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84章 人沒了
  上午!

  正在做飯的周雨薇聽見一聲嚎叫!

  “鬼啊!”

  是周云龍的聲音。

  正在幫廚的小玉,聳著臉抱胸,說道:“那個女人絕對又來了。”

  “怎么,吃醋了?”周雨薇笑問。

  “吃醋?我怎么可能吃醋!”小玉吃了一塊切好的黃瓜,悶悶不樂的說道:“我嫌他太磨嘰!”

  “看上就直接說,搞這么一出,就是在折磨我們。”

  “婆婆,你說他該不該打?”

  周雨薇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發現除了柳神外,所有人都認為周云龍好色。

  ......

  院子里。

  周云龍喝了口茶,給自己壓壓驚。

  坐在周云龍對面的蛇喰夢子,頂著一個一雙黑眼圈,頭發邋里邋遢還掛著幾根樹枝樹葉,腿上的黑色絲襪也破了一些口子,一看就是在門外蹲了一晚上。

  “何必為這種事糾結,你就當我正常輸了,大家心里都舒服。”

  夢子也喝了一口清茶,原本熬了一晚上,精神有點昏昏沉沉的她,頭腦瞬間清醒過來,就連黑眼圈也迅速褪去。

  剝掉頭上的樹枝樹葉,恢復原樣的夢子也舒了一口氣。

  “請和我賭一場,讓我輸得心服口服。”

  見這位目光堅定,周云龍問道:“我要是拒絕,你是不是每天都要來一趟。”

  夢子好像察覺到了什么,于是道:“如果你希望我每天都來的話,就同意和我賭一場。”

  “不是......”見夢子曲解了自己意思,周云龍解釋道:“我是問除了賭這一類,你怎樣才能不來?”

  夢子笑而不語。

  仿佛在問。

  我不來賭,那我來的意義是什么。

  周云龍的身后,則閃出一道電光。

  電光閃過,一顆只有周云龍能看到的大燈泡出現在他的頭頂。

  “我可以和你賭!”周云龍想到了一個非常直接了當的辦法。

  這個蛇喰夢子,討厭必輸和必贏的賭局。

  他這個辦法,和賭不沾邊,卻又沾邊。

  蛇喰夢子目露精光,期待與瘋狂席卷大腦。

  周云龍講道:

  “一場很簡單的賭局。”

  “你可以說出一個愿望,任何的愿望,如果我實現不了,我輸。”

  “輸了之后隨你處置。”

  “可如果我實現了這個愿望。”

  “之前的事你就當沒發生過,就算心里一直膈應,也得永遠憋著。”

  “如何?”

  一個愿望而已。

  凡人里,有幾個人的愿望,是利于世間的高大宏愿。

  這種人存在嗎?

  蛇喰夢子愿望,總不能是什么愿世界和平?

  世上難有完美,可若完美起來,真善美的概念就將消失。

  沒有對比的單一世界,只有“永恒”的平靜,最終在悄無聲跡間化作永恒的虛無之土。

  任何愿望!

  這是一場簡單的賭局,也是一場最難的賭局。

  這次賭局,難就難在糾結與心靈考量上。

  若是學隔壁,讓他創造一個自己搬不動的石頭,周云龍當場變一個巨石把自己砸成稀巴爛。

  周云龍閉眼喝茶,享受回味清茶的甘甜與清香。

  他很期待這位少女的愿望。

  愿望!

  任何的愿望!

  夢子感受到了!

  來自人類天生的不確定性,正在攪亂一切。

  這種深入靈魂與骨髓的糾結,與對心靈的折磨。

  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出現在夢子的腦海中。

  這道聲音結束后,夢子似乎理解了什么,露出了扭曲張狂的顏藝。

  夢子道:“我的愿望很簡單。”

  “額!”周云龍繼續閉眼喝茶,順帶點了點頭。

  簡單的愿望,周云龍更加期待起來。

  可你這詭異的顏藝是什么鬼?

  “成為我的人吧!”

  ∑(??д??lll)

  周云龍雙眼瞪大,原本充滿愜意微笑,變為了驚恐之色。

  比起讓神變一塊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這個答案相當于讓神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個答案是“誰”想出來的,為何如此對付他。

  “你的愿望...實現了.....”緊張之中,周云龍用顫抖的手,拿起桌上的茶樹。

  顫抖之中,茶水濺到了桌面上。

  夢子散發著光芒的紅眸,盯著周云龍,她伸手穩住周云龍顫抖的手。

  “作為我的人,我可以向你提出更多的愿望,對嗎?”

  “請說!”周云龍像是歇菜一樣,整個人都虛了起來。

  “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夢子很好奇。

  “這就是!”少年模樣的周云龍,變回到幼年形態。

  見到真正模樣的周云龍,夢子一把將周云龍抱住。

  “真可愛!”

  周云龍像是布娃娃一樣,在夢子的懷里搖曳。

  “嗯!我的二個愿望,是治好我的姐姐。”夢子提出了第二個愿望。

  嘆了口氣,周云龍說道:“已經實現了。”

  嘭!

  身穿病服的蛇喰想子,出現在了夢子面前。

  蛇喰想子看到與自己有九成相似的“少女”。

  “夢子......”

  “姐姐!”

  兩人相擁,只不過夢子似乎忘記了懷里周云龍。

  站在窗戶處的小玉,看著被夾在中間洗面奶的周云龍。

  “他心里面絕對很舒服!”

  小玉下意識的低頭看向自己,又抬頭瞄了眼蛇喰夢子兩姐妹。

  她們是吃什么長大的!

  “小玉,吃飯了,叫一下其他人。”

  小玉一聽吃飯了,心道:“可惡!為什么是這個時間點,這兩個家伙絕對也要進家門!”

  ......

  游輪內的咖啡廳里。

  奏流院紫音主動貼到中島鏡身旁,勾住中島鏡的脖子肩膀。

  “別像個燜黃瓜一樣。”

  中島鏡沉默不語,任由奏流院紫音貼著她。

  其他公司企業的社長,則看著中島鏡。

  大家也都沉默不語。

  昨晚龍世瓊給人帶來的震撼,依舊留影于眾人的內心,每當他們閉上眼,腦海里就會浮現出當時的畫面。

  肉身無視子彈。

  無視與可防御,是兩個概念。

  這根本就是勝券在握。

  奏流院紫音點了一根煙,說道:“提前恭喜你了。”

  對于自家斗技者,奏流院紫音沒有信心。

  對于其他斗技者,只能說。

  拿頭打!

  “還有煙嗎?”中島鏡突然問道。

  奏流院紫音取出一根煙,直接插在中島鏡嘴角,又替中島鏡點燃。

  見中島鏡熟練的抽了一口煙,奏流院紫音笑道:“這才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