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64章 三元真經
  又開完會的周雨薇,帶著些許無奈,打開房間大門。

  在外面等候的周云龍問:“娘情況如何。”

  周雨薇說道:“還算可以,和大天尊商量了一下,各方調控運轉,可以少花一些錢。”

  周云龍又問:“娘,外面現在到處傳上元真經傳人重出江湖,這上元真經是個什么功法,大家都知道這功法厲害,就是不知厲害到哪里。”

  母子二人坐在一起,周雨薇道:“上元真經又名三元真經。”

  “用時間來算,所謂六十年一甲子,第一甲子為上元,第二甲子為中元,第三甲子為下元,一百八十年即是一個三元周期,”

  “太平道早期有三統之說,是除時間刻度外,最籠統的三元說法。”

  “之后道教中,將人體的三個丹田或者精氣神稱為三元,內丹一派有含精養神,通德三元的說法。”

  “這三元真經為三元道人所創,算是涵蓋了古往今來,中土眾生對天地自然還有人體的各類認知。”

  “立意廣大。”

  “此功法練的是日月星三光,天地人三才,精氣神三物。”

  “因三元也為刻度,總分三元境界。”

  “三元道人故意將下元改為第一境,上元改為第三境,下元練成得一甲子功力,精氣神擴大凝練,死后魂魄不散成就陰神。”

  “中元練成得一甲子功力,得三才之氣,三才之氣運轉,生而不死,斷肢重生,砍頭可接,。”

  “上元練成再得一甲子,日月星光所照之處,真氣生生不息永不枯竭,若天中無云,則功力再漲,還能獲得控制斥力與引力的力量。”

  “關鍵上元練到巔峰后,可以短暫進入日月星三光合一的狀態,這種狀態可以真正掌握宇宙四大基本力,想爽的拉動月球撞地球,不想爽的把人體當小氫彈丟。”

  “就憑近兩百年的基礎功力,就比老朱的明皇驚世武典厲害!”

  “三元真經第一次出現,是在北宋末年的時候,之后每隔二三十年就出來一次,每一次的結局都是其傳人被活活打死。”

  “傳人死后,功法秘籍就自己飛走了。”

  “為什么?”周云龍對這些人很不是理解,躲起來好好練功不好嗎?

  周雨薇回憶起來:“三元真經上,有太多三元道人的影子,練成此功者,全都被三元道人所影響。”

  “三元道人本身就是狂人,傷僧傷儒不傷道,打鬼打妖不打魔。”

  “稱魔是自己親兒子,道是自己親兄弟,個性太強了。”

  “他也沒要求自己有什么子嗣和正經傳人,他知道自己肉身壽數將盡,于是站在開封城墻上,將功法的初稿丟了出去,之后回到自己的道觀沒過多久就遐升了。”

  “三元道人修為高深,自然不會因此而走火入魔,可后人就遭殃了。”

  估計連三元道人自己都沒想到,自己太強的個性影響了功法,從而影響后世傳人。”

  “三元道人的第一位傳人是唯一一個到達日月星合一境界的人,他與你娘我先是比斗然后拼殺,臨陣突破到達這個境界后,人就徹底癲了起來。”

  “腦袋癲了,靈魂也瘋了,想把地球拽起來撞太陽里。”

  “你娘我趁著他還沒拽起地球,就把他剁成了碎肉,丟進了火山里。”

  “之后的傳人總會惹怒三教高人,被人活活打死。”

  周云龍驚聲道:“這么慘,能一直傳下來都是老天保佑了。”

  周雨薇看清周云龍神色:“你對三元真經很好奇?”

  周云龍道:“有點好奇,但在天庭時部親眼見證過‘創世’之初的剎那,感受過宇宙大爆炸所帶來的溫度,所以只是單純的想看看。”

  周云龍又想到沈靈這個人,繼續說道:“那個沈靈現在已經有了一百多年的功力,配上純陽天罡,若是碰見了這個三元真經的傳人,結果會如何。”

  “肯定會打起來。”周雨薇往后一仰躺在身后的床上。

  “這三元真經會自己選人,而練三元真經的要么本來是瘋子,要么就是練了后人發癲。”

  “發癲之后還要看情況,一開始不會掀起什么腥風血雨,但如果把這癲人逼急了,這人也不會濫殺無辜,而是專殺武林人。”

  “你通知一下弟子們,碰見那個練三元真經的,能跑多遠跑多遠,別交談別惹事,也不要去議論,就當江湖和我們沒關系。”

  ......

  離開應天府的官道上。

  沈靈駕著馬車,緩慢行駛在路上。

  昨晚,沈靈又做了一個夢,夢里他被一個可以控制引力與斥力癲老瘋狂毆打羞辱,人都快要被打自閉了。

  東瀛人帶來的,是實力差距所帶來壓迫。

  而這個癲佬帶來的,是無盡的惡心,他會用他粗糙的雙手蹂躪你的上半身,用粗壯的小腿猛踢你下半身。

  瘋狂之中讓你無法用言語去指責他。

  直到你被蹂躪自閉為止。

  夢太長了,長到讓人絕望!

  “練三元真經的這么恐怖?”沈靈聽完八思巴的描述心弦緊繃。

  他總有不祥的預感,這個癲人會和他碰面。

  就和那個東瀛人一樣。

  “前頭來了東瀛人,后手來了癲佬瘋子,我還以為這世上沒有這種玩意。”

  不知從何起,沈靈感覺這個世界變得奇怪起來。

  第一次見老朱和丈母娘的時候,沒有印象中的蒼老,老朱和丈母娘反而都非常年輕。

  而老朱的氣勢,帶給他人生以來第一次視覺沖擊。

  而文武大臣們,也都帶有一種狂放,仿佛脫了外套就全是肌肉的感覺。

  【你怕了?】

  “怕?還是那句話,我敢和他拼命,他死了下地獄,我死了業障業火佛祖替我背。”

  【你這叫嘴里嘴外套鐵幕。】

  暫不提八思巴如何知道鐵幕這種東西,沈靈人急聲道:“我嘴硬?我這叫嘴硬?我只是就事論事。”

  【好,你所說的癲佬現在就在開封城,你可以去找他試試色。】

  沈靈大喊道:“誰怕誰,現在就去!”

  【真去?】

  “真去。”沈靈將鞭子放到一旁,也不碰馬的屁股。

  沒了鞭子的影響,馬開始慢悠悠的拉車前進。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