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57章 大哭(霧)
  “徒勞啊!我的好二弟。”

  開封城上。

  李嗣源目視正在攻城的晉軍。

  震天的沖殺聲與哀嚎聲交錯在一起。

  這剛解開封印沒多久,還沒繼承最后大統的鬼王朱友文,面對通文館眾高手的圍攻,表現的游刃有余。

  梁國半數疆土被晉國所占,剩余部分則被白蓮教所占。

  算上白蓮教在晉國內的傳教和影響力。

  相當于大半個中原已經歸一白蓮教手中。

  城門在攻城槌的撞擊下布滿裂痕,一聲轟響城門大破。

  戰場上。

  宋刑天的身影不斷從交雜的金戈中閃過。

  來到朱友文所在的戰場上。

  宋刑天的掌間,分別爆發出一黑一白著色的天合功陰陽雷。

  轟!

  黑白色的滾滾雷霆沖開天際。

  以宋刑天為中心的戰場,獨留一片漆黑的痕跡。

  通文館的眾高手和鬼王皆化為灰燼。

  宋刑天見城門被破,沖向李存勖所在的大營。

  ......

  “可以直接解決的事,偏偏弄到這種地步。”

  水云姬別過頭,嘴中說出一個字:“該!”

  “我......”周云龍無話可說,解釋再多也沒用,畢竟他才是真正的“弱勢群體”。

  反正都是他的錯!

  苗巧補了一句:“好色就直說。”

  “我...好...色!”周云龍心臟一緊。

  我要是真好色,我現在為什么還是純陽之子。

  【柳神:“你享受老婆多,被照顧的感覺嗎?”】

  “好像...的確....額!”周云龍不知該如何回答。

  【柳神:“不果斷,證明你是假裝。”】

  “我沒.....”

  不等周云龍解釋,水云姬又道:“想建后宮就直說。”

  “得了,我卑鄙、我無恥、我好色、我流氓、我就喜歡身材好長得漂亮的!”周云龍直接撕掉薄臉皮,將厚如三十六重天的臉皮帶在臉上。

  周云龍走到正在翻閱無相神功的螢勾面前。

  “咳咳,作為一位老流氓,我想問一個問題。”

  螢勾將秘籍合上,血紅的目光照倒影在周云龍漆黑的瞳孔之中。

  螢勾問道:“什么問題?”

  “之前提要求的事還算不算?”周云龍又問。

  “算,你提吧!”之前的哪一巴掌,螢勾多少還是有點憂心。

  周云龍沒有換手,也沒有說她,螢勾甚至懷疑這家伙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至于會不會看上她,這是件值得懷疑的問題。

  可看看這家伙身后的兩位,又說她平胸,又說她太小,就更難說了。

  “那我挾恩圖報了,咳咳。”周云龍取出一對金手鐲。

  “我是長的慢,你是長不大!”

  “不過有了無相神功,你很快就可以長大成你心目中的樣子。”

  “作為一位好色之徒,我看中你未來的美色。”

  “嫁給你可以,但我要自由。”不想吃虧的螢勾沒有猶豫。

  “這個簡單,我娘對精神分裂最在行了。”

  【波旬:“啊對!”】

  周云龍又繼續道:“不過嫁之前,我也有點小小的要求,這個要求很小,不會對你造成什么困擾。”

  “什么要求?”螢勾仔細觀察周云龍的外表。

  這家伙長大后,不知道符不符合自己心目中的標準。

  周云龍說道:“你以前的業火孽障我替你背了,但你以后不能害善良之人,也不能傷有德之人。”

  “你否認我可以,但我不會去否認你。”

  “你生氣了可以打我,但不能把我打死。”

  “你生悶氣的時候,可以罵我數落我甚至侮辱我的人格,但不能對我爹娘發脾氣,也不能對我爹娘不敬。”

  “遇到親戚了一定要叫好。”

  “若是你日后感覺膩了,和我沒了感情,你可以選擇和離,我不會有任何怨言,也不會做出任何糾纏,還會給予屬于你的補償。”

  【柳神:“云姬苗巧,這家伙以前也這樣對我說過這話。”】

  水云姬與苗巧相互對視一眼。

  “柳姐,他也對我說過!”×2

  “就這些?”螢勾發現眼前這個家伙是不是腦子有坑,竟然會提出如此不公平的要求。

  “對,就這些。”周云龍點頭。

  螢勾接過周云龍遞來的鐲子。

  【波旬:“我活了這么久,什么都不多,就鐲子最多,每個鐲子起碼一百億的年份。”】

  螢勾將鐲子收起來:“我答應了,什么時候選個良辰吉日?”

  “感情可以先培養,你認為什么時候合適了,你再選一個良辰吉日。”周云龍將臉上殘留的紅印揉掉,神色中帶著些許輕松。

  兩人談妥后,周雨薇打開了屋門。

  撓了幾下頭,也不管會不會把頭發撓的亂遭,周雨薇躺在了院子中間的搖搖躺椅上。

  手放在額頭上,周雨薇抱怨道:

  “真麻煩,為了促進神仙們的積極性,始終保持天庭的先進性,竟然和天堂聯合起來搞軍備競賽。”

  “你搞就搞嘛!干嘛把我算上,還放到第一梯隊,白蓮教才建起來沒多久。”

  周云龍走過來問:“娘,這不是好事嗎?”

  周雨薇起身咬住手帕,雙目流淌出淚水。

  “可軍備建設需要各方天帝自掏腰包。”

  “自掏腰包!”周云龍臉色大變,大晴天氣,一道天雷隨著周云龍的心情,突然落在周云龍身后。

  【波旬:驚恐咬牙!】

  【周仲龍:“神tm的自掏腰包,系統,快點出來!”】

  【叮,系統正在重啟中,0.1............】

  【周仲龍:“為什么要自掏腰包?不!”】

  “軍備競賽可是非常耗錢的,稍有不慎就要變成窮鬼!”周云龍也是淚流滿面,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雙手包天仰天嚎叫。

  “不!”

  聽完那些從四周傳來詭異的聲音后,螢勾走到水云姬身旁,問道:“他們一家人,一直都是這樣嗎?”

  水云姬回應:“一直都這樣,不過你不用擔心,他們只是單純的扣門,嫌花太多錢而已。”

  “老婆,我要變窮鬼了。”周云龍一手一個抱住水云姬和苗巧的大腿,頭靠在螢勾的腰間,整個人癱軟在地虛了起來。

  “有這么嚴重嗎?”苗巧心疼道。

  “很嚴重,我心愛的腰包要被軍備競賽這個母牛頭人榨干了。”周云龍差點大哭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