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33章 肉麻(本章劇毒)
  萬雄幫!

  歸幽谷!

  以天殘的腳力,一個時辰就趕到了這里。

  萬雄幫存在百年,儼然成為了亡命之徒向往之地,也成為了亡命之徒的后路。

  這也給那些惡人留了機會。

  給惡人留機會,這對于天殘來講,是不被允許的。

  懲惡之道,不留情面!

  沖入歸幽谷內,天殘八百年功力凝聚腳中。

  一路殺戮,讓歸幽谷內每一個攔路的亡命之徒尸骨無存。

  直至屠戮殆盡。

  在面對余萬雄與它背后的樹妖時。

  天殘沒有任何的猶豫,使出他最近才領悟的天殘神功天殘腳第九式。

  此招為前八式外功融為一體,內功集天地人三才殺劫之氣等天地宇宙眾生萬物的負面之力,一招毀天滅地。

  天發殺機,斗轉星移,地發殺機,龍蛇起陸。

  三界滅絕!

  一腳落下,整個歸幽谷的的空間發生扭曲。

  天下各地皆發生微微顫動。

  當一切平息,歸幽谷化為平地,只留下一道橫跨近百里的巨大腳印。

  ......

  正在屋頂望月的周云龍,感受到顫動后,抬頭朝東方看去。

  歸幽谷發生的事,被周云龍看在眼里。

  萬雄幫被滅的事,要不了幾天就會天下皆知。

  那些在外為惡的萬雄幫亡命之徒,也會失去最后的庇護之所。

  袁天罡都不敢與余萬雄正面,萬雄幫在天下自然也就肆無忌憚,何況這亂世時期。

  卸下頭冠長發披肩的水云姬,迅速出現在周云龍身旁。

  “什么情況?”

  周云龍慢悠悠的躺下,繼續看著月光,他沉聲道:“萬雄幫被天殘滅了。”

  水云姬問道:“萬雄幫被你手下滅了,和地震有什么關系?”

  “你自己看!”周云龍伸出手指,在空中畫出一道圓鏡。

  圓鏡之中,水云姬看到一片腳印,又問道:“這是什么?”

  “這里就是萬雄幫所在的歸幽谷。”周云龍將圓鏡拉大,巨大腳印的四周,是一片山川江流。

  山川江流在這腳印周圍,顯得非常渺小。

  水云姬愣神片刻,等她回過神來時,問:“有如此實力,為什么不直接橫推天下。”

  “橫推天下?”周云龍坐起,挪著屁股挨到水云姬身邊。

  “我這里有個蹩腳的理由,我們的方針是尋尋漸進一步一個腳印。總之我們在實驗如何安全過度,這個過度的過程需要不斷試錯從優選擇。”

  “要讓百姓由衷的支持我們,這種支持不是心存敬畏不是高高在上,而是以平等的姿態去支持我們尊敬我們。”

  “統一天下可以用暴力解決,讓百姓歸心可以用口頭協議。”

  “我們所做,要比統一天下要難。”

  水云姬捏著周云龍像膠體一樣柔軟的臉:“以你們的能力,為何要在乎這些?”

  柳神也忍不住伸手捏,和水云姬一人一半。

  周云龍任由自己的臉被捏得腫脹,他說道:“這個問題很多人都在問,圣人之所以被后入供奉在廟宇之中,不是他們高高在上,而是他們在有生之年,有著遠大的目標與抱負,并為此付之行動,并被后人銘記在心。”

  “生命存在的意義并非只是活著,而是尋找存在感,讓別人認識你知道你。”

  “若沒了存在感,這個生命本身不被發現不被所知,他存在的意義也就消失了。”

  “道士和尚出家修行,把自己鎖在深山寺廟之中,不被紅塵所知。可他們忘了出家即是無家,需要行走天下萬家感悟民間小調。”

  “書中的美好與苦難,只記錄于文字之中。”

  “只有肉眼所見親身體會,才能真正有所感悟。”

  “這就是存在感的價值。”

  “立教教化也是如此。”

  “神仙不被人所知,那他還不如一個路邊的乞丐,起碼路邊的乞丐還有人會嫌棄的瞧上一眼,看看他們有多慘。”

  水云姬的手停了下來,她將周云龍抱在懷里:“我們間剛剛升起的感情,在你的志向面前,太過微不足道。”

  “話不能這么說。”周云龍從口袋里取出一罐可樂,一口氣喝完后,周云龍打了個嗝。

  “我爹在我還在襁褓的時候就給我講過。”

  “虛偽之人,總是拿人間大愛和家庭小愛做比較。”

  “他們會勸你舍棄家庭中的小愛,去奉獻人間大愛。”

  “假和尚假道士最愛這么做,比起儒教與封建直接的殘忍剝削,這些假和尚假和尚會以虛偽的言語,哄騙那些愚者。”

  “愚者失去了辛辛苦苦積攢的財產和最珍貴的家庭,成為一個虛假的出家人,進入山中,敲著木魚竹竿看著由純金打造的佛像和神像。”

  “所謂家國天下,是由萬家燈火組成的。”

  “失去了萬家燈火,這所謂的家國天下也就失去了意義。”

  “所以,這人間大愛,是由千千萬萬的家庭小愛組成的,連小愛都無法解決付出,連自己的家人都無法普度,還想普度眾生,這純粹就是個笑話。”

  “我爹經常拿這事笑話悉達多,因為他在成佛前,看著自己苦苦哀求的妻兒,卻毫無反應。”

  “什么是人間大愛。”

  “你走在每條路上,路過每一個村莊每一個城鎮,每一個人都會對你露出最真摯最快樂的笑容。”

  “這才是真正的人間大愛。”

  “我最初建立教派的目的,并非是這些,而是為了重新體驗權利的快感。”

  “我藐視了皇權,無視掉皇帝的憤怒,無視掉那些有心人的目光。”

  “可當我身在比皇帝的宮殿還要龐大璀璨數倍的大殿中,坐在比皇位更高更加閃亮的寶座上時,我的內心是空蕩的。”

  “我頭一次在權利面前索然無味。”

  “或許是爹娘的影響,我漸漸意識到自己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

  “我愛聽爹娘的勸導聲,也愛聽他們滔滔不絕的大道理,愛看爹的笑容滿面,也愛看母親的微笑。”

  “愛聽柳神的對我沒好氣的叫罵。”

  “現在,也愛你懷里的溫度。”

  “我不會去辜負任何一個人。”

  “尤其是那些對我面露笑容的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