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96章 夢
  “哎呦~”龍世瓊全身綁著繃帶,一起身全身骨頭跟扎了鋼釘一樣痛苦難耐。

  花云在一旁剝著橘子,剝完直接塞進自己嘴里。

  “以前方教主把你打半死,你第二天人跟沒事一樣,怎么撞一回月球,就一副疼得死去活來。”

  “你懂個錘子!”龍世瓊艱難的抬起手,摸向旁邊塑料袋的里的橘子。

  幾個橘子皮都沒剝,直接塞嘴里。

  “你挨一下試試!”

  剛咬幾口,龍世瓊的下巴耷拉下來。

  龍世瓊連忙扶住下巴,以免嘴里的橘子漏出來。

  “教主給武術省的人塞了些錢,直接預定了一個百年擂臺賽的參賽名額,你去不去?”

  花云道:“這種事不得你去,我下手沒輕重。”

  專修血劍的花云,每一次動手都要見血,不是死就是半死,除非像范馬勇次郎這種天賦異稟的肉體。

  龍世瓊頭往床上一躺:“我這副樣子,更沒輕重,我要參賽的時候胳膊大腿突然一疼,把地殼給整裂開了,你負責?”

  花云聞言,于是說道:“那也行,不過見血是必須的。”

  “只要別死人,你就是把他血吸干了也沒事。”龍世瓊眼睛一閉,繼續道:“我先睡個回籠覺。”

  呼嚕~

  不等花云插話,龍世瓊的呼嚕聲已經傳進耳邊。

  “嘿,怎么睡的這么快!”

  ......

  周云龍這里。

  腦仁剛恢復沒多久。

  先是跑輪海界跑柳神懷里尋求了一下心里安慰,又在苗巧等人懷里躺了一會兒。

  出來后又繼續找想子和夢子繼續尋求安慰。

  至于小玉!

  周云龍想抱又沒辦法抱。

  吃完辣條留下來的辣油手,抱一下都要熏眼睛。

  這一次尋求安慰,周云龍感受到了真正的溫柔。

  尤其面對溫柔體貼的柳神與水云姬時。

  這甚至讓周云龍誤以為這兩人是假的。

  客廳沙發上。

  繼續躺在想子懷里,周云龍再次體會到躺溫柔大姐懷里所帶來的舒適感。

  想子臉紅著臉,將略微冰冷的手放到周云龍額頭上。

  周云龍的身體溫度,對想子來講剛好合適。

  抱著周云龍的想子,享受著溫度上所帶來的舒適感。

  也陶醉在其中的周云龍不禁說道:“還是想子懷里舒服。”

  就在周云龍享受之余,身體突然懸空起來。

  沒過多久,身體又膩在了另一位姐妹夢子的懷里。

  接二連三下,周云龍發現自己有些飄飄忽忽。

  沉迷于溫柔鄉之中的周云龍,腦海中閃過一道雷霆。

  睜開雙眼,周云龍從夢子懷里起身。

  四周的一切發生變化。

  周云龍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被血水浸透的大床上。

  陽臺上盆栽的花草,化作扭曲蠕動的血肉之花,不斷吞噬想要奔進室內的飛翅蠕蟲。

  血紅的里世界,讓之前的一切美好化作虛無。

  “靠,原來是夢。”

  “都這么溫柔,挨個處一遍還都不吃醋,果然只有夢里才有。”

  姐妹們關系再好,也得有個高低。

  夢子是碟中諜,小玉是情報間諜,想子是溫柔派,新加入的三者已經給后院造成了巨大沖擊。

  還好有個老娘在,大伙也不好意思宮斗,惹老人家操心。

  “草,你這里世界也太惡心了,你就不能等我把美夢做完了再把我叫醒?”

  氣憤的周云龍,一道十陽大霹靂轟碎地球四周蠶食有機生物的怪物們。

  從里世界脫離出來。

  世界恢復正常。

  再次在床上睜開眼,周云龍發現自己本就在夢子懷里。

  旁邊想子還緊挨著。

  難怪夢里會是溫柔鄉的情景。

  這就跟做夢撒尿噓噓,起來時發現已經尿床一樣。

  已經很久沒有做夢的周云龍回味著夢中的場景,身體順帶往夢子懷里靠了靠。

  睡個回籠覺,希望再次做夢時,夢還能接上。

  剛睡過去,臥室房門被打開。

  早起沒瞌睡的小玉,見周云龍還在睡,取出一根孔雀羽,腳尖踮起朝著周云龍臉伸去。

  “小玉~”周云龍說了一句夢話。

  還沒伸過去的孔雀羽停了下來。

  小玉決定不打擾。

  人困就得睡,多睡會兒身體棒。

  到了第二天。

  周仲龍正坐在院子里裁剪盆栽。

  抿了口茶,享受這閑暇的假期生活。

  周仲龍頭一次發現,自己要是可以退休,那該多好啊!

  可天帝這個位置,坐上去后,不是天帝被黏在位置上,而是這位置黏在天帝屁股上,想拽都拽不下來。

  大天尊要是能拽下來,估計早撇給真武了。

  將茶杯發現,周仲龍取出手機,準備打開收聽閱讀時。

  周云龍的腦袋,從桌前探出。

  “老爹,我好像真的墜入愛河了!”

  “墜入愛河?”周仲龍掃視了一眼周云龍全身,發現周云龍的嘴角上有一道唇印。

  紋理上,不是小玉那個古靈精怪的丫頭,也不是夢子與想子。

  瑩勾做這種事太過羞澀,根本下不了口。

  水云姬和苗巧親的時候一般不抹這么淡。

  難道說......

  猜到是誰的周仲龍沒有直接點出來。

  周仲龍笑道:“墜入愛河的時候,建議你先去洗個澡。”

  “為什么?”周云龍不解。

  周仲龍說道:“沖個水先適應一下,免得掉進愛河后被直接淹死。”

  這即是拿周云龍不會游泳開涮,也是提醒周云龍。

  小心后院發大水。

  比起后院起火,發大水明顯擋不住。

  周云龍反而滿不在乎道:“沒事,大不了多死幾次給她們解氣。”

  周仲龍奇怪道:“你還真死上癮了。”

  “就怕有的舍不得,有的恨不得。”

  “哪這也沒辦法,實在不行讓我娘停一停,別再說媒了,其實我也快挺不住了。”周云龍露出一副愁苦的表情。

  “其實老婆一多,也是一種煩惱。”

  啪!

  周仲龍往周云龍腦袋上一拍。

  “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你想停留下來,后天你給你娘說。”

  周云龍道:“不現在說嗎?”

  周仲龍小聲道:“我把你你娘屏蔽了,估計現在正在口吐芬芳問候人呢!”

  “爹,你不怕被打死?”周云龍回憶這些年來的點點滴滴,自家老爹好像沒被打死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