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888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聽到齊昆杰這話,身邊隨從感到十分無奈。

  人家都派槍手上來開槍殺人了,自家這位二少爺還在做什么春秋大夢。

  青面獸分明沖著齊昆杰而來的,哪怕不敢殺齊昆杰,那也會有辦法不讓齊昆杰活著離開。

  否則,青面獸會擔心齊昆杰以后報復他,怎么自家這位二少爺就想不明白這一點呢。

  “二少爺,跳吧,再不跳就來不及了。”身邊隨從已經心急如焚說道。

  因為對面的槍聲越來越近,顯然槍手們正在往這邊而來。

  “你這么想跳,那你就自己跳下去,本少爺都說要留在這里,我諒青面獸不敢拿我怎么樣,何況瓊妹還在里面房間內,姓秦的那個家伙還沒有死,本少爺我就這樣走了,實在不甘心。”

  齊昆杰聽到身邊隨從的話,已經有點惱怒了起來。

  當齊昆杰解釋完了自己的情況后,直接一腳踹向身邊隨從,將他從這里踹了下去。

  隨從猝不及防,一個踉蹌就從這里直接摔了下去。

  十幾米高的距離,哪怕隨從武道在身,但摔下去也發出一聲慘叫,捂住雙腿躺在地上。

  看這個情況,隨從想必摔斷了雙腳。

  “哼!沒眼力見的東西,這么高也讓本少爺跳下去,這不是想摔死本少爺嗎?”齊昆杰掃了一眼,怒吼一聲道。

  接著,齊昆杰看向身邊剩下兩個隨從,“你們還要勸我從這里跳下去,走嗎?”

  “二少爺,如果你不跳的話,我們倆就跟你留在這里。”剩下兩個隨從明顯比之前那個隨從腦袋也靈光多了。

  扶不上墻的爛泥,那就沒必要再扶!

  勸不動的人,那就沒必要再勸!

  他們兩人可不想重蹈剛才那個隨從的覆轍。

  就這樣,齊昆杰和剩下兩個隨從藏在了這里。

  然而,隨著槍手走到這邊。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發現了齊昆杰和兩個隨從。

  瞬間,十幾把武器都對準了齊昆杰和他身邊剩下的兩個隨從。

  “你們要干什么?讓青面獸現在過來見本少爺。”面對周圍槍手,齊昆杰沒有什么畏懼之色,反而怒吼了一聲道。

  這不是齊昆杰多么厲害,而是齊昆杰覺得青面獸不敢拿他怎么樣。

  齊昆杰作為北

  北涼齊家二少爺的傲慢,在他眼中青面獸只是一個小小地頭蛇,是不可能敢殺他的,否則那就是與北涼七家為敵。

  一旦自己哥哥齊昆論知道他被殺死在這里,別說青面獸一畝三分地的地盤,就是整個一片開發區都會被踏平。

  “都什么時候了?還把齊家二少爺的身份呢?讓我大哥來見你,我看還是你去見我大哥吧。”

  其中,一名男子走了出來,看向齊昆杰冷笑了一聲道。

  正是剛才勸說青面獸對齊昆杰出手的男子。

  “你是什么東西,也配跟本少爺這么說話,一分鐘時間讓青面獸來見本少爺,否則,本少爺就……”

  齊昆杰見到一個不知名的男子,都敢對他眼宇宙般不進,頓時就要大怒。

  啪!

  然后,齊昆杰的話還沒說完,一個響亮的耳光聲就響了起來。

  只見男子一巴掌,抽在了齊昆杰的臉上。

  瞬間一巴掌就將齊昆杰抽得原地轉了半天,要不是剩下兩個隨從見狀,齊昆杰差點跌倒在了地上。

  “可惡,敢對我們二少爺對手,我看你不想活了。”其中一個隨從看不下去這一幕,怒向男子罵道。

  砰!

  然后,下一刻回應這位隨從卻是一聲槍響。

  伴隨著槍響傳來,只見這位隨從額頭上出現了一個血洞,被一槍爆頭。

  緊接著睜大了雙眼,筆挺挺地倒在地上。

  是男子從旁邊槍手手中拿過武器,將隨從給擊斃了。

  “你,你敢對我這么放肆。”齊昆杰有點被嚇到了,但還是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你再嗶嗶半句,老子也一槍斃了你。”

  男子根本沒有把齊昆杰放在眼里,手中的武器直接頂住了齊昆杰的額頭。

  齊昆杰感受到額頭上的冰冷,雙腿一軟,啪嗒一聲,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他還是第一次被人拿著槍頂住腦袋,死亡近在眼前。

  自從他哥哥齊昆侖從中亞地區回到北涼齊家后,齊昆杰就開始作為祝福,被他哥哥保護得很好,又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

  然后,齊昆杰發現自己褲襠一暖,才意識到當場被撒尿了。

  “別殺我,別殺我!”齊昆杰是真的被嚇到了,連忙向男子求饒道。

  “哈哈,我還以為齊家二少爺比我手中的武器還硬呢,沒想到是一個孬種。”

  男子見到齊昆杰嚇得倒在地上求饒,頓時發出了肆意哈哈大笑。

  在他看來,北涼齊家那是多么牛逼的存在,跟冀城顏家一樣,都是獨霸一方的名門望族。

  可如今,堂堂北涼齊家二少爺,還不是匍匐在他這種小人物面前求饒。

  那就抬腳踢了一下齊昆杰喝道,“走!起來跟我去見我大哥。”

  齊昆杰此時已經不敢說任何裝腔作勢的硬話,忙著點頭起身跟在男子身后。

  “二少爺,我無法保護你的周全,我有愧于北涼齊家,有愧于大少爺,我已無言茍且活下去面對大少爺。”

  剩下那名隨從看著自家二少爺這般欺辱,卻是無能為力,不由大喊大叫了一聲。

  當那位隨從說完話后,轉身一躍而起,往前跳了下去。

  十幾米高的距離,抱著以死明志的心態,那位隨從摔下去就腦筋崩裂,當場氣絕身亡。

  齊昆杰見到這一幕,臉上表情一時之間難以復雜。

  眼前那位隨從以此銘記的行為,讓齊昆杰是無地自容。

  連齊家一個隨從都這么有硬骨,而他作為齊家二少爺卻如此孬種。

  “喲,本來還想留著他看一場好戲,沒想到齊家隨從都這么有硬骨,了不起啊。”男子他也看了一眼,嘴里哼了一聲。

  “可齊家二少爺卻是一個孬種,還真是莫大的諷刺。

  “杰少,你說你這是不是莫大諷刺,你作為齊家的主人,卻是孬種,而他只是齊家隨從,保護著齊家,保護著你這位主人,地位卑微卻是如此硬骨錚錚。”

  男子還不忘轉頭諷刺齊昆杰一聲,“這他媽的都是什么世道,地位卑微的人,硬骨錚錚,而你這位齊家二少爺,卻是軟骨頭一個。”

  齊昆杰面對男子的話,也聽出男子的風氣,但此刻也只能點頭應道,“她是我大哥齊昆杰的人。”

  “走吧,別張口閉口你大哥齊昆侖了,現在你要去見我大哥青面獸。”男子推了一把齊昆杰往外走去。

  齊昆杰的目光往里面房間望了一眼,然后對男子說道,“瓊妹還在里面,你們不要對他做出什么行為。”

  “我們的目標是你,不是你綁架的那個女子。”

  男子開口說道。

  然后抬手一招,男子讓周圍身邊兩個槍手走進里面屋子,將陸瓊給帶出來。

  陸瓊看到齊昆杰眼前這么狼狽處境,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幾分快意。

  真是惡有自有惡人磨!

  齊昆杰把她搶劫綁到了這里,沒想到如今乾坤街,現在反而又被人強行綁架走了。

  “瓊妹,你看到我不用露出這種眼神,我只是想把你帶回北涼齊家讓你做我的老婆,可如今你落到他們的手上,后果可能就說不定了,但你放心,我齊昆杰會保護你的。”齊昆杰轉頭對陸瓊說了一聲。

  “杰少,什么話?你現在什么處境?別把自己當成齊家二少爺了,再嗶嗶廢話,小心老子把你臉都打腫。”

  男子罵了齊昆杰一聲威脅道,將齊昆杰拉到了前面,別讓他靠近陸瓊。

  然后,男子轉頭對陸瓊說道,“你不用擔心,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是我大哥讓我來把齊昆杰給帶走,順便把你給解救出來。”

  “但沒有大哥的話,我不能給你解綁,也不能給你把嘴上的膠帶扯斷,等見到大哥,讓大哥幫你解綁和扯掉嘴上的膠帶。”

  陸瓊聽到男子這番話語,也終于松了一口氣。

  很快。

  男子就帶著齊昆杰和陸瓊,走回到了青面獸的那邊。

  “大哥,事情已經解決了,齊昆杰我給你帶來了,還有齊昆杰綁架的那個女子。”

  男子對著青面獸回復道。

  “老三,你干得很好!”

  青面獸拍了拍男子的肩膀,然后吩咐了一聲道,“你現在帶著槍手過去,把對面那個青年迎接進來。”

  “是,大哥。”男子聽到青面獸的話,轉身走了出去,只留下齊昆杰和陸瓊。

  “哎呀,杰少對不住了,小弟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對你做出了如此下策。”

  青面獸這才看向齊昆杰開口說道,“接下來,小弟我能不能活著走出去,這里就靠你了。”

  “青面獸,你臨陣倒戈,對我下手,實在是反復小人,不得好死。”齊昆杰咬牙切齒,瞪著對方說道。

  結婚前只是實力不怎么樣,但他并不傻,此刻已經看出青面獸打算做什么了。

  然而,青面獸卻沒有理會齊昆杰的話,走到陸瓊身邊伸手開始給陸瓊解綁,并且扯掉陸瓊嘴上的膠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