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12章 賤人周
  應天府。

  沈家宅院里。

  沈靈生無可戀的躺在躺椅上。

  躺椅不斷晃動上下搖擺,躺在上面的沈靈,好似烤架上的烤魚,在陽光之下受熱均勻。

  一身青衣的女子,坐在旁邊的石凳上。

  沈靈瞇著眼,昏昏沉沉道:“趙女俠,你都知道這是誤會了,咱們也無冤無仇,何必如此糾纏!”

  玉珠將果盤放于桌前,邁著小碎步走到沈靈旁邊。

  湊到耳邊,玉珠說道:“少爺,守宮砂都沒了,您真的沒碰嗎?”

  “碰?”沈靈突然精神起來。

  沈靈小聲道:“守宮砂這種封建糟粕你都信,隨便碰一下就掉的紅點,誰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碰掉的。”

  “要不是哪位說我和這姓趙的有良緣,我早急了。”

  “可既然有良緣,那為何不主動?”感情方面,玉珠反而不怎么理解。

  “在感情這塊,一切主動為目的交流,都是在耍流氓。”

  “做人要有操守,全府上下除了你外,我和別人最多勾肩搭背。”

  沈靈瞧了一眼趙林萱放在桌子上的劍。

  這劍能把石頭當豆腐切,自己這肉體凡胎,要是做錯了事,那就真要成紅燒豆腐了。

  不是人人都像玉珠一樣,善解人意溫柔體貼。

  沈靈站起來,坐到趙林萱對面。

  “女俠,你現在有什么要求,你就直說,我沈靈辦事能力不強,但就是有錢,這有了錢就能辦掉全天下九成九的事。”

  趙林萱唇間微張,有什么話想要說出來。

  可過去了半天,都沒見趙林萱吭聲。

  見此,沈靈又起身走到玉珠面前。“我沒法了,我現在又拉不下臉說,要不你把那位說的原封不動的說一遍。”

  玉珠看向趙林萱,這個臉色微紅的女俠,此刻像是一個小女子一樣。

  “真要去說?”玉珠有些難為。“其實我也有點不好意思說。”

  “就算是哪位說的,你直接告訴人家姑娘,人家姑娘能不能接受都是一回事。”

  沈靈無奈:“那還能怎么辦?我上輩子和這輩子,就牽過你的手。我這人臉皮有些薄,讓我開口我真不好意思。”

  “怕是說到半句,我腿就軟了。”

  “你樁功比我多練了那么多年,肯定比我站得穩。”

  ......

  “別打了,再打肉身就真的沒了。”

  鼻青臉腫的張三豐靠在真武像前,不停的揮手求饒。

  玉帝將擼起的袖子脫下,凡體燥熱的玉帝,拿出扇子扇出一陣陣清風。

  “我從來沒聽說過這種要求。”玉帝喝了口茶水,納悶道:“你是多少年沒挨過打了,竟然還敢挑刺。”

  周仲龍笑道:“他看你是凡軀,想試試斤兩,沒想你這凡軀竟有法力。”

  “這叫什么事啊!”張三豐一屁股坐在地上,揉著自己身上的腫塊。

  腫塊快速消退,張三豐又將屁股挪到蒲團上,張三豐揉了揉略微腫脹的眼眶:“您也清閑,還派化身下界。”

  “哎,我可不清閑,只是我這具化身清閑。”玉帝身體逐漸靜下,剛才揍張三豐所造成的燥熱,讓玉帝頭頂熱得冒著青煙。

  “我被揍你很開心?”張三豐看到一直面帶笑意的周仲龍,心里面不爽起來。

  大天尊笑我那是我作死,你笑我是幾個意思。

  “不開心,我好心痛。”周仲龍故意捂著胸口,憋著不笑。

  “你還有臉笑,所有人就你畫風最歪。”張三豐取出一張畫卷,畫卷上是一名白蓮弟子,與一名魔道約架,然后半夜開著裝滿煤氣罐的泥頭車,把別人頭撞歪下半身炸沒的場景。

  “看看,這都是什么?”

  “有這么教弟子約架?”

  張三豐又拿出一副畫卷,畫卷上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白蓮弟子,拿著爆彈槍,把槍口穿過別人眼眶,塞進別人腦門里。

  “你再看看,這么殘忍就算了,他另一只手還拿著手機,竟然還拍照發朋友圈。”

  周仲龍突然笑道:“你的弟子練了幾十年,打不過我練了一年的弟子。”

  周仲龍的話,逐字化作利劍,齊齊穿過張三豐的胸口。

  張三豐臉色一僵,整個人瞬間石化。

  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

  開掛還有臉說出來。

  你新白蓮標新立異了,你清高了?

  還三教共修天下大同?

  本來修煉體系毫不相干,教義體系不對付的儒釋道,硬是被你用大志綁一塊。

  就你壞規矩。

  “做人做仙要是像茅坑里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那你干脆直接把自己一直捂坑里算了,這樣就算你腐朽了,土還是土,土上面甚至還能長滿草,起碼不會浪費了。”

  周仲龍取出盤古七變,將其化作一柄長劍。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幫你做一個刺身雕個花刀,這樣埋土里就能受菌均勻,好早點被土消化。”

  “你這人......”張三豐看到鋒利的盤古七變,感覺周仲龍這個家伙越來越賤了。

  在周仲龍的影子下,張三豐看到了另外兩道身影。

  這兩道身影張牙舞爪,好似在嘲笑他。

  ......

  “大天尊,您看看這周玉龍,現在是越來越囂張了。”

  張三豐沒法,只能尋求玉帝幫助。

  玉帝卻道:“你想打他嗎?”

  “想!”

  “很想打?”

  “特別想打,恨不得拼命。”張三豐擼起袖子。

  玉帝突然笑起來:“你想想就行了,他是本尊,你打得過他嗎?”

  “在我所管某個世界的天庭里,宋朝的時候,文財神曾經喊著讓我批準他跟降龍羅漢單挑。”

  玉帝在空中畫出一道圓鏡。

  圓鏡中顯示出畫面。

  文財神手持笏板,向御座上的玉帝行禮。

  “玉帝,請批準我跟降龍單挑。”

  此話一出,群仙爆笑。

  就連畫面中的玉帝也忍不住大笑。

  “你打得過他嗎?”

  “啊這!”張三豐剛剛擼起的袖子自己垂了下去。

  周玉龍這個混蛋,是仗著他本尊出不了北天門,故意折磨他。

  這么賤的人,到底是怎么成的仙。

  周仲龍手中的盤古七年變為了一個指甲刀。

  咔嚓!

  咔嚓!

  看著若無其事剪指甲的周仲龍,張三豐咬著牙。

  要不是打不過,他非得拿著真武劍,從他谷道捅到他嗓門,讓他自己嘗嘗自己是啥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