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79章 李商隱的詩9
  牛排餐廳內。

  周云龍與小玉坐在一起喝著果汁。

  對面,龍世瓊一口一片牛排,一會兒十分熟,一會兒五分熟。

  經理則在笑,沒有大成本白賺一份大額加工費。

  周云龍問:“這可是整整十頭松阪牛,你哪里來的貨。”

  小玉有些肉疼道:“我給片原滅堂打了一個電話,他幫我聯系了松阪地區的養殖場。”

  “為了這十頭牛,我可是把我攢了半年的零花錢花的一干二凈。”

  “以后要變窮鬼了。”

  “我那三個億怎么說?”周云龍回想起前些天小玉貪墨三個億。

  “啊!你剛剛說什么,我耳背我沒聽見。”小玉開始裝起耳聾。

  周云龍從背后掏出紙和筆,在上面寫道:“我那三個億怎么說?”

  “哦!我的眼睛也看不見了。”小玉又開始裝瞎。

  【三個億!】

  “哦!好吧!”腦子里傳來周云龍的聲音,小玉沒辦法,只好給一個周云龍無法拒絕的回答:“三個億就當彩禮錢了。”

  Σ(°△°|||)

  “彩禮......”周云龍人一僵。

  不提臨時變卦的事,這無懈可擊的理由,周云龍無法去反駁。

  在這一剎那間,周云龍腦袋閃過一道電流。

  周云龍目光中閃過一絲奸詐之色:“那嫁妝怎么說?”

  “嫁妝?”小玉目光中也閃過一絲精光。

  啵!

  周云龍全身觸電,然后伸手一抹。

  橙汁味的口水。

  你說她親了你,她的確親了,你說她故意在你臉上抹口水,她也故意抹了。

  就在小玉得意之時,電話聲響起。

  小玉看向黑白屏幕上的號碼與名字。

  “喂,小鏡,有什么事嗎?”

  電話另一邊的中島鏡說道:“小姐,德川光成已經注意到你們的斗技者了。”

  “德川光成這個看戲狂,注意到不是很正常。”小玉問道:“那他聯系小鏡你沒有?”

  中島鏡回道:“還專門給我打了專線電話,希望我能引薦。”

  小玉看向周云龍和龍世瓊,龍世瓊和周云龍全都露出一副吃定德川光成的表情。

  小玉領會兩人的意思,先是露出一副奸笑,隨即對中島鏡說道:“引薦倒也可以,我這位斗技者可是很難請的,伙食必須得跟上,先準備幾百牛打打牙祭!”

  “幾百頭牛?”另一邊的中島鏡詫異起來。

  “幾百頭牛是不是夸張了!”

  小玉忍住不笑,道:“不夸張,你就說是我說的,要是他真準備好了,再慢慢談。”

  “好吧!”中島鏡雖說無奈,但已經開始準備好措辭。

  畢竟是德川家,就算已經二十一世紀,德川家在這片國度依舊有著強大的話語權。

  “幾百頭牛?”龍世瓊嘴一歪,自信道:“全世界的物種打成泥揉一塊也就一座小山的體積。”

  “我的牙口,可以吃山吞海。”

  小玉問道:“是神通嗎?”

  “不是神通,就是能吃!”龍世瓊擼起袖子,順帶秀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周云龍講道:“之前去某個世界傳教,恰逢是五代十國時期,這梁皇朱友貞攻打鳳翔城。”

  “我和他還有花云,坐在城墻上,用了一晚上時間,把梁軍十萬人半年的糧草,吃的一干二凈。”

  “哇唔!”小玉腦海里浮現出三個怪獸將大山當蛋糕吃的畫面。

  ......

  “幾百頭牛?”

  沙發上,名為德川光成低矮的老頭,陷入了沉思。

  這是獅子大開口嗎?

  顯然不是。

  只是幾百頭牛而已。

  可到了他們這種身份,你就不能用普通的牛去充數敷衍了。

  德川光成看向坐在他對面的片原滅堂,說道:“他們靠手段強制收購東洋電力,逼迫速水勝正下臺,你竟然沒有阻止的意思。”

  片原滅堂很直接的解釋道:“阻止不了,也不敢阻止。”

  “國家受限,各個公司企業也因私有化問題無法抽身,只能任由他們收購。”

  “至于孤立他們,若是我們敢孤立他們,第二天他們就敢孤立整個國家。”

  “他們來這里的一周后,全世界的金價大幅度下跌,很多人都選擇天臺跳樓或者大橋跳海。”

  “大國們的黃金儲備也在不斷上升。”

  德川光成閉上眼,過了一會兒,說道:“你說得對。”

  “他們在各國儲存的黃金,已經將全世界搞瘋了。”

  “百分百純度的黃金,真正的純金,這代表冶煉技術的全面超越,這種技術人類到現在還沒有掌握。”

  “都不是傻瓜,有這種技術還敢招搖,證明他們根本就不害怕有人找他們麻煩。”

  德川光成也想著找對方合作,希望通過成氏公司這條線,與對方取得聯系。

  “你親眼見過那個人,我也調查過那個人。”

  “你見到他的第一眼,印象是什么?”

  白蓮有限責任公司!

  公司總部,韓國!

  法人周云龍!

  這是一個憑空出現的公司,這個公司剛一出現,就擁有著龐大無比的體量,靠著薄利多銷質量保證,瘋狂擠壓市場,不知有多少公司因此破產。

  關鍵,這個公司最瘋狂的地方,在于他們帶著宗教性質。

  在這個世上,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涉及到這個問題,都非常難解決,只能一步步退讓。

  片原滅堂回憶起之前與周云龍見面時的場景。

  壓抑?

  不對!

  輕松?

  也不對!

  第一見到這個男人,他感受到一股痛苦,這種痛苦不是肉體上的痛苦,是精神世界深處的痛苦。

  就像是信徒背叛了神之后,神并沒有懲罰信徒,而是讓這個背叛的信徒去自生自滅,于苦難之中哀嚎離去。

  他的眼神,片原滅堂也見過,就像是神社中被供奉的神明。

  這種人是最恐怖的,里里外外都站在最頂端,你只能站在底下去觀望。

  “我聽說你特地找了那所私立高中的會長,準備開辦賭局。”

  “你人生中唯一一次賭博,是你第一次參加拳愿大會。”

  “之后你就再也沒有賭過了。”

  在德川光成看來,之后的拳愿大賽,片原滅堂一直蟬聯,這種絕對實力的碾壓,根本就不能算是賭博。

  片原滅堂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有人說他好賭,我自然要幫忙安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