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86章 瘋子桐生
  夢子的私人莊園里。

  因羞愧而死的周云龍,在凌晨時刻復活。

  陌生環境,讓周云龍表現的有些鬼祟,穿著一身兒童睡衣的他,沿著空氣中殘留的氣味,一路順藤摸瓜,來到廚房內。

  空蕩蕩的廚房被冰冷的空氣所充斥,桌面上放著一個大塑料袋,袋子里放著四罐奶粉。

  這四罐奶粉,還真是固力果奶粉。

  【柳神:“都徹底暴露了,假臉和真臉都已經碎一地了,用得著這么偷摸?”】

  周云龍沒有吭聲,偷偷拿起一罐奶粉。

  對力量的完美掌控,讓周云龍開罐的時候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打開櫥柜,在無聲中取出一個超大的玻璃杯。

  用涼水沖入奶粉,周云龍雙手抱住玻璃杯。

  一絲蒸騰的熱氣在水面冒出,奶粉被充分溶解。

  周云龍喝了一口,全身舒坦起來。

  下一秒,周云龍全身汗毛炸立!

  一道閃耀著光芒的血紅圈圈眼,出現在周云龍身后。

  鉛筆與紙頁摩擦的聲音響起。

  “三勺每勺三十克,先涼水對沖,再一百度高溫瞬煮,讓奶粉快速溶解的同時,又不破壞奶粉內部的蛋白結構。”

  一道輕柔的聲音,在周云龍耳邊響起。

  周云龍的身體如同機器人一樣轉身。

  一身睡衣的蛇喰夢子,正在拿著筆記本記錄著他熱奶的全過程!

  周云龍將杯子內剩余的奶水一口悶完,將杯子放到一旁,走到冰箱面前從里面取出一根火腿,然后認命一般,坐到椅子上啃著火腿。

  黑暗之中夢子,架起周云龍的雙腋,將其抱起。她說道:“那個愿望,一開始我也沒想到,也不敢去想。”

  “就算是充滿不確定性的賭局,也要去考量,尤其是愿望實現后的代價。”

  “因為我也是有所顧忌之人,我有姐姐要照顧。”

  “原本我的愿望只是治好姐姐”

  “不過,冥冥之中,自稱婆婆的存在告訴我,讓我大膽的去想,不需要去考量代價。”

  “這是一場真正的豪賭,賭這道聲音是不是真的。”

  “顯然,我賭贏了!”

  “現在還有一場更大的賭局。”

  夢子神色中充滿瘋狂:“從那些自以為是的人手中,得到真正的你!”

  【波旬:σ( ̄▽ ̄)σ“不愧是我最看中的孩子!”】

  周云龍:Σ(°Д°;

  這次才一天時間。

  【柳神:“她是人賭傻了嗎?”】

  【柳神:“你小子慘了,這丫頭是想掀起宮斗,這才幾個人,你這后院這么快就起火了。”】

  【柳神:“手串?”】

  柳神注意到夢子手腕間的紫衫佛珠。

  說是佛珠,實則是波旬寶環幻化!

  看來這一晚上沒注意,哪位后媽婆婆和這位賭婆瘋子展開了很長時間的交流。

  這位為賭而生為賭而狂的瘋子,的確符合波旬的口味。

  “柳神姐姐,可要好好保護好他,千萬不要讓他被壞女人欺騙了!”

  【柳神:“她知道我?”】

  ......

  愿流島!

  一艘直升機,停滯在停機坪上。

  周雨薇帶著小雨下了直升機。

  小玉問道:“婆婆,我們不去找云龍,跑來看拳愿比賽,是不是有些不妥?”

  “這孩子肯定正躺床上睡大覺,龍世瓊被放在了第一場,對手是桐生剎那,我估計龍世瓊會下重手。”

  周雨薇站在原地,等待那些護衛者的到來。

  過去了一分鐘,幾名護衛者走了。

  “久等了,周夫人成小姐!主人已經給兩位準備好了最近的位置!”

  在護衛者的帶領下,周雨薇與小玉來到了拳愿圓頂競技場。

  因為周雨薇的到來,片原滅堂特地將競技場進行了改建,在競技場觀眾席上,建立了一處扇形特殊觀看室。

  這處觀看室,將兩邊的觀眾直接隔開。

  少了諸多位置,普通觀眾席的空間也被壓縮了許多,但這并不能阻止人們對拳愿淘汰賽的熱愛。

  片原滅堂的女兒片原鞘香,出現在了競技場中央,宣布拳愿絕命淘汰賽的開始。

  歡呼聲響起時,周雨薇與小玉也剛好來到了觀看室內。

  競技場中央,當片原鞘香開始宣布斗技者入場的時候。

  龍世瓊與桐生剎那,同時進入競技場!

  激烈的歡呼聲,在龍世瓊耳中顯得煩亂。

  “太吵了!”

  龍世瓊扣下耳朵,自身的氣魄化作實質的壓力。

  嘭!

  觀眾席上的所有人心頭一炸,一股電流從他們的大腦中穿過。

  這一刻,整座賽場陷入寂靜。

  反觀桐生剎那,則開始不斷氣喘。

  龍世瓊的氣魄與精神上的壓制,開始擠壓他的精神,讓他腦海中回憶起過去。

  龍世瓊說道:“小子,我知道你的過去。”

  “想不想聽我替你講一遍?”

  下一刻,龍世瓊也不管桐生剎那是否同意,直接開始訴說起桐生剎那的過去。

  自作為工具人而出生開始,到臨近死亡被十鬼蛇王馬所救,再到接觸黑二虎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殺掉真正關心他的人。

  在訴說的過程中,桐生剎那跪在地上雙頭抱頭,一滴滴汗水不斷流淌,全身不斷顫抖。

  龍世瓊的言語,充滿了魔力,不斷壓榨桐生剎那的精神。

  “小子,你從出生起,一直在上演著悲劇。”

  “十鬼蛇王馬那個小子,之所以救了你,只是看到不公時,內心一時產生的正義感。”

  “你所認為的救星所認為的神,只是你自己的一廂情愿。”

  “你從一開始就沒有錯,而你人生中唯做錯的一件事,就是親手殺了真正在乎你,真正愛你的人,哪怕這個人在你人生中來到比較晚。”

  “小子,你只有兩個選擇,回頭是岸,或者扛不住,被我活活打死。”

  龍世瓊走到桐生剎那面前,正準備動手時。

  跪在地上的桐生剎那,已經雙眼翻白,失去了戰斗力。

  “我就客觀的說了幾句,人就暈了,精神還真是脆弱!”

  觀看室內。

  小玉觀看完全過程。

  僅憑言語,是不可能把一個瘋子說到精神崩潰直接暈倒。

  “原來吼功入微,可以直擊精神靈魂。”

  “婆婆,這個我能學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