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880章 召集各路人馬
  看到秦風臉色陰沉,走得匆匆,無論張東,還是霹靂嬌娃,都不敢詢問秦風去哪里。

  此刻,陳二狗也沒有開口詢問秦風。

  因為陳二狗看出來,秦風沒有待見田素媚,礙于田素媚在身邊,陳二狗怕多問幾句會受到秦風的教訓。

  就這樣一行人目送秦風走出了酒店,坐上外面一輛出租車,離開酒店門口。

  “二狗兄弟,你怎么沒有問一下秦先生,他這是要去哪里,走的這么匆忙。”霹靂嬌娃看向陳二狗說了一聲。

  陳二狗聽后,看了霹靂嬌娃一眼,“那你怎么沒問?為什么都是我問?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和風哥關系很熟,不怕風哥動怒。”

  聽到陳二狗這話,霹靂嬌娃沒有接話下去,閉上嘴巴站在旁邊。

  張東和李開山兩人跟霹靂嬌娃對視了一眼,他們幾人其實也看出一點貓膩。

  秦風不待見田樹梅,可陳二狗卻不顧秦風的勸告,執意要跟田素媚在一起。

  這種行為自然會引起秦風的不悅。

  畢竟,留著一個仇人女兒在身邊,誰知道哪個對方展開報復,放在誰的身上都會感到不舒服的。

  就在秦風坐著出租車離開了片刻,只見老道士從酒店里面匆匆走了出來。

  看到老道士后,張東,陳二狗他們幾人,趕緊攔住了老道士的去路。

  “道長,你怎么跟風哥一樣神色匆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了?”陳二狗對老道士說道。

  “你們都不知道啊,剛才沒有看到秦龍首嗎?”老道士看了一眼攔住自己的幾人,反問了一句。

  “看到了,但沒有問發生什么事情,這不是現在問你嗎?”陳二狗應了一聲跟老道士說道。

  老道士見陳二狗幾人還不知道發生什么事,當下沒有隱瞞,跟著說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秦龍首的表姐好像失蹤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剛才秦龍首趕著去見他的姑姑。”

  “有這樣的事?風哥的表姐失蹤了。”陳二狗一聽,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如今在冀州這個地方,誰還敢動峰哥的表姐,這不是找死嗎?

  “是誰動秦龍首的表姐,貧道不知道,但你們幾個仔攔著我的去路,耽誤了尋找秦龍首表姐的事情,你們幾個可能要有麻煩。”

  老道士對著攔在面前的陳二狗幾人開口說了一句,“別擋住我的去路,我要去追上秦龍首。”

  老道士拿著手中一塊龜甲,朝著幾人揮了揮,讓陳二狗他們都讓開。

  陳二狗他們見狀,不敢耽誤連忙讓道一邊,“那你趕緊走,風哥坐上出租車不久,你再叫一臺出租車,應該能追上他。”

  老道士不再廢話,跑出酒店外面,來到路邊同樣叫上一臺出租車而去。

  見老道士坐著出租車離去,張東和李開山還有霹靂嬌娃對視了一眼,然后張東開口對陳二狗問道,“二狗兄弟,秦先生的表姐失蹤了,我們作為手下人員,要不要幫忙尋找一下。”

  “怎么了,你們幾個還嫌事情不大嗎?風哥沒有命令,你們做好自己的事情,該怎樣就怎樣,如果風哥需要你們,隨時做好出擊準備。”

  陳二狗淡淡地回應了張東一句,“昨天晚上都折騰一夜了,還是開個房間好好休息吧。”

  說完,陳二狗不再理會張東,李開山等人,徑直帶著田素媚和女兒朝著酒店里面走了進去。

  陳二狗財大氣粗,直接花費八千多塊錢開了一個套間。

  張東,李開山,霹靂嬌娃等人看到這種情況沒有說什么,他們只是開了一個大床房,進入酒店休息。

  與此同時。

  秦風坐著出租車前往冀城警局。

  警局距離不遠,也就十幾分鐘路程。

  很快。

  秦風來到了冀城警局,見到了三姑秦英玉。

  還有,姑丈陸景言。

  “小風,你來了。”

  三姑秦英玉的眼已經紅腫起來,顯然好像哭過,畢竟女兒不見了一整宿,現在還不見人影,作為母親肯定是擔心壞了。

  姑丈陸景言也是眼睛泛紅,守在旁邊一言不發。

  “三姑!姑丈!你們不用擔心。”秦風走了過去對兩人喊了一聲,安慰道,“我已經安排朋友查找表姐的下落,哪怕把冀城掘地三尺,我也會把表姐找出來。”

  “小風,我和你姑丈就放心多了,姑姑相信你,你一定會把表姐把你表姐找到了。”一聽到秦風的話,秦英玉鎮定不少。

  秦林玉知道秦風現在是麒麟營總教官,被授予上校軍銜,雖然談不上職務有多大,但在冀城這一畝三分地上,麒麟營總教官說話還是很有分量的。

  “三姑,警察怎么說?”

  秦風先問了一句,看看現在警察那邊找到了什么線索。

  “剛才見了鐘局長,他說現在正在查找監控,需要很大的工作量,讓我們好好等待消息。”秦英玉譯回了一句道

  “什么等待消息?我看那個鐘長鳴就是故意的。之前因為齊昆杰的關系,這個鐘長鳴和齊昆杰是朋友,現在有意在刁難我們路上,不想給我們,找女兒。”旁邊一言不發的陸景巖,已經憤憤地說道。

  “哦,還有這一層關系。”秦風微微皺起了眉頭,想到之前在陸家門口,齊昆杰非常叫囂,說他和什么鐘局長關系很熟。

  后面還來了一個周非凡幫齊昆杰說話,打算把秦風給帶走。

  不過。

  龍小云坐著直升飛機出現,將他的麒麟營總教官的身份公之于眾。

  最終,還讓周飛凡把齊昆杰給帶走。

  “跟我去見一見那個鐘局長。”秦風說了一聲,然后朝著局長辦公室走去。

  三姑秦英玉和陸景巖兩人對視一眼,緊跟在秦風的時候。

  秦風根本沒有叫人通報,徑直來到局長辦公室里,見到里面的一個中年男子,“想必這就是鐘長鳴。”

  “你是什么人?還在做什么?”鐘長鳴見狀,立馬起身呼氣了一聲。

  秦風二話不說,直接掏出那本紅色反擊,擺在鐘長鳴的辦公桌上,“先看看這個東西,再跟我說話。”

  鐘長鳴見到紅色本,臉色一變,接著又看到跟在秦風身后的秦英玉和陸景言夫婦,頓時鐘長鳴多少有點猜到面前秦風的身份。

  不過,鐘長鳴還是拿起那個紅色小本打開看了一眼。

  啪嗒!

  下一刻,鐘長鳴立了一個原地,對著秦風說道,“見過秦上校,不知秦上校前來,有失遠迎。”

  “你不用見我,我就問你一句話,我表姐其中這件事,你可以讓手下人加快速度查找嗎?”

  秦風不茍言笑,冷冷說了一句。

  “秦上校,我也比你著急,我有義務把自己轄區內失蹤的人找回來,不過都有任務,根本抽調不開,他們的任務也是很重要,何況沒有二十四個小時以上,無法定性失蹤人口,按照相關規定,我們只能派出小范圍的人員進行查找。”

  鐘長鳴聽到群眾話,露出了一眼為難之色,跟著秦風說道。

  “你的話很合情合理,也符合規矩,但我不愛聽。”秦風看著面前的豬堅強哼了一聲。

  既然鐘長鳴搬出規矩原則,顯然不打算抽掉人員找陸瓊了。

  秦風轉身對三姑秦英玉和姑丈陸景言,說道,“三姑,姑丈,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我們出去自己想辦法。”

  言罷,秦風轉身找出局長辦公室。

  “小風,你看吧,這個鐘長鳴就是故意不想抽調人員,尋找小瓊的下落。”

  姑丈陸景言跟在秦風身邊,滿是憤憤不已說道。

  “姑丈,沒事,就算他不幫忙,我也能把表姐給找回來。”秦風安慰了陸景言一句。

  三人走出警局,剛好見到老道士從一輛出租車走下來。

  “秦龍首,貧道終于趕上你了。”老道士呼了一口氣說道。

  “道長,你那邊得出什么情況?”見老道士拿著一塊龜甲,秦風直接詢問。

  “按照秦龍首的要求,已經基本確定方位所在,位于西北方,距離這里七八公里左右。”老道士跟秦風說道,他這是在說陸瓊的位置。

  “西北方?七八公里左右?那是一處開發區,到處都在拆房子和建房子,魚龍混雜,一個治安很亂的地方。”姑丈陸景言在旁一聽,說道。

  “表姐應該就在那個地方。”

  秦風得出了自己的結論,他還是相信老道士的測算了,加上姑丈所說的話,如果陸瓊失蹤是人為的話,那里是一個絕佳的位置。

  然后,秦風掏出電話,給陳二狗打了一個電話。

  “風……風哥,有事嗎?”

  隨著電話接通,那邊傳來陳二狗氣喘吁吁的聲音,好像在跑步,但好像又不是。

  “二狗,吩咐下去,讓張東,李開山和霹靂嬌娃等人帶著人馬,前往開發區聽我命令。”

  秦風沒有理會陳二狗在電話那邊做什么,直接下達一聲命令。

  然后不等陳二狗回應,秦風已經掛斷了電話。

  接著,秦風又給顏如玉打去了一個電話,“顏小姐,我需要你顏家幫個忙,我表姐可能被綁架到冀城開發區那邊,你可以動用顏家力量尋找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