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1021章 有大事發生
  “素媚,你想要一千萬建別墅是吧,這個好說,等下我跟風哥提上一嘴,讓風哥借給我們,這么多錢放在這里,我想向風哥借一千萬應該沒問題。”

  陳二狗盯著車里的錢,眼里都要冒出光了。

  這可是一個億!

  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

  陳二狗打小到大都沒有見過這么多錢。

  如果說他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

  此刻陳二狗恨不得把這大卡車的錢,全都拉回到他家里。

  然而面前大卡車里的錢卻是秦風的。

  對于秦風的東西,陳二狗是不敢動的。

  如家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秦風給的,他能有今時今日的地位,也都是秦風給的。

  陳二狗知道秦風這個人講情義,如果跟秦風問借個一千萬,還是可以做到的,但如果不經過秦風同意,直接拿走一千萬萬,后果絕對很嚴重。

  所以,陳二狗才對田素媚有這樣的說法。

  “狗哥,你和風哥是從小長到大的兄弟,如今風哥有這么多錢,你拿一點也不算什么大事,畢竟你們倆是兄弟,俗話說得好,有難同當,有福同享,咱們也不求別的同享了,咱們只拿十分之一,風哥應該也不會怪你。”田素媚在旁搖著陳二狗的胳膊,一副嗲聲嗲氣地撒嬌道。

  這要是讓旁人看了,還以為是個十幾歲小女生。

  “素媚,你是不知道風哥的脾氣,他是不允許別人擅作主張,你問他給,他會給,但你不問他,你上去拿的話,風哥會怪罪的。”陳二狗皺著眉頭說道,“你放心,我等下去見風哥,向他借一千萬,然后我們也在村里建一棟別墅,搞點事情來做,就不用再回魯南市了。”

  “二狗哥,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怎么什么事都問過風哥,風哥在太平村不就只有你一個從小長大的兄弟嗎,現在風哥有了這么多錢,還有這么豪華的別墅,照顧你那是應該的,這車里有著一個億現金,如果你拿走一千萬,風哥都生氣的話,那就說明風哥沒把你當做兄弟。”田素媚既繼續誘惑陳二狗,一邊說著一邊還用飽滿的部位磨蹭著陳二狗。

  陳二狗哪里頂得住田素媚這種軟言密語,不過站在旁邊的喬四海實在看不下去了。

  在喬四海眼中,陳二狗這種鄉下小年輕,可能看不穿田素媚的算計,但喬四海這種江湖大佬,早已世故老練,一眼就知道田素媚在打什么主意。

  “這位小姐,請你收起你的心思,這是秦先生的錢,沒有秦先生的許可,任何人也不能動。”

  喬四海直接對著田素媚說道,言語中毫無客氣之意。

  “二狗哥,你看他吼我,他不就是風哥手底下那條狗嗎?居然敢哄我,我可是你的女人,你和風哥可是兄弟,他這是在以上犯上,不把你放在眼里。”

  田素媚也不知道發了什么潑,突然之間仿佛一只被火點著尾巴的老母雞。

  “這位小姐,你也太會扣帽子了,我怎么就不把狗哥放在眼里了?怎么就以上犯上了?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說了我該說的話,秦先生先生讓我把一個億現金送到太平村,在沒有得到秦先生許可之前,誰也不能動這一個億現金,否則我成我喬四海會跟他拼命。”喬四海不吃田素媚這一套。

  如果不是有陳二狗在旁邊,喬四海早就上前抽田素媚了。

  這個女人太會煽風點火,看著柔弱無害,實則心腸歹毒。

  都說女人胸大無腦,可這個女人的腦子,一點都不簡單。

  然而,喬四海的話說出來后,陳二狗卻不愛聽了。

  “喬四海,你是把我陳二狗當透明了嗎?”

  只見陳二狗,臉色陰沉下來,轉頭看向喬四海說道。

  “狗哥,你這說的哪里話啊?你是跟秦先生從小長到大的好兄弟,我喬四海心里敬你,但你身邊這位小姐實在是……”

  喬四海聽到陳二狗的話,還是賠笑著說道。

  啪——

  然而,喬四海的話沒有說完,只聽到一聲十分響亮的耳光聲響起。

  卻是陳二狗一巴掌打在了喬四海的臉上。

  “你什么玩意,連我的女人都敢管,你真以為你是縣里大佬,就很了不起了嗎?誰給你臉,敢對我的女人指指點點。”陳二狗打了喬四海一巴掌,聲音冷冷罵道。

  喬四海被陳二狗打了一巴掌,有些蒙圈了,一時忘記了臉上的疼痛。

  “狗哥,你。動手打了我。”喬四海憋著一股氣。看向陳二狗問道。

  喬四海都是看在秦風的面子上,又聽說陳二狗跟秦風從小長大,才對陳二狗這么尊敬,否則放在往日里,陳二狗這種鄉下小年輕,他連看都不看一眼。

  然而,沒想到陳二狗現在打他的臉。

  “我打你又怎么樣?別以為你是縣里大佬,你很厲害,別人怕你,村里人怕你,但我陳二狗不怕你,一個不知好歹的玩意兒,我陳二狗就是在替風哥教訓你,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呢。”

  陳二狗很不屑的掃了一眼喬四海說道。

  喬四海感覺整個人都受到了羞辱,“如果不是看在秦先生的面子上,我今天就豁出去了。”

  不過喬四海終究是江湖大佬,知道今天是秦風家的喬遷喜宴。

  如果把事情鬧大的話,一旦破壞喬遷喜宴,秦風生氣下來就算他有理,也脫不了干系。

  喬四海只好咽下這口氣。

  “把車門給關上。”接著,喬四海命令旁邊手下人員。

  由于這個位置有卡車擋著,又有周圍幾個手下人員拿著遮陽布遮著,別墅內外賓客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情況。

  “二狗哥,你看看你還沒有發話,他就要把車門給關上了。”田素媚又拉了拉陳二狗的肩膀說道。

  陳二狗看著喬四海不爽,他沒想到喬四海居然不怕他。

  “喬四海,你真行,不給我面子,就是不給風哥的面子,你等著,我去找風哥,我要在風哥面前狠狠的告你一狀。”陳二狗冷冷丟下了一句話,便帶著田素媚往別墅里走了回去。

  “二狗哥,你為什么不打他,怕他干什么?以你現在的實力,他們就算十幾個人,也不是你的對手。”田素媚看到陳二狗要走了,拉著她走了,

  “素媚,你先不要生氣,今天是風哥家的喬遷實業,還是不要破壞到喬遷喜宴,喬四海這種縣里大佬雖然聲名在外,但我陳二狗已經不是以前的陳二狗,別說打他,就算殺他,也是輕而易舉。”

  “二狗哥,那你就殺了他,反正他這種混在道上的人,仇家肯定不少,只要悄無聲息殺了他,也不會有人查到蛛絲馬跡。”田素媚說道。

  陳二狗聞言愣了一下,然后看向田素媚,“素媚,你今天好像有點不一樣,怎么變得這么戾氣了,張口就要殺人。”

  “二狗哥,我是看他不把你放在眼里,我是替你感到憤怒,心疼你受這種人的火,如果我能像你這么厲害,我就可以幫你好好教訓他了。”

  田素媚趕緊換上了撒嬌的語氣說道。

  不過田素梅說是這樣說,但在心里卻不是這樣想的。

  田素媚心想,我這張口要殺人算什么,你們之前在田家大院殺了我父親,殺了我兄弟,害得我田家滿門慘遭橫禍,那個時候怎么不說戾氣了。

  “素媚,我知道你對我的好,不過我陳二狗還是要自己原則的,怎么說喬四海都是風哥,但在風哥的情面上,打狗也要看主人。”陳二狗不知道田素媚心里的想法,對著田樹梅解釋道。

  田素媚見陳二狗這樣說話,她知道現在在陳二狗的心目中,還是把秦風放在第一位的。

  當下,田素媚也就不再繼續下去。

  “走,我們先去問一下風哥,這一個億運到太平村要做什么,我感覺要有大事情發生。”陳二狗見田素媚不敢說話,就拉著田素媚去找秦風。

  “二狗哥,你別怪我話多,你一口一個風哥,把風哥當兄弟,可風哥呢,讓喬四海把這一個億現金送來太平村,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你說,這是不相信你?還是不想讓你知道?”田素媚撇了撇嘴說道。

  “你不要亂想,風哥不是這樣的人。”陳二狗聽后回了一句,不過人卻沉默下來。

  就在陳二狗和田素媚走進大門不一會兒,對面路上就開來了幾輛車子。

  那是酒店的運餐車到了,不僅運送了酒菜,還有桌子椅子之類。

  喬四海見狀,本想上去幫忙,不過秦青山早就帶人迎了上去。

  如今酒店把東西都送來了,接下來就要開始宴席了。

  秦風和陸瓊等人從別墅走了下來。

  ”瓊姐姐,都安排好了嗎,喬四海已經把錢送到了,我現在就帶你過去見他。”

  剛才在樓上的時候,秦風注意到喬四海的車子,才從樓上走了下來。

  “都安排好了,等下隨時都可以發錢。”陸瓊點了點頭,跟在秦風身旁。

  不過,秦風和陸瓊等人剛剛走出別墅主樓,就被陳二狗帶著田素媚攔住了去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