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天魔尊:廢物二小姐 > 第357章 又遇鬼千噬【3】

一行人順利的回了朱雀帝國。

傅懷清得知鳳玦安全回來,激動得親自跑出來接,在看到鳳玦平安歸來時,不由熱淚盈眶。

“昭月,你回來了。”

鳳玦頷首:“父皇,讓您擔心了。”

跟在傅懷清身后的傅兮若,見狀不由震驚的瞪大了眼睛,似沒想到鳳玦被天魂殿的裘長老抓走了,竟然還活著回來了!

她的運氣怎么這么好!

而隨后趕來的徐皇后,同樣一臉震驚,她端莊溫婉的臉龐,差點沒有維持住,一雙美眸中皆是驚訝。

這裘長老是怎么回事?

這么點小事都辦不好?為了讓他順利抓鳳玦,她還特意在鳳玦的公主服上撒了可吞噬靈力的藥水。

結果這才過去多久?

才一天時間,鳳玦就回來了!

真是枉費她辛苦謀劃了那么久!

真真是氣死她了!

“昭月,你沒事吧?那裘長老有沒有為難你?”徐皇后在看向鳳玦時,一副溫柔親和的模樣,眼里更是寫滿了關心,仿佛真的是一個關愛女兒的母親。

鳳玦轉首看向她,唇角輕勾起一抹邪魅輕蔑的笑意:“我很好,這一切多虧了徐皇后送的公主服,讓我穿上后,竟連靈力都使不上了。”

徐皇后臉色一僵,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鳳玦手心一晃,她手中便立刻多了一物,正是那套公主服。

她抬手一扔,那公主頓時便拋在了徐皇后的腳下:“這公主服被浸了一種可以吞噬人靈力的藥水。”

傅兮云聞言,頓時臉色一變:“難怪昨日裘長老抓住妹妹時,妹妹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話落,他轉首看向徐皇后,目光之中一片陰冷銳利:“你當真如此惡毒!”

傅懷清也氣得不行:“徐皇后,你好狠的心!昭月流落在外十六年,如今好不容易回來了,你竟然還在暗地里使壞!”

“我沒有!”徐皇后立刻大喊起來:“陛下,臣妾也是第一次見昭月,臣妾與昭月無冤無仇,為何要這般害她!實在是沒有必要啊!這公主服確實是臣妾命人趕制的,正是因為臣妾的命令,臣妾才更不會做這種齷齪的事情,否則不是人以柄嗎?陛下,你一定要相信臣妾!是有人想要害臣妾!”

她說的字字珠璣,有理有據,令傅懷清不由相信了兩分。

鳳玦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她也不慌,只見她再度手心一晃,拿出了一物,乃是一封書信,乃是徐皇后親筆所書,是寫給裘長老的,上面還印有她的鳳印,上面寫的內容很簡短:昭月公主是夜瀾骨肉。

短短的一句話中,呈現了太多的信息。

傅懷清看到這封書信,頓時便認出來了,這確實是徐皇后的字,還有那鳳印也做不得假。

頓時,他扭過頭,臉上盡是怒火,額上青筋暴露,目光更是陰沉得有些嚇人:“你當真是好狠毒的心!昭月才剛回來,你就想要害死昭月!”

“不,陛下,我沒有……”

徐皇后直接懵逼了,她有些不明白,為何她寫給裘長老的信,會出現在鳳玦的手中,還直接把她賣了。

本來她寫給裘長老的信,是絕不可能會流露出來的!

這下她連辯解的機會都沒有了!

鳳玦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我現在已拜入裘長老門下,成了他的關門弟子,這是他給我的拜師禮。”

徐皇后一臉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

鳳玦真的拜了裘長老為師?

這怎么可能!

要知道裘長老可是十分痛恨夜瀾的!

而鳳玦是夜瀾的孩子!

他怎么可能會讓鳳玦好過!更別提收她為徒了!

傅懷清怒道:“證據就擺在眼前,你還要狡辯!來人,徐皇后品性不端,謀害皇嗣,罪大惡極,不可饒恕,現如今褫奪皇后封號,收回鳳印,貶為貴妃!”

徐皇后聞言頓時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一臉震驚,還有怨恨:“陛下,你我成婚十幾載,雖說不上多恩愛,卻也一直相敬如賓,我更是為你孕育了一雙兒女!如今,你竟然要為這莫須有的罪名,冤枉我!還要褫奪我的封號!臣妾不服!”

傅懷清冷哼一聲:“裘長老乃是一位九星武帝,位高權重,實力深厚,他有必要故意針對你?”

徐皇后目光幽幽冷冷的看了鳳玦一眼,這才說道:“臣妾可沒說裘長老冤枉我!冤枉我的定是另有其人!”

說罷,她意有所指的看了鳳玦一眼,意思很明顯,那人就是鳳玦。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臣妾不過是一個深宮婦人,根本不認得天魂殿的人,更別提說是一個九星武帝了!昭月公主離開了一趟,就帶封書信回來,說是臣妾做的,有證據嗎?至于筆跡,有人可以模仿,這并不是什么難事。至于鳳印,定是有小人趁臣妾沒注意,偷偷蓋了章!”

鳳玦見她現到在還要狡辯,唇角不由扯出一抹涼薄的冷笑:“要不要我現在傳書給我師父,讓他過來一趟?”

她聲音輕輕淡淡,聽著像是清風吹過耳畔,但落在徐皇后耳中卻仿佛一記驚雷,讓她愣在原地。

她眼里涌起一抹刺骨的恨意,這個小賤人!運氣真好!竟然拜了裘長老為師,有一個九星武帝做后盾,以后在這皇城中,誰敢得罪她?

要是她真把裘長老喊起來,他一怒之下直接一掌劈死自己那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思及此,徐皇后不敢再說話了。

傅懷清見此還有什么不了解的,他當即怒喝出聲:“來人,將徐貴妃押下去,沒朕的命令,不得出寢殿一步!”

若不是看在傅子越傅芷嫣兄妹二人,以及徐家的面子上,就徐貴妃做的事情,他早就將她打入冷宮了。

對此,鳳玦也沒有多說什么,她之所以當眾揭穿徐皇后的惡毒心思,也是想看一看傅懷清會怎么做,是選擇包庇,還是懲罰徐皇后。

如今看來,傅懷清還是在意她娘親的,也算是在意她這個女兒。

傅子越和傅芷嫣得到消息后,都紛紛來到御書房求情,但傅懷清并不見他們二人,勒令他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