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78章 強奪
  離開了片原滅堂的莊園,與中島鏡做了短暫告別后,三人來到一處人煙較為稀少的公園中。

  周云龍找了一處空地,開了一道火門。

  龍世瓊火急火燎的從火門中跑出,直至火門迅速關閉,龍世瓊才松了口氣。

  “還好,還好!”龍世瓊松了口氣。

  周云龍見龍世瓊這副樣子,于是問:“出了什么情況?”

  龍世瓊言語中充滿驚恐:“教主,您是不知道,阿修羅王的女兒們,追到白蓮川來了。”

  聽到那些瘋婆娘也追了過來,周云龍心里也是一驚。

  周云龍說道:“那也是你活該,阿修羅王的女兒全都是戀愛腦,你在那群戀愛腦面前亂晃,她們不追你追誰?”

  “這個世界隔了一層地府世界,你不用擔心那群阿修羅女跑過來。”

  說著,周云龍打了一個響指,龍世瓊身上的衣裝發生變化,上身黑色短袖,下身白色短褲運動鞋。

  周云龍帶著龍世瓊來到小玉面前。

  龍世瓊看見小玉的第一眼,熟悉的蟑螂須,讓他瞬間回憶起。

  這不是當初拳皇把他一穿三的小丫頭!

  周云龍順帶著將拳愿會的事,給龍世瓊講了一遍。

  龍世瓊撓頭道:“可是教主,讓我欺負一群凡人,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周云龍道:“公司與公司間為了輸贏,搞得地下黑拳。”

  “這里面涉及了龐大的利益鏈,你不用擔心是不是欺負人。”

  “里面又沒有平頭老百姓。”

  “一個個都是站在上層社會的鬣狗。”

  “在這個國家,這些家伙能坐在這些位置上,又有幾個是好人?”

  “正面欺負人,可要比背地里欺負人爽。”

  龍世瓊說道:“教主,成氏企業畢竟是國內的公司,這些小日子寧愿他們美國爹收購也不會讓我們收購。”

  “你這話說的,我又不傻,怎么可能讓成氏公司收購。”周云龍取出一部帶著光圈的金色電話。

  “我在天堂認識的人很多,像什么摩西一類的。”

  “讓他們的美國爹來硬的,收購一個東洋電力,簡簡單單!”

  “摩西!”龍世瓊感覺這個名字很熟悉。

  周云龍道:“那個糟老頭天天被信徒背叛,也沒見它生氣,然后真正滅世。”

  “相比較于這些凡人,大部分的精神都是脆弱的,無關什么其他因素。”

  “只要稍稍動手,就可以控制。”

  “反正他們美國爹二十年前都刮過一次剔骨肉了,現在再強制宰一坨腰子肉,也沒關系。”

  “你說是不是?”

  四天后。

  白銀健身房!

  龍世瓊進門的一瞬間,無數目光迎面而來。

  所有人都雙眼,冒著精光。

  龍世瓊掃視四周,找到了一個血管里全都是蛋白粉的男人。

  這個男人全神貫注的揮灑著汗水,不被外物所干擾。

  龍世瓊取出照片,走到這個男人面前。

  “你就是尤里烏斯·萊因哈特?”

  “恩?”被稱為尤里烏斯的男人,抬頭看向龍世瓊。

  他沒聽懂龍世瓊帶著些許口音的中文。

  不等尤里烏斯起身詢問,尤里烏斯眼前一黑。

  龍世瓊全身散發著逼人的氣勢,將健身房內的所有人壓制在地上,當著這些人的面,提著尤里烏斯的腳踝,朝著門外走去。

  東洋電力總部。

  坐在辦公室的速水勝正,接通了一個又一個電話。

  速水勝正的臉色漸漸陰暗扭曲。

  整個董事會,除了他之外,所有人的股份都被強制收購。

  有強迫的,有“自愿”的。

  總之,整個東洋電力,就剩他一個孤家寡人。

  “怎么敢的?”

  “他們是腦子出問題了嗎?”

  “怎么能任由外人胡來!”

  速水勝正忽略了一個問題,在這個電力大部分是私有,銀行大部分是私有,各種命脈大部分都是私有的國家里。

  這種強制性的行為,是難以避免,也難以去阻止的。

  過去了片刻,正準備思考對策的速水勝正,抬起頭來。

  電話再次響起了。

  速水勝正接通電話。

  “你現在已經是孤家寡人一個了,你就算留再多后手,也是無濟于事了。”

  “勸你最好早點退位,省得不必要的麻煩。”

  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你們到底是誰?”速水勝正語氣激動。

  “我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雇傭我們進行代理收購,白給的錢為何不賺呢!”

  “哈哈哈,祝你退休生活愉快,速水先生。”

  公園里。

  周雨薇坐在公園里,手上拿著一把小麥,四周不時的有鴿子前來搶食。

  指甲縫里殘留著血跡的龍世瓊,走了過來。

  周雨薇問道:“解決了沒有。”

  “全都解決了。”龍世瓊將手伸進公共池水里,清洗了一下手上的污漬。

  “那個德國人還真是頑強,力量大了怕把他打死,輕了一時半會兒又廢不了。沒辦法我只能把他暫時打暈,送到那個叫片原滅堂的老頭手上。”

  “老教主,你說我們是不是有點背離初衷了。”

  “初衷?”周雨薇反問:“你說的是那門子初衷,咱們當初立教的時候,除了用拳頭搞老一輩那一套,有過初衷沒?”

  “好像真沒有。”龍世瓊回想自家的各方教義,也沒說不能欺負人。

  這一路走來,傳教碰見了無數阻礙,最后還不是靠拳頭開出了一條“血”路。

  周雨薇問:“行了,小玉那丫頭自掏腰包請你吃飯,你去不去?”

  “去,一定去。”龍世瓊二話不說,一溜煙的功夫,人已經到了公園外。

  【周仲龍:“當初咱們立教的目的是啥?”】

  【波旬:╮(??ω??)╭“不知道”】

  【周仲龍:“沒初衷嗎?”】

  【波旬:“也沒說過,云龍那孩子把人召集好,又花了幾個月時間找學生,這白蓮教啪的一下就立起來了,然后教義就照抄。”】

  【難道不是小屁孩一時興起?】

  周雨薇道:“我怎么記得,是那個孩子想重新體驗一回做教主的樣子。”

  “咱們都同意了,最后就演變成了這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