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971章 秦風的自信
  “大叔,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答應幫我們夏家了對嗎?”

  夏玉嬋聽到秦風的話,不敢相信愣了片刻,然后抬起驚喜的目光看著秦風問道。

  “本來,我是不打算多管閑事的,不過你口中的巫神教原先和我有仇,只是我聽說巫神教內部已經發生變動,如今巫神教教主已經換人。”

  秦風跟著夏玉嬋解釋了一聲道。

  之前秦風在萊城擊殺了巫神教少主,把鎮教法器血琵琶給了陸心舞的奶媽李香蘭。

  前段時間,秦風從陸心舞口中知道奶媽李香蘭的消息。

  說是李李香蘭已經回到了巫神教,并顛覆了巫神教教主巫王的地位,如今巫神教已經換了教主,奉了一位叫藍鳳凰的女子,統領巫神教上下。

  只是,對于這位叫藍鳳凰的女子到底是誰,前鋒并不知情。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巫神教發生這樣的大事,必然跟奶媽李香蘭有著關系。

  當日,奶媽李香蘭從萊城一路追他,追到了濟都秦家,

  李香蘭專門跑來告訴秦風,她已經懷上了秦風的種。

  不過,秦風那時候根本不相信,李香蘭的話。

  可在當天晚上,李香蘭又誘惑了秦風一把,一起共度良宵。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香蘭悄然聲息地離開了。

  只在秦風的手機上發了一條消息,算是給秦風告別。

  此刻。

  秦風的手機上還保留著李香蘭的那條短信。

  “你在旁邊等我一下,我先打個電話看看。”接著,秦風對夏玉嬋說了一聲,翻出之前奶奶李香蘭發來的那條短信,準備順著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之前秦風因為不相信李香蘭懷了他的種,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主動聯系過奶媽李香蘭。

  在秦風看來,萊城的那天他是中了迷香,才跟李香蘭發生了那種凹凸碰撞的事。

  盡管當天連續來了三次,弄了整整兩個小時,但秦風不相信會這么精準,完成三發入魂。

  再說了李香蘭這個奶媽的年紀都四十二三歲了,屬于阿姨級別的人物。

  哪怕李香蘭的肌膚容貌,保養得再怎么好,看起來像三十五六歲,可體質終究還是四十二三歲的女人,哪會可能這么容易就懷孕了呢。

  正是因為出于這個考慮,秦風到了現在都懷疑,李香蘭說懷了他的種這件事的真實性。

  不過,如今已經過去這么長一段時間,不管奶媽李香蘭有沒有騙他,秦風覺得也是時候打個電話過去聯系一下。

  此刻。

  在秦風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了李香蘭那豐腴的身材,就像一只大白羊一樣,不斷沖擊秦風腦海。

  雖然奶媽李香蘭的年紀已經過了40,但不得不說那熟透了的身體,對秦風這樣的青年小伙子來說,擁有著致命的誘惑力。

  甚至,秦風覺得跟奶媽李香蘭在一起的那種感覺,絲毫不差于跟蘇麗在一起的那種感覺。

  有時候,秦風真的懷疑自己是一個喜歡啃老的人。

  夏玉嬋得到了秦風的話,后退了幾步站在旁邊。

  夏玉嬋知道秦風打這個電話,是關于幫助夏家避免滅門之災的事情。

  只見秦風拿著手機,回撥李香蘭的電話。

  可半分鐘過去,卻無人接聽。

  接著,秦風再回撥了一遍,依舊還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怎么回事,沒人接聽,號碼是對的,為什么沒有人接聽。”秦風在嘴里低估了一句道。

  難道李香蘭不想接自己的電話。秦風在心里猜測道。

  可很快,秦風又覺得不太可能。

  李香蘭在離開之前,給他發來這條短信,那是想要給他留下一個聯系方式。

  否則李香蘭在離開前,沒必要給他發來一條短信作為告別。

  既然有了聯系方式,那么他打電話過去,李香蘭應該接聽才對,可如今電話打了兩遍,那邊卻無人接聽。

  難不成是出了什么事情,李香蘭無法接聽到電話。

  秦風只能在心里胡亂猜測道。

  然后,秦風拿起手機,直接編輯了一條短信發過去。

  “李女士你好,我是秦風,有事找你,看到望回復。”

  秦風這條短信編輯得非常客氣,就這樣給李香蘭那個電話號碼發了過去。

  秦風不知道李香蘭能不能看到這條短信,但李香蘭看到的話,肯定會回復他的。

  之所以有如此的自信,是因為秦風認定李香蘭不會忘記他。

  然后秦風收回手機,走到旁邊夏玉嬋的面前。

  “大叔,怎么樣,你電話打通了嗎?”

  夏玉嬋開口問道。

  “電話沒有打通,可能要等一下,不過你放心吧,只要是巫神教,那我保你夏家不會有事。”

  秦風對夏玉嬋非常自信說道。

  盡管李香蘭的電話沒有打通,但秦風還是很把握,“我可以讓巫神教不去搶奪唐家之寶。”

  當然,前提是秦風打的電話要打通,否則一切都白搭了。

  秦風只能等著李香蘭給他的回信了。

  眼下,秦風不免有幾分期待,這么長時間不見李香蘭,他有點想李香蘭了。

  其實,他和李香蘭見面的次數,總共加起來也就是三次而已,可其中兩次見面,李香蘭就能讓他印象深刻,感到無比快活。

  有時候,秦風都懷疑起了李香蘭的用意。

  畢竟李香蘭的手段,讓他都感到難以拒絕。

  秦風自認為他很少對一個女人念念不忘,何況這個女人還是陸心舞的奶媽。

  只能說那李香蘭這個奶媽,讓他真的無比舒服。

  “你如果沒有什么事的話,就可以先回去了,夜深了霜降,別冷到了,我等電話來,就能幫上你這個忙了。”

  接著,秦風對夏玉嬋說道。

  “大叔,謝謝你啊,要不我現在出去外面酒店開一個房間,我們一起到房間那邊等電話。”

  夏玉嬋跟著秦風說道。

  開房?

  秦風聽后愣了一下。

  “你要跟我去開房?”

  秦風看著面前的夏玉嬋,目光在他身上掃了兩眼。

  夏玉嬋看著年紀不大,可由于家世不錯,從小營養很足,身材出落得亭亭玉立,不僅有著一雙大長腿,而且胸前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規模不小。

  “大叔,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是開房,不是那種開房。”夏玉嬋見到秦風的目光有點猥瑣,知道秦風誤會了自己所說的開房,趕緊解釋一聲道。

  “我的意思是,你覺得在這里等的話,天氣冷會著涼,我們可以開個房間坐在里面等,可以一邊喝奶茶,要不然一起玩游戲,這不比在這里好多了。”

  夏玉嬋趕緊跟秦風解釋。

  秦風一聽樂了,對夏玉嬋說道,“那你一開始就應該把我約到酒店房間,這樣豈不是省了這種麻煩。”

  聽到秦風的話,夏玉嬋的臉頰微微起了一抹紅暈。

  就連耳根子,都有點紅了起來。

  見到夏玉嬋這般模樣,秦風知道夏玉嬋顯然還是未經世事的黃花大閨女。

  這么小小的調戲兩下,就臉紅耳赤了。

  當然,最后秦風還是沒有答應夏玉嬋,一起去開房。

  盡管夏玉嬋說只是去開房,等電話喝奶茶,玩游戲。

  但秦風看得出,夏玉嬋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有必要保留有名節。

  畢竟黃花大閨女跟他一個大老爺們去開房,這要是傳出去,哪怕夏玉嬋能夠嫁得了人,日后總會影響不好。

  “你還是回去等我消息,我在公園這里溜達一下。”

  秦風擺了擺手,對夏玉嬋說道。

  “大叔,那我也跟你在公園這里溜達一下,你什么時候走,我就什么時候走。”夏玉嬋見狀,拉著秦風說道。

  “我喜歡一個人安靜溜達,你不用跟著我,你是自己過來的,還是一個趙飛過來的?回去的時候小心點。”秦風卻拒絕夏玉嬋跟著他,推開了夏玉嬋的手讓她回去。

  夏玉嬋見秦風拒絕,一臉是不高興,“大叔,你怎么總是躲著我?我難道有這么可怕嗎,還是我不夠漂亮,不招你喜歡?”

  “你個小妮子,腦子里在想什么呢,你看看你成年了沒有?一天天都在搞什么,跟著我身后成什么了,人家還以為我蘿莉控。”秦風很是無語回了夏玉嬋一句。

  興許,男人對少女有一種天生的親切感,盡管秦風不想跟夏玉嬋多糾纏,但是面對夏玉嬋的糾纏,秦風也說不出什么狠話來。

  “大叔,誰說我沒有成年呢,你怎么會是蘿莉控,就算你是一個蘿莉控,我想給你控著,別人也不能說什么,誰敢說什么,我就上去揍他們。”

  夏玉嬋還是跟在秦風身邊沒有離開。

  顯然,夏玉嬋在沒有得到秦風明確的回答,能夠幫助夏家之前,她是不可能聽從秦風的話回去的。

  “好吧,你想跟著我,那就跟著。”

  秦風也就同意了,轉身往旁道路走去。

  反正河堤公園這里人來人往,讓夏玉嬋跟在身邊也沒什么。

  “謝謝大叔,我愛死你了。”夏玉嬋非常興奮,抬起腳步趕緊跟上秦風。

  然而,就在秦風帶著夏玉嬋走過一個拐彎時,從路旁沖出了一道身影擋在兩人面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