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06章 天殘
  感覺自己全身充滿力量的厲池,拿起一本七旋斬。

  武德輝則拿起如來神掌翻看。

  比起根本摸不清頭腦的武德輝,厲池有模有樣的學了起來。

  先是一招旋心動魄,一道光輪自厲池手中凝聚。

  一招飛出,光輪從天殘身旁劃過。

  那些鉗制天殘身軀穴位的尸骨,在光輪面前迅速崩塌。

  厲池太過專注,絲毫沒有察覺自己干的壞事。

  又是一招波來波去,不斷回旋的光輪最終朝著周云龍所在的位置飛去。

  轟!

  停下手的厲池全身一僵,他看著手持一片天蠶網碎片的周云龍,朝著他轉過身來。

  “額......老板!”

  周云龍的身后,也出現了兩人,一位絕美,一位還能看。

  二人活動僵硬的身軀,雙目逐漸轉醒。

  周云龍沒有在意這兩人,而是走到厲池面前。

  “東島長離的七旋斬練得很爽嗎?”周云龍皮笑肉不笑,看得厲池全身顫抖。

  “爽!”厲池露出尷尬的表情。

  周云龍直接給厲池腳踝來了一腳。

  噗通一聲,沒有任何基礎,下盤不穩的厲池直接到底。

  “爽?隨便拿起一本秘籍說練就練,你就不怕把你自己練死?”

  “啊!沒這么嚴重吧?”厲池看著周云龍的目光,一時間害怕起來。

  武德輝看如來神掌看得入迷,可時間久了眼睛會酸,他抬頭揉了揉眼睛,就見一張絕美面孔。

  “是你們救的我們?”

  這道聲音傳來,讓周云龍回頭一看。

  這被封印在天蠶網內的兩人已經蘇醒。

  一個公主,一個侍女。

  不過這個侍女的模樣,有點配不上。

  這兩人身上散溢出龐大的元氣,看起來是吃了可以增壽的寶物。

  “是是是!”起身的厲池看到公主的模樣,一時間忘記了恐懼。

  周云龍掃視了公主一眼,走到天殘面前。

  “醒了就動一動,別磨磨蹭蹭!”

  周云龍這么一說,所有人的目光都放了過來。

  天殘僵硬的身軀逐漸開始動彈。

  咔咔咔!

  骨骼間碰撞的脆響,讓公主與侍女全身一寒。

  公主對武德輝和厲池道:“公子,我們快跑吧?”

  “有老板在怕什么!”厲池一臉自信,這一段時間的認識,直到現在,厲池發現自家老板可能是一個“高手”。

  天殘睜開雙眼時,所看到的第一眼,是一個人。

  這人一身白衣,白衣上繡著一朵蓮花,目光中透露著欣賞。

  “閣下尊姓大名!”

  眼前這個人,天殘看不透。

  “你未來的教主!”

  “教主?”

  天殘有些不解。

  不等天殘疑惑,周云龍一式人間極招霹靂神掌,直劈天殘面門。

  轟隆隆!

  整個洞穴一震!

  天殘的半個腦袋,露在了地面上。

  周云龍一把將天殘從地里面拽出來,提著他的后衣領看向眾人。

  武德輝和厲池驚掉了下巴,公主和侍女也是面容一僵。

  尤其是公主,內心掀起巨大的波瀾。

  天殘,就這么敗了?

  周云龍給她的感覺,就像是在廟宇之中,祭拜一尊尊偉岸的神像一樣。

  那種低眉俯視祭拜之人的神像!

  ......

  十天后!

  港島!

  圖書館里。

  “竟然過去這么多年了。”

  天殘翻著史書,逐字逐句的看完。

  在圖書館里泡了好幾天,天殘也逐漸了解了這個時代。

  被周云龍揍了三天,天殘算是徹底服了。

  而且時代也不一樣,他好像也不能像以前那樣隨心隨意。不過他本身也不是那種放肆過頭的人,他最多只是盡量隨心意,邪派的名號無非是江湖人蓋上去的,又不是平常老百姓給他的。

  混江湖的誰手上沒點些,十個里面九個槍斃,還有一個走在槍斃的路上,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金盆洗手這種事,你除非攢非常多的人緣功德,不然別人也不會鳥你。

  沿海的別野。

  玉帝和周云龍坐在一起看著電視,而電視上播放著老譚的演唱會。

  看著電視,周云龍不時的往玉帝臉上瞟。

  像,實在太像了。

  周云龍都懷疑,電視里的這位會不會是玉帝在人間娛樂的化身。

  院子外。

  厲池愁眉苦練的站著樁。

  反觀武德輝則躺在躺椅上打著呼嚕沒人管。

  “老板,這都站了半天了,腿已經沒知覺了。”下半身已經徹底失去知覺的厲池,開始叫苦起來。

  “你要不是趙得叻的子孫,我早把你一腳踢飛了。”周云龍看著厲池的站樁姿勢,時刻觀察他有沒有偷懶。

  “我那祖宗要是真保佑我,我也不至于從小到大那么慘了。”厲池一聽祖宗這兩個字,心里難受起來。

  他祖上的確闊過,祖宗傳說還成了財神。

  可家里世世代代走過來,也沒過幾代好日子。

  周云龍走過來,拿著棍子敲了下厲池的腿。

  很硬,氣也不通。

  周云龍捏緊棍子,對著厲池的雙膝就是一棍。

  嘭!

  棍子斷裂,厲池沒有倒下,沒知覺的雙腿突然一熱,下半身通氣后,一股舒爽感席卷全身。

  緊接著,一身灰藍色正裝的天殘走進院子,看著還在保持站樁的厲池,夸道:“兄弟不錯啊!”

  “還好還好!”厲池被一夸,苦臉變笑臉。

  天殘走到周云龍面前。

  “想好了沒有?”周云龍問。

  天殘堅定道:“教主,我決定了要當就當真大俠,江湖這種臭水溝,再多的大俠都是假大俠。”

  “還惦記公主嗎?”周云龍突然笑問。

  天殘逐漸露出笑容:“嘿嘿,教主都什么時代了,好看的人那么多,我隨便找一個就行了。”

  “我就不跟您搶了。”

  周云龍眼睛一瞪,天殘立馬逃跑。

  “時部剛剛傳來消息!”玉帝突然出現在周云龍身旁。

  周云龍抬頭看天。

  “啥消息?”

  “三百年前的清朝人穿越到了現代!”

  “什么人?”

  “韋小寶!”

  玉帝話音剛落,一道白光從天空中劃過。

  “韋小寶!”周云龍走到客廳內。

  廚藝精湛的云蘿公主已經將餐桌擺滿。

  看了眼飯菜,周云龍回憶韋小寶這個人。

  韋小寶這個人,很有意思,你不能說他人渣,也不能說他是渣男。

  在那個吃糠喝稀的可笑年代,人渣反而活得滋潤,普通人能活下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韋小寶能從一個春院長大的小混混,成長到那種地步,其實是很理智的。

  在當時的環境下,他比周圍人都要活得通透明白。

  他不認為自己是好人君子,對自己是怎樣的人心知肚明。

  很多人之所以罵他的原因,還是因為他老婆多還各個都愛他,大家都嫉妒了。

  那個男人開后宮不希望老婆們關系和睦?

  嫉妒心,讓人無法好好思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