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188章 今晚陪我好嗎
  “風弟!”

  葉傾城看清楚來人,驚喜地叫了一聲。

  打趴三個保鏢之后,秦風走過去扶起了葉傾城。

  “葉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葉傾城抬起玉手,整理一下自己縈亂的頭發說道。

  此時,別墅里幾個女傭也被吵醒了,朝著門口這邊走來。

  其中,一個女傭走去拿起電話就要報警,卻讓葉傾城給制止了。

  “葉姐,她是什么人?”

  秦風站在葉傾城身邊,望向摔在不遠處的周紅媚問道。

  葉傾城見秦風詢問,看了一下秦風,猶豫片刻說道,“她是我亡夫的姐姐,南方第一大城天海周家大小姐!”

  秦風聞言一愣,不免幾分意外。

  沒想到這個貴婦人,居然是葉傾城亡夫的姐姐。

  不過,面前這種情況,葉傾城和這位亡夫姐姐的關系看起來相當不好。

  “好啊,葉傾城你個賤人,竟然敢讓你的姘頭打我?”

  這時不遠處,周紅媚鼻青臉腫從地上爬了起來,滿臉怒火盯著葉傾城和秦風大叫起來。

  “這一次,我從天海過來,你知道天海那些朋友怎么說你嗎,說你千人睡萬人枕,人盡可夫,靠著勾引魯南權貴豪紳,發展壯大集團成為商界女王,你個賤人,實在無恥惡心,都是你害死我弟弟!”

  周紅媚臉上露出濃烈的殺機,如果不是秦風站在秦風身邊,只怕她會再次沖上來。

  “住口!”

  秦風一道冷喝,眼神冷冽掃向周紅媚,“再辱葉姐半句,拔了你的舌頭!”

  眼見葉傾城被對方又打罵又欺辱,秦風看不下去。

  聽到秦風的話,周紅媚嚇得脖子猛地一縮,轉頭望了一眼自己帶來三個保鏢,此刻還在地上慘嚎。

  畢竟剛才秦風的身手,周紅媚見識過的。

  盡管周紅媚想要打死葉傾城,但她畏懼秦風。

  秦風這種眼神,她只有在天海那位人物的面前才感受過。

  “你到底是誰,和葉傾城什么關系,我告訴葉傾城不是好女人,跟她在一起的男人都會被她害死。”

  周紅媚問道,以為秦風有什么大來頭。

  “我是葉姐的私人醫生,也是葉姐認的弟弟,你罵葉姐,等于罵我。”秦風冷著臉說道。

  之前葉傾城邀請他做私人醫生,秦風答應,面對葉傾城這個亡夫姐姐,秦風沒有必要過多介紹。

  周紅媚聞言,頓時臉色一陣鐵青,眸子都要噴出火來。

  想她何等人物,一個小小私人醫生也敢對她這般粗魯。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

  不過,周紅媚剛說完,就感覺自己多此一問,要是對方知道她的身份,哪里還敢對她喝斥。

  “小子,你聽好了,我是天海周……”

  “我不管你是誰,現在過來給葉姐道歉,求得葉姐原諒!”秦風面無表情說道。

  “你——”周紅媚一聽,忍不住怒火了,指著葉傾城道,“你說什么,讓我給葉傾城這個賤人道歉,她一個賤人騷貨也配嗎,你休——”

  啪!

  周紅媚的話還沒說完,秦風一個閃身沖了過去,一巴掌抽在了周紅媚的臉上。

  毫不意外,周紅媚被秦風一巴掌抽飛了出去。

  “我說了,再辱葉姐半句,拔了你的舌頭!”

  秦風的話直截了當,充滿霸氣!

  說著,秦風就要上去。

  葉傾城拉住了秦風,略有震驚地看向秦風道,“秦風,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嗎?”

  秦風被葉傾城這話搞糊涂了,心想你自己剛才不是說了亡夫姐姐。

  “我不管她是什么人,反正欺負你就是不行。”秦風道。

  聽到秦風這話,葉傾城的心底深處猛地顫了一下。

  這幾年來,打拼在外,再多淚水和苦楚都是她一個人吞下在外人看來,她是風光無限的商界女王,雷厲風行,但其實她也是個女人,再強大的女人也需要男人呵護。

  然而,自從丈夫去世之后,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有男人跟她說出這樣暖心的話。

  而這個男人,竟然是秦風。

  “風弟,我的傻弟弟!她叫周紅媚,南方第一大城天海周家大小姐,你知道周家在天海什么地位嗎,勢力很龐大的家族,另外,天歃王就是天海人,周紅媚這個女人沒什么本事,可她曾對天歃王有恩,只要她動一動手指頭,便能讓人死無葬身之地!”

  “額……”秦風一聽傻眼了,又是天歃王,心道你怎么不早說。

  “那又如何!”

  不過,都已經得罪了,當下秦風也無懼,“葉姐,你不是教過我嗎,不能對敵人仁慈,她要對付我的話,我就先殺了她。”

  “……”葉傾城。

  “風弟,為了我這樣一個女人,丟了性命,不值得。”隨后,葉傾城嘆息了一口氣道。

  “葉姐,別這樣說,在我眼中你比許多女人都要好。”秦風直視葉傾城。

  “那跟楊如雪比呢?”葉傾城問道。

  “額……”秦風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雪是我老婆,你是我姐,你們倆在我心里面都是非常重要的女人。”

  “風弟,你可真貪心!”葉傾城聽后笑了,接著,美眸中閃現了淚花。

  當年那件事發生之后,她雖然拜不成堂,但當自己是周家媳婦,然而卻得不到周家認可。

  甚至最后遭到周家驅逐,帶著女兒流落到了魯南市,僅靠亡夫留下一點資產逐漸發展,這幾年來有無數人在背后罵她賤,罵她騷,罵她不知廉恥,可經歷多少苦多少累,只有她自己知道。

  多少年來,從來沒人在乎過她。

  葉傾城看向秦風道,“風弟,謝謝你!”

  “葉姐,不用跟我客氣。”秦風笑了笑道。

  此時,被打飛出去的周紅媚,再次怒目圓瞪,氣急敗壞地沖了過來,“你還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是不是想死!”

  “周紅媚,你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了。”

  然而不等秦風開口,葉傾城已經皺起黛眉,看向周海媚說道,“周家也是天海數一數二的百年望族,家風優良,怎么會有你這樣的大小姐,要不是看在耀宗的面子上,我今天會讓你有來無回,勸你別再丟周家人的臉,趕緊滾回天海吧!”

  周耀宗便是葉傾城的亡夫!

  “可惡!葉傾城羞辱我……你憑什么有臉羞辱我!”周紅媚氣得渾身顫抖,鼻孔都要冒煙。

  “我……我要撕爛你這張嘴。”

  說著,周紅媚張牙舞爪起來,一臉猙獰撲向葉傾城。

  但周紅媚剛撲到面前,就被秦風一把掐住了脖子。

  頓時,一陣窒息感傳來。

  “你……你要做什么,放放開我……”周紅媚目光驚恐,掙扎叫道。

  秦風不看周紅媚,轉頭看向身邊的葉傾城問道,“葉姐,是殺了,還是直接沉江?”

  葉傾城和秦風對視一眼,立馬懂得秦風的意思,故作思考說道,“殺了太無趣了,直接沉江,容易被人發現,我看還是綁到郊外,活埋了吧,這種做法一定很刺激,如何?”

  “可以。”秦風點了點頭同意。

  聽著秦風和葉傾城的對話,周紅媚瞬間嚇得臉色蒼白,三魂不見了七魄。

  這話是別人說的話,周紅媚不信,但周紅媚覺得自己很清楚葉傾城的為人,沒有什么是葉傾城不敢做的。

  “你……你們不能殺我,很多人都知道我來了魯南,如果我死了,周家人一定會查到你們,你們逃不掉的。”周紅媚怕了,說著大聲叫道,“救命啊,殺人了!”

  “住口!”葉傾城猛地一聲叱喝。

  周紅媚立馬不敢再叫,之前飛揚跋扈的氣勢,一下子就萎了。

  “周紅媚,今天我可以不殺你。”

  “不過,你給我聽好了,我不是怕你,也不是怕周家報復,我是看在耀宗的面上饒了你。”

  “你再敢來尋我麻煩,我絕不會客氣!”

  “風弟,放她走!”

  秦風聽了葉傾城的話,松開了周紅媚,“滾出去!”

  周紅媚如獲大赦,連滾帶爬朝著門口跑了出去,倒在地上的三個保鏢也踉踉蹌蹌地追在后面離開。

  很快,葉傾城吩咐傭人將現場給收拾干凈。

  秦風和葉傾城來到客廳沙發坐了下來,看著臉上紅腫的葉傾城,問道,“葉姐,痛嗎?”

  “風弟,你在心疼我嗎?”葉傾城轉過了美眸,目含秋波,眼勾勾盯著秦風說道,“那你今晚留下來陪我,好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