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15章 李商隱的詩6
  應天府的繁花樓里。

  沈靈將宋刑天請到了頂層。

  沈靈給宋刑天倒了杯酒,面露愁苦道:“我滴個好哥哥,這次你可得幫我。”

  “害人的事我可不干。”宋刑天嘴上這么說,可手還是拿住了酒杯,隨即一口飲盡。

  “也不能說是害人,只能說是禍引動水。”沈靈又給宋刑天滿上。

  “林世裕這個萬賊之首您也知道,跟了我老久,要不是哥哥您和八思巴幫助,我爺爺恐怕已經交贖金了。”

  “我的想法是,與其放任這萬賊之首逍遙法外,不如好好整一整。”

  “這蕭正風最近一直參悟尋龍的功法,想要找到寶藏。反正這蕭正風本身也不是好人,不如把這消息透露給林世裕,讓他們狗咬狗,最后看準機會再把林世裕滅了。”

  一聽沈靈要滅林世裕,宋刑天沒了負擔,于是說道:

  “其實你也不需要這么對付他,只需要把林世裕所在位置透露給鬼斧門即可。”

  “這林世裕上一回盜玉觀音,從鬼斧門買的工具沒交錢。”

  “鬼斧門已經盯上這賊了。”

  “鬼斧門的錢也敢欠!”沈靈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這林世裕不怕被抓住后,強行開發改造?”

  這鬼斧門,乃是先秦時期,一群匠人流民,組建起來的門派。

  他們作為匠人,什么都敢煉什么都敢造,識別他們的身份也很簡單,若是遇到兩兩一組皮膚黝黑袒胸露乳手臂粗大的彪形大漢,大概率就是鬼斧門了。

  因為鬼斧門從不招收女弟子的緣故,也很少與女性接觸。

  所以這鬼斧門的畫風,與這個世界有些格格不入,所以他們也很少露面,乖乖做工匠賣東西。

  這群匠人各個體魄了得,一身橫練功力,在鍛爐與火花的烘烤濺射下不斷錘煉,已經到了一種難以想象的地步。

  比不上龍世瓊這種變態是肯定的,但把林世裕和蕭正風這種江湖高手吊起來捶,完全沒有問題。

  也因為這畫風問題,沈靈總是會想偏。

  比如那些喊兄貴們。

  沈靈的腦海里,逐漸浮現出林世裕被抓住,然后被幾個彪形大漢教育的場景。

  “別想那些齷齪事。”宋刑天打斷沈靈的幻想。

  “這鬼斧門上下被龍護法揍了一頓,現在承包了全教上下的兵器與器械。”

  “這林世裕欠錢不還,鬼斧門還是非常重視的。”

  “你先放消息讓蕭正風和林世裕狗咬狗,我去給鬼斧門通知,兩邊都不誤。”

  ......

  七天后。

  繁花樓的客棧里。

  帶著斗笠的林世裕坐在角落,聽著周圍人聊天。

  很快,一名鬼祟之人坐到了林世裕面前。

  “盜首,這蕭正風的確如您所料,得了玉觀音的秘密,沒日沒夜參悟,聽蕭府的管家說,蕭正風前天晚上在房內大笑。”

  林世裕聞言,將手中的酒杯放下。

  眼前這個人,是他自小培養的小賊,從小被洗腦,根本不會說假話。

  對其,林世裕再信任不過。

  在這個小賊身上,林世裕沒什么端倪,也看不出什么問題。

  林世裕取了幾兩錢,放于桌前。

  “這桌菜快點解決。”

  扶正斗笠,林世裕起身離去。

  等林世裕沒了影,這小賊立即轉身朝著頂樓飛奔。

  來到頂層的包間,小賊立即取出小刀,開始在自己臉上不斷滑動切割。

  肉條不斷脫落。

  最終,小賊露出了真實的樣貌。

  沈靈!

  噼里啪啦的響聲從沈靈體內發出,沈靈的身軀也隨之發生變化,最后變為原本的樣子。

  “我突然發現,我自己竟然有當演員的天賦,我剛才差點以為自己就是小賊。”

  【你這易容從哪里學的?】

  面對八思巴的詢問,沈靈自豪道:“之前在這應天府混事,是非太多說話做事都要小心,為此我十歲的時候就開始學易容學鎖骨。”

  “就怕以真實面容出面,出了事會害了全家。”

  “別看我江湖經驗不咋地,但我還是很有天賦的,起碼在紈绔圈混得開。”

  解釋完,沈靈將墻里面的暗門推開。

  暗門被推開的那一刻。

  嗚嗚嗚嗚!

  只見一個人,被五花大綁,卡在墻上,嘴里還塞著陳年臭襪子。

  “這繁花樓的獨家吐真藥也是厲害,木頭敲一下什么話都能問出來。”

  為了抓住這個小賊,沈靈特地動用了偷天換日這個組織的人手。

  沒想到這組織到現在還沒解散,還逐漸的步入了正軌。

  抓住了這小賊,繁花樓的吐真劑問東問西。

  從了解林世裕的性格特征到語言方式,再到學習這個小賊的行為特征。

  就為了一句話。

  林世裕是一個貪婪的人,也是一個喜歡臨時變卦的人。

  抓他和搶蕭正風,兩者之間相互對比之下,反而搶蕭正風簡單。

  他自己實力不強,但家族勢力太過龐大,除非撕票后銷聲匿跡,不然就是最后一票虧死買賣了。

  蕭正風實力強,可也不是那種強到打不過,反而廝殺之下,他可以強行捏碎蕭正風的腦袋。

  選擇下,反而蕭正風的寶藏好得到。

  情報這塊,林世裕不像別的勢力首領,一直把情報這塊捏得很死。

  林世裕的缺點,就是太信這些從小被洗腦的小賊們。

  但這些小賊們也值得相信,他們會在被抓住的一瞬間自殺。

  不過,沈靈有八思巴幫忙,靠著偷天換日找到了隱藏在應天府的一名小賊,在其還沒自殺前,就將其綁住嘴也封住。

  之后點了穴道,喂了繁花樓內部的吐真藥。

  “林世裕信了沒?”

  沈靈問八思巴,想要確定一下自己是否成功了。

  【信了,可還在權衡利弊,他對你還有念想,甚至兩者都要想。】

  “這個老逼登竟然全都要,也不怕貪死。”

  沈靈看了眼還在掙扎的小賊,取出裂出細刺扎的大木棍,笑瞇瞇道:“別擔心,我再問一些事,問完后會讓你舒服的。”

  小賊全身一顫,人也掙扎的更厲害。

  可繁花樓用來困武人的繩子質量實在太好,小賊二十年的功力,硬是掙脫不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