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94章 女修羅
  幻宗的傳說沈靈了解一點。

  百年前丘處機為求止殺令,與幻宗相遇。

  各國面對鐵木真鐵騎,皆被屠戮殆盡,在止殺令求得前,鐵木真最后將肆意殺戮的一切矛頭指向了幻宗。

  后來幻宗突然消失,丘處機求得止殺令,來自殺戮的浩劫因此結束。

  八思巴給沈靈講起幻宗。

  【幻宗是一個古老的流派,起源于西方,后東遷至西域之地。】

  【他們的宗主稱男相與女相,歷代雙相皆為夫妻。】

  【男相練的是切肉彎刀,女相練的是腐人心智。】

  【正好印證了色是刮骨刀!】

  【之后漢朝佛教東傳,幻宗吸收了佛教阿修羅精要,男相更加好斗暴怒,女相更加端正美麗。】

  【他們功法名為《業報交征四化修羅法》,女相練女篇,男相練男篇,修煉時男女必須相愛,不然功廢落入地獄道,最高境界的似天非天亦非人,可控制萬眾心智掀起一場修羅場,造成兩國大戰生靈涂炭。】

  【修羅場可以讓男女相的功力更上一層樓。】

  【所以,很多王朝都會千方百計的將其毀滅。】

  【那個女人,應該就是女相了。】

  “掀起兩國大戰,這么可怕?”沈靈被嚇了一跳。

  “那宋兄怎么辦?”

  【天塌了你都不用怕他出事,作為白蓮教大弟子,他之所以能成為大弟子,實力肯定在眾弟子中是第一位。】

  【何況普天之下,現在誰敢摸白蓮教的虎須。】

  【不提花云和龍世瓊,就現在的四大法王,這幾年過去了,實力肯定今非昔比。】

  【我感覺,這宋刑天和那個幻宗女相關系不一般,兩人看起來以前就認識。】

  “額!”八思巴這么一說,沈靈回憶起宋刑天與幻宗女相碰面時的畫面。

  宋刑天的眼神透露著尊敬,這種尊敬很熟悉,有點像見到親爹親娘時的樣子,而且兩者見面時宋刑天的膝蓋差點彎了下去,有點想跪又不敢跪的樣子。

  “會不會是母子?”

  【九成概率!】

  “你能直接看我的記憶,能不能看他們的記憶?”

  【暫時不能,得等我半年后重聚元神。】

  “我記得佛教不是沒有元神這個說法嗎?”

  【以前的確沒有,可隨著佛道聯系越深,相互印證下,元神修行開始統一,實話說元神的確是一個好東西,能夠更有效的溝通萬物連接萬物。】

  【我現在只是一道無形無質的意識,不使用神通的情況下,對外界事物的觀察全都要依靠你。】

  【這幾個月過去,我也恢復了一些神通能力,宿命神通告訴我,這個宋刑天和上界有關系。】

  “上界,飛升之后的世界?”

  【暫時不知,我征得阿羅漢果位境界后就被周仲龍打死了。】

  “我能說你活該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既然選擇了那就要一路走下去,如果后悔了,那就是對自己過去所做一切的否定。】

  廂房的房門突然被推開,宋向薇出現在屋內。

  “哎!”沈靈被嚇了一跳。

  “快點快點!”宋向薇走過來將沈靈一把從床上拉了下來。

  沈靈頓感胳膊生痛,宋向薇的雙手就像液壓鉗一樣。“怎么了,宋老妹,有話好好說!”

  沈靈從床上下來后,宋向薇著急道:“我哥是不是還和那個騷尼姑在一塊?”

  “還在!”沈靈點頭。

  宋向薇一聽,又急了。

  “好你個騷尼姑,看我凍死你!”

  宋向薇快速離去。

  某處廂房里。

  宋刑天看著坐在眼前的女人,盡顯無奈之色。

  與之前的僧衣不同,女人換上了一身貼身無袖掛脖榴裙,緊貼皮膚的輕紗更是勾起男女欲望。

  “我和向薇已經離開將近十六年了,你還要糾纏我們多久。”

  女人卻道:“可哪里終究是你們的家。”

  一聽到家這個字,宋刑天怒聲道:“家?是回去繼承那個老家伙的修羅相?”

  “還是讓向薇繼承你的修羅女相?”

  女人聽后,一副心痛的樣子,捂著胸口道:“孩子加入了白蓮教翅膀硬了。”

  很快,女人又畫風一轉:“你爹可不敢動你和你妹妹,現在更不可能讓你繼承男相和女相。”

  “那你來作甚?”宋刑天背過身。

  “想看看你,你爹也想看看你。”女人起身走到宋刑天身后。

  “好你個騷尼姑,騷賤妖女,竟然敢勾引我哥!”

  一道聲音從門外傳來。

  “向薇!”宋刑天大驚。

  身在門外的宋向薇一腳將大門踹開。

  嘭!

  宋向薇剛準備踏門動手,臉部迎面撞向一處柔軟處。

  很溫暖!

  無法呼吸了!

  宋向薇反應迅速,一把將眼前柔軟的障礙推開。

  入眼一看。

  正是之前的女尼,只不過現在換上了一身傷風敗俗的紅裝。

  宋向薇正準備拔刀。

  “好你個......嗚嗚嗚......”

  “向薇,讓娘好好看看!”女人再次宋向薇抱住。

  再次無法呼吸時,宋向薇的第一感受。

  這個大小,起碼是f!

  你這個女人,走路甩起來不嫌疼?

  不知道為什么,當眼前這個女人將她抱住的時候,她竟然沒了動手的心思。

  女人雙手輕輕撫摸宋向薇細膩的臉蛋。

  沒有任何胭脂水粉,卻勝過了天下大部分女人。

  身段上更是繼承了她。

  天生媚骨卻被一股冰清玉潔的力量遮掩起來,應該是她修煉的功法所致。

  面對如此情況,宋向薇一臉不敢置信,她大叫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遇見這么狗血的橋段!”

  “哥到底什么情況?”

  女人看向宋刑天,略有疑惑:“你沒告訴向薇?”

  宋刑天道:“為什么要告訴她?難道讓她對幻宗這種骯臟之地有幻想?”

  宋向薇掙脫開女人的懷抱,與兩人拉開距離。

  “等等,讓我緩緩!”宋向薇扶住額頭,臉色一冷:“怎么突然多出來一個親媽!”

  宋向薇逐漸冷靜下來。

  “幻宗?”

  “哥,你竟然敢瞞著我!”

  “向薇,回去再說。”宋刑天走到宋向薇身旁。

  宋向薇絲毫不在意形象,她眉頭緊鎖鼻孔睜大:“回去?今天你不解釋清楚,你就別想回去,你要是敢跑,我就跑回總壇找教主,打你小報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