。

  秦風沒有說話。

  “問你話呢,大晚上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陳冰君再次問道。

  秦風還是沒有說話。

  “姓秦的,不要以為你不說話,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信不信我現在給如雪打電話,將這里的事情告訴如雪。”陳冰君見秦風回答自己,當場威脅起來。

  “你這個女人是不是有病,前一秒讓人安靜坐好,下一秒又讓出聲回答,不要打電話給如雪。”

  秦風最后開口說道。

  秦風不是怕陳冰君的威脅,而是大晚上不想讓陳冰君打擾到楊如雪。

  至于什么原因,秦風說不出來,只是不想讓對方打擾到楊如雪。

  “開口了?”陳冰君見到自己威脅有效果,唇角浮現一抹得意弧度,“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我路過的。”秦風道。

  “路過?”陳冰君好像早知道秦風不老實交代,追問道,“那你是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從來處來,到去處去。”秦風回了一句。

  佛法是吧,誰不會整兩句呢。

  “姓秦的,如果你再這樣胡扯,不配合警方取證,等下到了局里,只能對你采取必要措施了。”陳冰君氣得美目圓瞪,通過后視鏡里怒視秦風一眼。

  “如果你是取證,我可以配合,但你是取證嗎?”秦風冷笑一聲道。

  本著多一事不如,自己忍了又忍,可陳冰君這個女人實在得寸進尺,簡直是將他當做嫌疑犯來審問,這讓他如何配合。

  “好,你不說是吧,那就等回到局里再說。”陳冰君見秦風不告訴,也不急于一時,將秦風帶回局里再說。

  秦風沒有理會,直接閉上眼眸

  反正人不是他殺的,他一點不怕陳冰君的威脅。

  車子在公路上快速行駛,很快進入市區。

  “陳隊長,該說都說了,我就先走了。”

  秦風看向前面開車的陳冰君說了一聲。

  隨著話語落下,秦風拉開車門,從正在行駛的警車上,直接往外跳了出去。

  陳冰君正在專心開車,聽到秦風的話,不由疑惑愣了一下,轉頭望去時,卻看到秦風拉開車門,毫無征兆就跳了出去。

  “你找死啊!”

  陳冰君嚇得喊了一聲,下意識地踩住了剎車。

  接著陳冰快速君靠邊停車,打開車門走了出去,想要看一看秦風有沒有被摔死。

  然而,當陳冰君看向剛才跳車的地方,哪里還有秦風的影子。

  “人呢?”陳冰君以為自己看錯了,睜大一下眼,又看了看,還是沒有看到秦風的人。

  “我在這邊!”

  就在這時,對面街道響起了一道聲音。

  陳冰君聞聲,猛地抬頭望了過去,卻發現秦風完好無損站在對面街道,朝著自己揮了揮手。

  “姓秦的這個混蛋,居然沒事?”陳冰君覺得不可思議。

  從速度這么快的車上跳出去,就算不摔死,怎么也得摔得手腳之類的。

  “美女,謝謝你載我一程,我先回去睡覺了。”只聽到秦風朝著陳冰君喊了一聲道。

  隨后,秦風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混蛋,可惡,你給我站住!”聽到秦風的話,陳冰君覺得自己被耍了似的,立馬想要追過去。

  嘀嘀嘀!!!

  不過這里是市區,車來車往,橫穿馬路沒有一定實力做不到的。

  很快,陳冰君沖過一半道路,差點就被過往車子撞飛。

  如果不是看著陳冰君身上穿著制服的話,只怕周圍那些車上司機非得罵娘不可,

  此時,秦風已經逃得沒了蹤影。

  陳冰君只能放棄追擊,轉身返回停在路邊的警車。

  “姓秦的,可惡,你以為你能走得出我的手掌心嗎,我覺得你一定和死者有關系。”陳冰君坐上警車,一臉惱怒之色嘀咕道。

  在陳冰君看來,秦風越是躲著自己,越是證明心虛。

  何況還有很多疑點,秦風都沒有回答清楚,為什么大半夜出現在邙山那段路上。

  甚至,陳冰君都懷疑就算秦風不是殺死那個女人,十有八九也跟那個女人有關系。

  如果秦風知道陳冰君此刻心里的想法,絕對會感慨一句,這女人的第六個感,果然是恐怖的。

  “好,你跑了是吧,那我去天錦府邸等你!”

  陳冰君恨恨說了一句,發動車子,朝著天錦府邸方向駛去……

  秦風沒有把陳冰君放在眼里,穿過街道,來到另外一條街道。

  見到陳冰君沒有追上來,秦風松了一口氣。

  秦風不懂陳冰君為什么對自己的芥蒂這么大,甚至,可以說是怨氣這么大。

  難道僅僅因為第一次見到自己所造成的誤會,秦風覺得這女人的心眼真是小。

  其實,陳冰君對他有什么樣的看法,秦風沒有覺在乎,只是被一個女警盯著,多少讓人不舒服。

  要不是看在陳冰君是個警察的份上,秦風說不定早已對她粗魯起來。

  秦風發現這里距離天錦府邸不遠,沒有再叫出租車,而是沿著道路步行走了回去。

  花了半個小時左右,秦風到了天錦府邸小區,走向楊如雪的別墅。

  眼下將近晚上十一點,想必楊如雪和張姨已經入睡,秦風輕手輕腳地打開大門走了進去。

  嗖——+

  就在秦風剛剛踏進門口,突然一個人影從旁邊沖了上來,一招擒拿手就抓向了秦風的脖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