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54章 梁軍攻城
  城墻上!

  龍世瓊擋著太陽,拿著扇子為周云龍扇風,花云則在一旁做著冰沙。

  李茂貞凝視遠方的梁軍營地,那梁軍將軍王彥章則在城下叫門。

  “岐國一開始也忒慘了,你看你人跑了十六年,也不怕岐國滅亡,這么多年來就剩這么點地方了。”

  “人家朱友貞帶兵剛出境,就打到鳳翔這里。”

  “我這才歇了幾天時間,梁國就打了過來,這事你全責!”

  已經習慣周云龍碎嘴的李茂貞沒有吭聲,他繼續觀察梁軍的狀況,對于王彥章的叫罵無動于衷。

  周云龍吃著冰沙,摳了摳耳朵:“他們圍城就讓他們圍,鳳翔的錢糧能撐一百年,百年后早改朝換代了。”

  “等李日浩趕過來把他們冰封了,一切就安寧了。”

  “還有這王彥章,能不能讓他停一下,我耳朵都長繭了。”

  龍世瓊,來到城邊,對著王彥章喊道:

  “滾!”

  音浪裹挾著颶風迎面吹向王彥章,身下的戰馬跪倒在地,王彥章整個人被吹回到梁軍大營內。

  龍世瓊回頭看向周云龍,周云龍點了點頭,龍世瓊心領神會。

  “一群瓜皮玩意,有沒有公德心。”

  “就尼瑪知道喊,咋不把尼瑪批喊扯,我日嫩萬奶奶得學八輩子祖毛一個打擊巴嘎地毛。”

  “朱友貞你個鱉樣,每天跟干尸睡一塊日他嘚的鬼狗屎。”

  “你不是愛尼瑪莫,你知道這在額們這兒怎么稱呼。”

  “媽寶男。”

  “對了,尼瑪死了,所以你叫死媽寶男。”

  “今晚,就把尼瑪的干尸剁碎喂你嘴里。”

  嘭轟!

  一聲炮響,還沒罵完的龍世瓊看到迎面撞來的巨大炮彈,對著梁軍大營喊道:“朱友貞,我日你娘。”

  龍世瓊一躍而起,單手一抬掀起狂暴的風壓。

  一拳而出。

  轟隆!

  炮彈在天空炸響。

  劇烈的沖擊,讓地面與城墻不禁震動。

  龍世瓊跳回到城墻,上身的衣服破成碎片,堅韌且富有光澤的肌肉被顯露出來。

  李茂貞看向龍世瓊,這些人的實力有多強,他早已有了心理準備,可真正見識到后,還是難免吃驚。

  龍世瓊注意到李茂貞的目光,撕掉身上的衣服碎片,拍了拍胸膛的炮灰,然后擺出側展胸大肌的姿勢,擺了幾秒又擺出蟹式。

  “爺這肌肉靚不靚吊不吊!”

  周云龍與花云起身大聲附和道:“又靚又吊!”

  被這么一夸,龍世瓊肌肉一硬,更加爆棚。

  擺出側展胸部,又擺出自己哪超出人體形體結構的鬼背,龍世瓊又問:“帥不帥?”

  “帥!”×2

  這三個家伙!

  李茂貞心里面有種想遠離這群家伙的想法。

  自從這群家伙來了后,自家妹妹從原本是柔情似水變成了暴力女。

  周圍的畫風也發生了變化,白蓮教整體上下都是一副賤兮兮的樣子,沒幾個真正正經的人。

  尤其是周云龍,簡直就是賤人頭子。

  ......

  臨近黃昏。

  熾熱的陽光散發著月光到來前最后的余溫。

  周云龍三人圍著烤架,上面架著剛才梁軍大營“取”來的十多只雞。

  “朱友貞這賭徒怎么回事,都這么罵他了,怎么還沒攻城。”

  火光中。

  嗖!

  一支弓箭,從花云與龍世瓊眼前穿過,直飛周云龍面門。

  花云抓住箭身,笑道:“你看看,不敢攻城,只敢偷襲。”

  花云將弓箭又一丟,龍世瓊看到遠處月光下密密麻麻的黑點。

  “好像不止一支!”

  周云龍一手拿著書,一手拿著雞,他說道:“這里就我們三個,站前面擋著。”

  龍世瓊拿了一串雞,起身擋在兩人面前。

  鋒利的箭頭不斷從龍世瓊背后劃過。

  龍世瓊一口吃了一只雞腿,然后疑惑起來:“這李日浩是不是忍太久了,現在人躺床上虛了?”

  花云將從龍世瓊襠下穿過的弓箭抓住:“你說這還真有可能,這小子就是個工作狂,一天天就是的坐在桌子前。”

  “現在好不容易閑了幾天,估計大部分時間都在床上和他老婆敘舊。”

  周云龍問道:“你們兩個都六十的人了,還開黃腔?”

  這時候,花云與龍世瓊一唱一和起來。

  “教主,別看我們兩個年紀大了,但我們可是天天看美女,不看全身不舒服。”

  “男人嘛,不看美女就是性取向不正常,不開黃腔子,那就是你人太單純沒到不單純的時候。”

  “這人就不能憋著。”

  “唉,說的對。”

  “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憋久了都會適得其反。”

  “出家人嘴上說不吃肉,心里面肯定想吃極了。”

  “未來有個提倡光吃素的,說中國人就該只吃素,光吃素對身體好,然后他就光吃素,享年四十多歲。”

  “這光吃素,不吃葷,身體可不給你打馬虎眼兒。”

  ......

  兩人嘴上滔滔不絕,也不在意梁軍滔滔不絕的弓箭。

  天明了,箭停了,梁軍的糧倉扁平了。

  城墻上,苗巧前來看望周云龍,看到密密麻麻的弓箭苗巧有些吃驚。

  只見周云龍三個人躺在大小不一的躺椅上,三人還同時打了一個飽嗝。

  “這朱友貞也是,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享受。”

  “話說,昨晚你們看到沒有,就是朱友貞身邊的侍女?”

  “教主,您說那個石瑤?”

  周云龍一拍小腿:“對就是石瑤,這女人知道袁天罡真死了后,現在已經放飛自我了。”

  “以這石瑤的腦子,我估計今早就會帶著朱友貞逃跑。”

  龍世瓊拿著望遠鏡,指向梁軍大營后的小路:“教主,好像已經跑了。”

  朱友貞竟然親自牽著馬車,朝著小路深處隱去。

  可在路邊,有的綠葉,被快速抹上一層寒霜,有的綠葉,則迅速干枯。

  風雪與熱浪交錯在一起,擋住了馬車的去路,同時也朝著梁軍大營蔓延而去。

  反觀周云龍這里。

  “云龍,云姬姐做好飯了。”

  苗巧的聲音傳來,而當花云與龍世瓊朝躺椅看去時,躺椅上的教主已經消失不見。

  遠處,只留下教主的叫喊。

  “我不要吃黑糊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