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47章 李嗣源
  充滿腐臭的戰場,化作鬼城的鳳翔。

  走過每一條路,探尋路邊隱藏的每一個秘密。

  面對一個個永遠也殺不死的怪物。

  找尋每一條生機之路。

  直至來到枯敗腐朽的岐王府,殺死猶如腐尸一樣的李茂貞。

  宋文通恢復了一點記憶。

  岐國滅亡了。

  岐國是什么,宋文通并不清楚,他只想離開這個讓他不舒服的地方。

  前方唯有黑暗,那個讓他難過熟悉的身影,在前方的黑暗中快步前進。

  宋文通不停的追趕,直至出現無窮無盡的怪物。

  刀與劍變得不再鋒利,背負的長槍也被折斷。

  他倒下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他成了一具無法行動的尸體。

  艱難的抬起身體,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之前被自己打倒的李茂貞。

  醒來的地方,剛好是之前身處的岐王府。

  離開岐王府,整座城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眼前不斷閃過怪異的光芒,這些光芒不斷交錯,讓他無法分清眼前的世界是否真實。

  在不斷的交錯中,身體發生了變化。

  李茂貞的身體,又變成了一名身穿鎧甲的士兵。

  眼前浮現出一道巨大的立場,將他包圍起來。

  一條條金色的絲線,刺穿頭皮與顱骨,湛藍的電光通過絲線不斷傳導進一座位置的金屬方塊內。

  方塊上方,鑲嵌著一塊紅玉。

  【試驗正常,玉牌記憶復刻的如何?】

  【還行,記憶的銘刻比直接封印靈魂和意識要簡單的多。】

  【世間的奧妙如此神奇,記憶對死物的充斥,可以產生新的意識與靈魂,但單純意識與靈魂卻無法直接產生記憶。】

  【別讓他醒了。】

  【若是醒了,就地解決,重新復刻一個新的李茂貞出來。】

  【這家伙太不穩定,實驗場上竟然被一個繼承他些許記憶的士兵殺死。】

  李茂貞逐漸睜開雙眼,可刺眼的燈光,讓他一時半會兒無法徹底睜眼。

  【醒了,快點解決?】

  撕拉!

  李茂貞將束縛自己的繩索崩碎,可還不等他反抗。

  電流充斥李茂貞的全身,李茂貞的身體在痛苦中化作灰燼。

  外界是天色已經轉暗。

  “這要持續多久?”水云姬通過屏幕,觀看身處陰暗小巷,尋找打開隧道大門鑰匙的宋文通。

  “明天下午就能過一遍,如果你不解氣,我再給他加個世界末日。”

  “算了,我先回去了。”水云姬帶著苗巧離去。

  見沒人看了,周云龍將屏幕收了起來。

  ......

  太原府。

  通文館總舵內。

  宋刑天獨自坐在山石之上,觀察正在龍蛇坑洞之上,獨自練功的李嗣源。

  這個李嗣源是小人偽君子沒錯,但他要比任何人都要識時務。

  從白蓮教席卷川蜀,到察覺情況主動將通文館撤出川蜀。

  他知道什么叫做審時度勢。

  宋刑天要比其他弟子來到遲,自從母親白詩音住在白蓮川后,宋刑天就前往西域,著手解決幻宗的問題。

  當初他扛不住幻宗的折磨與試煉,為了不讓妹妹宋向薇也遭受折磨,就帶著妹妹逃到了中原,流浪了很長一段時間,恰逢白蓮教剛剛建立招收年齡較小的弟子。

  因為是第一個主動加入的弟子加上年齡已過二十,自然也就成了大師兄。

  靠著幻宗修煉的底子,他的功力提升的很快。

  天合功這種天助之法,自然讓他修為暴漲。

  一年一個大周天的時間,天合功練成,就只差時間來消磨。

  解決了幻宗,打敗了那個紅發老爹,宋刑天第一時間就來到了這里。

  一來,就被派到了太原,監視通文館。

  以白蓮教的力量,自然不怕這些凡間勢力,若是這些凡間勢力搞小動作,像螞蟻一樣瘋狂騷擾,那就得來一點踩踏人。

  將這些螞蟻一腳一腳全部踩平。

  和李嗣源接觸后。

  他親口告訴李嗣源,白蓮教的目的是什么。

  開民智,平亂世,世間無王。

  在這個時代,這些話誰出去,是會被人嘲笑的。

  可白蓮教就在辦,而且還在川蜀辦成了。

  開啟了民治,將昏昏沉沉的百姓們叫醒,獲得更加活化的思想,去追求屬于自己的思想。

  作為基礎的百姓,自然不會在這固化政權的時代,被上層世界欺騙愚弄。

  開啟了民治,追求美好上進自強不息,從而獲得更加廣闊的凝聚力。

  辦這種事,會被天下勢力群起而攻之。

  可白蓮教怕嗎?

  他們不是老朱,有天命加護,白蓮教拜天道自然,自然要等著老朱人掛了。

  老朱掛了,沒了天道鉗制,也是二十年后,那時候白蓮教早已經傳遍各地勢不可擋,只需一聲令下,千百年來不斷被繼承的帝制,自然會被瓦解。

  神仙和凡人們玩天下大同,這很明顯就是在耍無賴。

  這個世界的凡間勢力可沒有天命庇佑。

  袁天罡算天算地,到最后還是被命運牽著鼻子走。

  李嗣源,可謂是絕望的。

  他的野心,在這個大趨勢下,只能成為滾滾車輪下的小螳螂。

  每個人都有野心,每個人都有最瘋狂的一面。

  沒有表露出來,只能說這個人的自制力沒有消失。

  而李嗣源只能選擇將自己的野心與瘋狂,用自制力壓制起來。

  “這至圣乾坤功,有點門道。”

  “但他心有雜念,無法突破也是正常。”

  “嗯?”

  “袁天罡?”

  斗笠面具標志性的臂鎧,加上身體里散發出的腐臭味。

  他看過不良帥袁天罡的畫像,自然知道這面具之下,到底有一張多腐敗的臉。

  教內負責煉丹的弟子們,有時候會說袁天罡煉藥把防腐劑放多了!

  袁天罡站在李嗣源身后,李嗣源有所察覺,起身看向袁天罡。

  “哥,我來送夜宵來了。”宋向薇抱著竹筐,出現在宋刑天身后。

  “今晚的夜宵是炸丸子和肉串。”

  宋向薇也不等宋刑天先吃,自己先拿起一串丸子吃起來。

  “這袁天罡上次打了龍老師一拳打,把自己震得重傷,到現在都沒有緩過來,不好好養傷,還跑出來給李星云造勢。”

  “現在川蜀進程加快,不出一年就能席卷天下。”

  “這袁天罡再怎么造勢布局,最終都是徒勞。”

  等袁天罡離開,宋刑天也出現在李嗣源身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