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58章 鐵哥們
  【波旬:“你這個魂蛋系統,怎么這時候重啟。”】

  波旬掐住系統命運的后頸皮。

  【系統重啟成功。】

  【我又不會無中生有,我也窮啊!】

  【不過我記得周云龍這小子不是有個財神兄弟嗎?】

  【天庭里,誰都缺錢,就財神不缺。】

  周雨薇迅速用手帕擦掉眼淚。

  “云龍,你是不是有個結拜兄弟?”

  “結拜!”一聽到結拜這兩個字,正在抱大腿哭喪著批臉的周云龍,臉色頓時轉變。

  趙得叻!

  “趙得叻剛轉總部沒多久,人生地不熟的,把他轉調到我爹旗下。”

  周云龍也顧不上螢勾這位新老婆,立馬打開天門,朝著天庭跑去。

  法身與本體相合,柳神也跟著過來。

  “去哪里?”柳神問。

  “肯定找南極九叔伯了。”

  來到這天庭南方的神霄玉府。

  門前無站崗的天神,門內童子則正在“掃塵”。

  周云龍和帶著柳神走了進來,童子見之上前行禮。

  “太子,娘娘,大帝正于后庭等待。”

  周云龍與柳神點頭,兩人一路來到這后庭院內。

  這院內,穿著白袍的老人,正愁眉苦眼,盯著手中的玉佩。

  周云龍與柳神看到這位老人,連忙上前行禮。

  “九叔伯!”

  這位沒穿神袍帝冕老人,正是位居神霄玉府的南極長生大帝,也是福祿壽的掌管者,天庭最接地氣的天帝。

  “云龍小柳,你們來的正好。”

  南極長生大帝將玉佩拿給周云龍,周云龍一看,也是愁眉。

  都是一些雷部研發的武器草圖,其原理,他也看著迷糊。

  見周云亮愁眉,南極長生大帝搖頭道:“搞軍備就搞軍備,為何把也我算上。”

  “就算雷部歸我管,可我也并不好斗啊!”

  “九叔伯,我娘和您一樣,一直抱怨。”周云龍畫風一轉:“但您知道,我爹娘什么都好,就是......”

  “就是扣了點,是不是?”南極長生大帝反問。

  “對,就是扣,這軍備是不是得花這些東西?”周云龍搓著手指。

  南極長生大帝也附和道:“何止是這些東西,分明是讓人掏家底兒。”

  周云龍見話題打開,繼續說道:“我爹娘扣,所以得來個既能管財還能生財的人,我之前有個兄弟來了您這,想問您要這個人。”

  作為掌管福祿壽的南極長生大帝,立馬知道此人是何方神仙:“你是說正財神趙得叻?”

  “對!就是他。”周云龍心中有了希望。

  “調到你那里沒問題,就是他身邊有個財神婆,這財神婆可不好管啊!”

  南極長生大帝想起趙得叻剛來時的樣子。

  哪可謂是雞飛狗跳,尤其是他的財神婆阿靚,摁天摁地摁空氣,那一套按摩手法下去,武財神都頂不住。

  周云龍卻道:“阿靚啊!哪感情好,我與阿靚關系不錯,調到我那里和我老婆們湊桌麻將。”

  “你小子不介意就行,按下界時間,等你回去了,趙得叻就會下界找你。”

  聊了些許時間,與柳神拜別了這位九叔伯,周云龍心滿意足的出了天庭。

  等回來時,時間已經到了晚上。

  周雨薇一直在院子里等著。

  周云龍從火門中走出,一臉自信道:“娘,搞定!”

  周雨薇一把將周云龍抱起,狠狠的悶在胸前。

  【周仲龍:“(σ≧?≦)σ”】

  【波旬:“錢包保住了。”】

  【本系統不用被拆解充當技術支援了。】

  推開房門,水云姬三人正在打牌貼條子。

  “我回來啦!”周云龍手叉著腰,整個人都重拾自信。

  水云姬解釋道:“早上一臉頹樣,不到一天時間就恢復正常,以后你就習慣了。”

  螢勾將臉上的白條撕下,然后問:“晚上你想和誰睡?”

  “和誰睡?”周云龍看向屋頂。

  “今晚高興,人正精神著呢!不睡覺了!”周云龍解開頭冠敞開長發,整個人都清爽起來。

  “問題解決了嗎?”苗巧問道。

  “肯定解決了。”周云龍說道:“我有一位兄弟,成了正財神后,調任到了總部,我將他調到了我們這里。”

  “以后我們就再也不會缺財了。”

  水云姬問:“財對你們來講,真的重要嗎?”

  周云龍笑道:“財不只是錢財,福祿壽喜財作為五大吉祥,不是用金錢來衡量的。”

  “財作為最后一大吉祥,卻又包含了前四個大吉祥。”

  “對于每個人而言,財產并非只有錢財,也有壽命福氣等等。”

  “甚至關系網也算財的一種。”

  “在大一點,你們也算是我的財。”

  “而我,也是你們的財!”

  ......

  梁國開封被破,晉軍也跟著大敗。

  李存勖死在了營帳,通文館高手和朱友文也盡被宋刑天所滅。

  開封這一之戰,就像是巨大的漩渦一樣,攪亂了天下。

  各路諸侯岌岌可危。

  所有人都害怕下一個死的就是自己。

  除了剛剛喪子的李克用。

  查清楚李嗣源情況的他,對白蓮教的恨意又多了一層。

  哪位號稱白蓮教大弟子的宋執事,以白蓮教的名義,召集了現有的各路諸侯前往開封城,談論傳教與退位的事。

  可以說,李克用是抱著同歸于盡的想法,前往開封城。

  不管怎樣,也要在這位白蓮教大弟子身上撕下一塊肉。

  午時!

  梁國皇宮內。

  已經擺好了席位的宋刑天,等待著各路藩鎮諸侯的到來。

  宋刑天看著站在宮外卻遲遲不敢進入的各路藩鎮諸王。

  “有造反割據的膽量,卻沒有踏入這皇宮內的膽量。”

  “我好心給你們倒了茶,你們既然不喝,那只能走到你們面前,好好問問你們。”

  宋刑天現于諸王身后。

  “為什么?”

  諸王無聲,有的甚至不敢抬頭。

  “李克用沒到嗎?”

  “宋執事召集諸王,我李克用自然要來,又怎敢耽擱。”

  遠方,坐在輪椅的李克用,被兩名通文館的人,緩緩推來。

  宋刑天說道:“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殺意。”

  “怎么,準備和我同歸于盡嗎?”

  “既然發現了,哪我也不再多言。”

  李克用暴起。

  “拿命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