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53章 袁天罡嘎
  朱友貞調集兵馬御駕親征,直指鳳翔。

  李克用對梁國躍躍欲試,準備趁梁國空虛之時,直取洛陽。

  其余各國想要坐山觀虎斗,但白蓮教的傳教擴張,讓他們內部手忙腳亂。

  與混亂的外界比起來,白蓮教所治之地風調雨順,百姓們生活安逸。

  鳳翔城里,值守換崗。

  花云與天殘交接碰面。

  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的天殘,身后多了一個人。

  此人與李星云一模一樣。

  花云問道:“這小子,是誰?”

  天殘解釋道:“李星云的兄長,無名無姓,是前唐李曄與宮女所生,是袁天罡給李星云準備的棋子替身。”

  “袁天罡放棄了他,他找上了我們。”

  “咱們這里可沒有他想要的東西,何況是不切實的皇位。”花云血紅的雙目掃視這個假李星云全身。

  這個替身并非天生這副模樣,而是經過了人為修改。

  天殘卻說道:“皇位沒有,但與李星云公平競爭的機會,倒是有一個。”

  “哦!”花云直視此人的雙目,那股嫉妒之色,無法遁形。

  “李星云那小子要是知道自己還有一位兄長,應該會很高興。”

  “小子,在外面隨你怎么搞,可要是在我教的地盤傷人犯事,就算是老天也保不住你。”

  統合智能已經開始覆蓋,所有人一視同仁。

  就算是受天道喜愛者,也無法逃離制裁。

  他們是白蓮教高層沒錯,但作為高層就更應該作為表率。

  花云從天殘身旁走過,身影消失在人海茫茫的街道。

  天殘說道:“你渴求袁天罡的認可,但袁天罡卻渴求一場勝負。”

  “李淳風言唐朝必滅,袁天罡則一心想要拯救。”

  “兩人斗了這么多年,最終袁天罡一事無成給天下人徒增煩惱。”

  “你因是宮女所生就不被重視,李唐的高貴血統......呵呵,只有貓狗畜生才會區分血統。”

  “你現在像極了袁天罡,他也嫉妒李淳風,嫉妒李淳風的灑脫與自然。”

  “你確定你要和李星云斗下去?”

  “你會敗的很慘!”

  假李星云終于出聲:“他現在如何?”

  “袁天罡?”天殘冷笑道:“這袁天罡吃了不老藥后,不知道禍害了多少無辜之人,估計快要不行了。”

  “什么!”假李星云雙目瞪大。

  “不可能,老大怎么可能會死!”

  “怎么不可能,是人就會死,若是不死,那豈不是神仙?”天殘停住腳步。

  “袁天罡只不過是吃了劣質的不老藥,不老不代表不死,長生不代表永遠永遠活下去。”

  “他活了三百年,也該入土了。”

  .......

  終南山。

  終于得到命令的方獅雄與穆秋蟬,來到這藏兵谷下。

  穆秋蟬向后退了幾步,方獅雄猛吸一口氣。

  吼!

  音浪與真氣融匯為一,化作一只巨大的金獅,沖向藏兵谷。

  四周的樹木整片倒下,天空的陰云被強行剝開。

  藏兵谷在金獅的踩踏下,化作廢墟。

  袁天罡從廢墟中爬出。

  他的面具化作碎片,斗笠成了稀碎的木條。

  袁天罡凸起的雙目緊盯著兩人。

  “方獅雄!”

  “穆秋蟬!”

  “白蓮教兩位法王前來,真是太看得起了。”

  方獅雄走到袁天罡面前,而身達七尺的方獅雄,低頭俯視低矮的袁天罡。

  “我原本預想的結局,是在兩年后死在殿下手上。”

  “但你們的出現,打亂了這一切。”

  “你們本不該出現在這個世上。”

  “這個世上不需要你們!”

  袁天罡的天罡訣的潛力爆發而出,由真氣所化的勁風從方獅雄臉皮“拂過”。

  方獅雄全程沒聽袁天罡的言語,他聞了聞散發著腐臭和女人陰元天罡真氣,說道:“說了這么多,你依舊一個失敗者,你并不能改變既定歷史。”

  “你!”

  “不如李淳風!”

  “住口!”被徹底激怒的袁天罡,華陽針直擊方獅雄神闕。

  與之前的龍世瓊一般,方獅雄任由袁天罡的華陽針刺入自己的神闕穴。

  銀針刺入。

  方獅雄雙手抓住袁天罡的頭顱,露出陰冷的笑容。

  袁天罡見一針無果,凝聚全身功力的雙拳不斷揮出,擊中方獅雄的腹部丹田的各個穴位。

  方獅雄任由袁天罡攻擊,自顧自的笑道:“華陽針法阻塞經脈強散功力。”

  “那些修煉為求速近,功力不凝結的人,自然怕你的華陽針。”

  “我的功力陰陽相合混元如一,又如山川江海日月囊括天地自成周天。”

  “你這華陽針,看起來不怎么樣啊!”

  最后一句話脫口而出的同時,方獅雄一把抓住袁天罡的手腕,將其迅速提起,另一只手立即“抓住袁天罡的腳踝。

  “最近剛學了雙截棍,哈哈哈!”

  袁天罡殘破的肉體在方獅雄雙手間不斷揮舞。

  袁天罡的身體化作殘影,方獅雄的周身形成一道漩渦。

  時刻推移,藏兵谷的殘骸被卷起,以方獅雄為中心,巨大的龍卷逐漸形成。

  這些龍卷,就像是獅群一般,不斷撕咬袁天罡的肉體。

  又過去了幾個呼吸,龍卷戛然而止。

  狂風熄滅,天上的殘骸墜落于地。

  方獅雄的手中,只剩下一具千瘡百孔的骷髏。

  方獅雄將袁天罡的尸骨丟在地上,也懶得去掩埋。

  過去幾天,這具尸骨就會被山中的野狗叼走。

  等方獅雄走來。

  穆秋蟬說道:“你以前與人爭斗,可不是這幅樣子。”

  “憋太久了。”方獅雄回道。

  穆秋蟬皺眉道:“憋太久可以拿龍世瓊練手,何必這么暴躁,那混蛋為了煉體,教內成天喊著讓別人揍他。”

  “蟲子太硬了,我每次打他手腫成球,這哪是練手,這分明是自虐,我可不想和他打。”一想到龍世瓊腹肌,方獅雄就感覺手疼。

  兩人離開,藏兵谷廢墟只剩下中央的尸骨,還有尸骨旁殘留的面具與斗笠的碎片。

  沒過幾天。

  藏兵谷化作廢墟,不良帥僅剩尸骨的消息,傳遍了不良人內部。

  所有的不良人校尉,心中唯有歡呼。

  但有的則是擔憂。

  不良帥是怎樣的人,很多人都清楚。

  你只能順從他,若有反抗大多都是死無全尸。

  他真的死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