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104章 衰仔
  停車站!

  周仲龍看著站在站口等車的兩個人。

  這兩個人,正是武德輝和厲池。

  玉帝一眼看去,兩人全身衰氣籠罩,竟然比衰神身上的衰氣還要恐怖。

  等了很久公交的武德輝被太陽照得汗流浹背,他不耐煩道:“你要是不賣車,我們也不至于天天擠公交。”

  厲池卻說:“不賣車?”

  “拜托!一個月音響被偷了八次,輪胎被干爆了七次,上班找車位,還要找幾個小時,投幣還要投到十二點,公司樓下停車停車場一小時三塊。”

  “這車你養得起?”

  早已經習慣這種生活的武德輝擺爛起來。“對對對,我是養不起。”

  “額,車來了!”

  一瞬間,人夾肉,肉夾人,整個公交車擠滿了人。

  在擁擠之中,武德輝手上的文件被擠出了車外,武德輝連忙出來將其撿起,不等武德輝收拾,公交車已經消失在了車站。

  “夠衰!”玉帝與周仲龍相互對視一眼。

  周云龍開著之前的白色保時捷駛向路邊,周云龍帶著黃色墨鏡,從窗戶中探出頭:“我把那兩個衰仔上班的公司買下來了。”

  “你哪來的那么多錢?”周仲龍問。

  “彩票馬場轉了一圈錢剛夠買下來。”周云龍解釋。

  周仲龍看向玉帝。

  玉帝攤手道:“人家孩子和橫財神關系那么好,賺點橫財很正常。”

  三人剛來到公司內。

  就看到一堆人高馬大的社團打手,將厲池圍住。

  周云龍問一旁的員工:“這是什么情況?”

  “他啊!嘖嘖嘖!”這名員工唏噓起來。

  “催債的唄!厲池逢賭必輸干什么事什么事黃,一周前車胎爆了撞了車,賠的褲衩都不剩。明明衰成這樣了,還能堅持活在這個世上,已經是老天保佑了。”

  社團打手將厲池賭到門外樓梯道上。

  對著厲池就是一頓痛扁!

  “啊啊!”

  “啊啊!”

  一聲聲慘叫不斷響徹大樓。

  公司員工們順著樓道看戲,有的露出笑容,有的則不忍直視。

  揍了半天,社團打手們離開。

  武德輝連忙來到樓道,將厲池扶起。

  看到鼻青臉腫的厲池,武德輝也不忍直視起來。

  武德輝無奈道:“我幫不了你的忙,對不起啊!”

  “幫?你幫忙還不是多一個挨揍的。”厲池靠在墻角,他自己把自己都給整無語了。

  “做人一定要做有錢人,我一定發財!”

  武德輝一聽,和厲池靠在一起。

  “你天天說你老祖宗是橫財神,我們倆個從小到大一筆橫財都沒賺到過。”

  “小時候好不容易撿一塊錢被鳥啄走,長大了只能混日子。”

  “你確定你祖宗是橫財神而不是衰神?”

  “誰知道呢!”厲池輕輕摸了下自己臉上的開裂的傷口。

  “嘶!”

  “我看這次去大陸關中,不如干一票走私,一波吃到飽,以后咱們一起好好享受。”

  一道黑影將兩人籠罩。

  “去大陸走私?”

  “你這膽子還真是肥。”

  “不虧是橫財神后代。”

  “這位大哥,有什么事?”武德輝露出笑容。

  周云龍說道:“我是你們的新老板。”

  厲池和武德輝立即起身,一臉苦逼樣瞬間變為笑臉,態度也直接改變。

  “我從來沒見過這么靚的老板!”

  “過獎,我一直這么認為。”周云龍也不客氣。

  “哎,不要說這些沒用的,把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老板您真的靚啊!”

  “不是這句!”

  “做人一定要有錢。”

  “還不是!”

  “走......走私!”

  武德輝全身冒汗,緊緊閉著嘴,生怕自己說錯話,眼前這三個人太高大了,感覺隨便戳戳手指就能把他摁死。

  “老板,我最多就買點做舊的假古董,騙一騙那些不識貨的,我可不敢干這種事!”

  “賣假貨還需要走私?”

  周云龍取出一張地圖:“給你一個機會,你需要去一趟弱水,也就是黑龍江,去找地圖標記的元朝墳墓,找到后打信號彈,等待我們過來。”

  “那里面有些東西。”

  “如果你們把事辦成了,這公司以后就是你們的了。”

  周云龍取出一份合同,這份轉讓合同上已經寫上了他自己的名字,就差寫上厲池與武德輝的名字了。

  “你不會看上里面的天殘了吧?”和玉帝一塊隱身的周仲龍傳音問。

  “第一邪派高手?也就一個活了數百年的老實人罷了。”

  周云龍對這里的天殘腳還算了解,一身實力達到人間頂峰,子彈打身上就跟爆米花蹦頭上一樣,行事隨心隨意,做事也不會做的太過火。

  這種老實人,和龍世瓊挺像的,給個棗就把你當兄弟。

  “那個老板.......”厲池搓手笑問。

  “怎么了?”剛準備走的周云龍回頭看向厲池。

  “有沒有經費啊!”

  周云龍臉上的笑容一僵。

  ......

  一片草木叢生的山坡上。

  “你到底會不會看地圖啊!”武德輝停下腳步,坐在一塊石頭上。

  厲池也隨之停下,回頭看向武德輝。

  “這能怪我?”

  “這荒郊野嶺的,誰會把墳墓坑洞建在這里。”

  武德輝喝了口水,起身走到厲池面前,拿過地圖。

  “地點大概就是這里,都說了不一定要有一個墓碑,也可能是一處大坑洞。”

  “要不直接拉響信號彈?”

  武德輝取出紅色的信號彈。

  厲池連忙拉住武德輝的手:“千萬富翁不想做了?”

  厲池這么一說,武德輝松了手,將信號彈放回背包里。

  兩人繼續尋找,厲池走在最前面,武德輝走在最后面。

  突然!

  “嘶!”

  一條身上滿是斑點的毒蛇,從兩人身邊經過。

  武德輝整個人都跳起來。

  他連忙坐下扒開褲腿,入眼一看。

  兩個血窟窿出現在腳腕處。

  厲池一看,一把抓住武德輝的腿,對著傷口就是一頓猛吸。

  剛吸完毒,厲池也突然跳起來。

  “怎么了?”武德輝也急了,他連忙扶住厲池,詢問情況。

  只見厲池捂住屁股,顫巍巍道:“屁股!”

  武德輝蹲下一看。

  厲池的屁股上也多了兩個血窟窿。

  “我......”

  剛剛厲池給他吸了。

  可眼前這個位置是屁股啊!

  武德輝猶豫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