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34章 探親的“老父親”
  在天斬煞的地勢之中,鬼脈訣需要大量死者怨氣,才能將地脈中的至陰之氣激活。

  之后需要將這些至陰之氣引入純陽童子身體之中,至陰之氣游走于童子體內,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的融匯,成為至陰童子。

  練功者只需要殺掉至陰童子,食其肉喝其血,即可練成鬼脈訣。

  鬼脈訣練成后,功力堪比九重水,可長生不老還陽逝者。

  練成者,本身就是禍亂世間的邪物。

  滅了萬雄幫后,天殘從龍吟莊為起點,通過世間遺留的至陰之氣,開始尋找至陰童子的蹤跡。

  天殘一路追尋,又特地開壇測算,發現這至陰童子的最終去向,居然是居英山。

  這個世間的命運,蘊含著神奇的力量。

  有人在故意指引至陰童子的去向。

  天殘本來不想這么早與御靈團接觸,不過鬼脈訣這種陰邪功法,還是讓他永遠消失比較好。

  天殘準備完成任務后,就稟告教主。

  讓教主的陽火將這地脈之中的陰氣全部燒干凈,也省得為禍人間。

  ......

  周仲龍踏入成都城時,與諸多弟子交錯而過。

  與其他人不同,周仲龍來到這個世界后,大部分時間都在游走。

  來到一間酒樓外,周仲龍見一老人愁眉苦臉,于是坐到了老人對面。

  老人一身錦衣,面色紅潤一看就是大戶人家。

  至于老人為何一個人跑到酒樓喝悶酒,就需要好好問問了。

  周仲龍笑問:“這世上愁事喜事對半分,遇見那個全看運氣,我看你愁眉苦臉,是遇見了什么愁事?”

  老人搖頭道:“要說愁事這事的確是愁事,要說喜事也算是喜事。”

  “哦!”周仲龍來了興趣。“能不能說來聽聽?”

  “這事也不是什么不可聽的事。”老人喝了口黃酒,講道:“我打拼了大半輩子,就落著了一個女兒。”

  “我也不盼著女兒能給我養老,就希望女兒能嫁給個好人家。”

  “可我這女兒,看著了一位白蓮教弟子。”

  “我內心說愁是愁,說喜是喜。”

  “我喜女兒真的找了一處好人家,我愁這女婿是白蓮教的弟子。”

  “老夫活了大半輩子,就算仗著年齡大也沒資格評價這些年輕人。”

  “他們做的事,老夫心里清楚,這是要殺頭的事。”

  “我希望他們勝,又害怕他們敗了。”

  周仲龍倒了杯酒,給老人推了過去,他笑道:“命運是復雜且漫長的,可無論它有多么復雜與漫長,實際所反應的事物,是你在剎那間覺悟自己是誰的那一刻。”

  “每個人的追求不同,可當然看到了更美好更偉大的追求后,大部分人都會被激勵起來。”

  “言語可以讓他們熱血沸騰,實際的行動可以讓他們拋灑熱血。”

  “你女兒受到了影響,愿意為此付出,愿意嫁給一個為此付出的心儀之人,你作為父親,應該高興才對。”

  “人過一輩子,就要活的轟轟烈烈,這才不枉此生。”

  “你說得對。”老人點頭,將周仲龍推來的酒一飲而盡。“嗯,這酒不錯。”

  老人再次看向周仲龍,問道:“我看你這滿頭白發的年紀估計也大,你有沒有兒女,兒女又沒有娶妻生子?”

  周仲龍依舊笑道:“我到有一個兒子,不過和你女兒不一樣,人比較懶我每次都要說他催他。”

  老人給周仲龍倒了杯酒:“你這運氣好有個兒子,不過這兒子得好好教,大男人就要頂天立地,做懶人會被周圍人瞧不起。”

  周仲龍和這老人聊得開,這老人身體硬朗,就和他喝酒喝到了晚上,直到管家和仆人跑來,才將醉醺醺的老人抬了回去。

  周仲龍付了酒錢出了酒樓。

  從這老人的言語中,足以見得教內與百姓間的關系。

  大家并不排斥,而是擔心害怕出事。

  這也足以見得,大家并不麻木內心依舊積極向往。

  ......

  清晨!

  天還未徹底明亮。

  周仲龍來到李日浩安排的據點時。

  左看右看。

  左邊是白蓮教據點,右邊是蜀王孟知祥的蜀王府。

  “這么剛?”

  這孟知祥也是能忍,被李日浩凍了那么多人,現在還沒有跳出來。

  踏入大門敞開的府邸,周仲龍來到大堂之內。

  見府邸內只有幾個留守的弟子,周仲龍坐了一會兒,又準備去一趟鳳翔。

  “你說云龍將那女娃搞定了沒有?”

  【波旬:“這才幾天,能牽個手就不錯了。”】

  “你不是給說過媒了,起碼可以抱一塊。”

  【波旬:“腿在你身上長著,你自己去看!”】

  “系統,算算唄!”

  【你現在竟然連手指頭都懶得掐?】

  “一年沒掐了,手殘掐不了。”

  過去了片刻,系統給出了結果。

  【已經睡一塊了。】

  “真的?”

  【波旬:“敢說假話就把你活撕了。”】

  【現在六點鐘,周云龍不在白蓮川打卡上下班,必然會躺在床上睡懶覺,這水云姬肯定陪著。】

  不等周仲龍往鳳翔跑,一道通往欲界的大門在周仲龍身后打開,一只大手一把將周仲龍抓住,往北方猛的一丟。

  鳳翔岐王府。

  一道流星從天而降,落在岐王閨房的前的院子中央。

  周仲龍雙腳完美落地。

  原本堅硬的磚石,化作一片柔軟的膠體,讓落地的周仲龍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周仲龍看了眼閨房。

  閨房內。

  周云龍被水云姬抱在胸前捂在被窩里大睡。

  看起來是大睡,實際上已經被捂沒氣了。

  “這孩子都被捂沒氣了,救不救?”

  【波旬:“救啥,你沒看柳神那丫頭在偷笑?”】

  【這叫痛并快樂,雖然已經噶了。】

  “那算了,不救了。”周仲龍頭也不回的準備離開岐王府。

  就在周仲龍離開之時,原本沒氣的周云龍突然睜開眼睛。

  他從水云姬懷里出來,從被窩里探出頭。

  狠狠的吸了口氣。

  而周仲龍剛抬起的腳,也停了下來。

  水云姬緩緩睜開雙眼,起身看向再次閉眼的周云龍,見天色還有點昏暗,本就困意還在的她,再次睡去。

  周仲龍剛一回頭,隱藏在周仲龍與波旬元神背面深處的靈魂突然蘇醒。

  周仲龍與波旬也隨之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