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92章 刃牙
  監護室內。

  做完全身檢查的英初,驚奇的看著昏迷不醒的十鬼蛇王馬。

  “內臟破裂,骨頭大面積粉碎,嚴重的腦損傷,心臟也停止跳動,竟然還能神奇的活了下來。”

  “有一股奇怪的氣體,游走在血管中,維持著他的生理機能。”

  “這到底是什么原理?”

  拳愿淘汰賽結束。

  所有人都進入了放松狀態。

  海邊。

  “小鏡,這可是拳愿會長的位置,有了這個位置,你可以靠著它走上更高的高度,你真要放棄?”

  小玉不敢相信,中島鏡竟然會放棄拳愿會長的位置。

  一個有事業心有上進心的女人,會放棄這么大好的機會。

  “你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并沒有,小姐!”中島鏡面帶微笑展開雙手,感受迎面的海風。

  “這幾天我真的很開心,但我也考慮了很多。”

  “小姐應該知道,乃木英樹是我的姐夫?”

  小玉點頭道:“知道,你當初因為身份問題,你性格要強,嫌被外人說三道四,于是就從乃木集團總部辭職。”

  “如果我坐上了這個位置,就預示著那個男人要失去一切。”

  “他應該慶幸,我有一個好姐姐。”

  “不過他為了報恩,甘愿冒著如此大的風險,有些事還是可以放一放的。”

  小玉說道:“那你有沒有想過,就算你姐夫坐上了那個位置,也不會和片原滅堂那個老頭一樣。”

  “算了,隨便你吧!”

  “你可不許辭職!”

  “怎么可能,畢竟工作了兩年,對大家已經感情。”

  “奇怪了,比賽結束后,夢子就一直躲著我。”只有一只眼睛的周云龍,也來到了海邊。

  另一只失去眼珠的瞳孔,是一片漆黑深邃的空洞。

  小玉露出一副怪異的笑容:“怎么,與新歡的熱戀期結束了?”

  周云龍也攤手道:“不是,自從你把我眼珠子扣下來給她后,她就跑去找我娘,然后一直躲著我。”

  “不過跟我娘在一塊,也不會出什么事。”

  “大概了是看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心理壓力太大,比如之前的里世界。”一回想起那片血紅的里世界,小玉依舊汗毛炸立。

  周云龍道:“我眼珠子還在夢子手上,一只眼睛看世界,總有些不適應。”

  小玉扯了下周云龍的衣服:“話說,小鏡把會長位置讓給了她姐夫,你不會不高興吧!”

  周云龍攤手道:“這有什么不高興的,誰坐拳愿會長都一樣,反正也是我白蓮教一言堂。”

  ......

  東京!

  警視廳門口。

  龍世瓊站在一位身穿牧師服飾的高大男人面前。

  斯別克!

  “98歲,硬氣功練的不錯。”

  明明98歲的年齡,卻有著三四十歲的外表,一身體型與肌肉也時刻保持在巔峰。

  龍世瓊話都懶得多說,一巴掌朝著斯別克腦袋摁去。

  嘭的一聲。

  斯別克的頭顱直接陷進了胸腔內,頸椎骨與脊椎骨在沒有斷裂破碎的情況下,被直接壓縮在一起。

  失去意識的斯別克,倒在了地上。

  解決了斯別克,龍世瓊取出定位器,朝著下一個目標走去。

  警視廳內的警察們,看到無頭的斯別克,只能派人立即將斯別克帶回去。

  東京巨蛋地下競技場!

  內部的vip室內。

  德川光成盤腿坐在沙發上,他的對面則坐著一位紅發“少年”!

  “昨天你們剛和那些死囚見面,當天晚上就有一位死囚命喪在了警視廳門庭前。”

  “你猜猜是誰干的?”

  紅發“少年沒有回答,而是打了一個瞌睡。

  見少年不吭聲,德川光成也頓感無聊,于是又說道:“昨天拳愿會的拳愿絕命淘汰賽剛剛結束。”

  “那群公司的斗技者,可沒有你們這些格斗家們自由。”

  “有一位存在,經過連續五次碾壓,奪得了拳愿絕命淘汰賽的冠軍。”

  “但很可惜,他們將成功的果實拱手讓給了他人。”

  “哪位正在追殺死囚們,你想不想見見他,見到后你絕對會感興趣的。”

  愛看樂子的德川光成,想把龍世瓊介紹給刃牙和范馬勇次郎。

  這兩對父子,面對強者時,只會化身為饑餓的獨狼。

  他們絕對會挑戰龍世瓊。

  拳愿絕命淘汰賽的全過程,片原滅堂給他發了錄像。

  包括處理速水勝正的時候。

  龍世瓊對待對手,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可每一次出手,都是極致的碾壓。

  本該無聊透頂碾壓局面,反而讓他感覺到了興奮。

  少年終于說道:“一群斗技者罷了,又不是沒有挑戰過。”

  對于這些公司的斗技者們,他小時候經常挑戰。

  那時候母親還在,為了提升他的實力,以資產為賭注,瘋狂挑戰其他公司。

  他每一次都是以勝利為結局,只為挑戰和超越那個男人。

  以那個男人為目標的他,又怎屑于和這些斗技者戰斗。

  柳光龍躲藏的宅邸,龍世瓊跟隨目標來到門庭前。

  一股熟悉的味道,傳入龍世瓊的摳鼻。

  “這血腥味,你怎么跑過來了。”

  花云提著柳光龍的腦袋,從宅邸內走了出來。

  花云說道:“全教上下就咱們兩個最閑,你跑過來玩也不叫我,還參加什么比賽。”

  “玩?”龍世瓊捏緊拳頭,欲哭無淚道:“你知道我來之前有多慘?”

  花云將柳光龍的腦袋丟地上,腳跟往后一踢。

  “你一天拽得跟個二五八萬似的,還說慘?”

  龍世瓊無視地上柳光龍的尸體,拉著花云來到宅邸內。

  龍世瓊小聲道:“我被那群女阿修羅追了整整三天三夜,要不是教主叫我過來,我早被那群女阿修羅吃了。”

  花云恍然:“哦!我就說中午吃飯的時候,門口怎么跑來那么多的性感女巨人,原來是你惹的禍!”

  龍世瓊非常不要臉道:“這怎么能怪我,誰讓我魅力無限。”

  “話說回來,那群女阿修羅最后怎么樣了?”

  “你是在擔心她們?”花云言語中帶著不懷好意。

  龍世瓊連忙解釋道:“我怎么可能擔心她們,地球炸了他們都沒事,我是問她們最后是走了還是怎么?”

  “唉,別提了,在白蓮川賴了三天三夜,要不是老教主回來了一趟,估計就永遠住咱們那了。”

  “之前被踩塌房子損失的財物,已經從與月俸里面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