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90章 授課
  第二天醒來。

  朱棣從桌上醒來,隨即全身酥麻,四肢瞬間沒了知覺。

  “嘶!”

  “殿下,您怎么了?”小李看朱棣眼神不對,立即上前查看。

  “麻了,麻了!”朱棣咬著牙說道。

  “啊!”小李立即明白了朱棣的意思,連忙替朱棣捏揉四肢。

  一名弟子走了過來,將地板一掀,一張床竟然彈了出來:“嘖嘖,這里有床,你為什么不睡床上。”

  “為什么......不早說?”朱棣鼓著臉,他依舊沒有緩過來。

  這名弟子笑道:“看你沉迷書中,也就沒打擾你。”

  “哈!”那種酥麻無力還抽筋的感覺緩慢消散,朱棣也終于舒了口氣。

  小李將一旁提前準備好食盒打開。

  “殿下,都是廣東的早茶,您嘗嘗!”

  “吃的這么奢侈?”食盒內的東西,朱棣也是頭一回見。

  吃完了早茶,朱棣和小李離開藏書閣朝著演武場走去。

  這一次,朱棣沒有迷路。

  四周小路無人,朱棣終于道:

  “這白蓮教不是苦己利天下嗎?”

  “他們怎么吃的比光祿寺還好!”

  “小李,你得實話實說,不管你說什么我都恕你無罪,反正現在這里就咱們兩個。”

  小李一聽,則道:“殿下,這奴婢說句心里話,這白蓮教治下北方各地,過的比南方好。”

  “您也看到了,來時那些村戶的百姓,早上都吃著肉,一個個臉上帶笑。”

  朱棣經常在外體驗貧苦生活,自然知道南方情況。

  北方的稅,因為白蓮教的緣故,他父皇收稅收的比較低,反而江南地區收的狠。

  來的時候他還特地請教了太子,詢問情況。

  這北方百姓直接無視了他父皇定下的戶籍管理,地主與佃農這兩個身份,在白蓮教的輻射區域,已經成了歷史。

  在白蓮教的輻射區域里,百姓有自己地不說,還有白蓮教建立的書院免費讀書寫字。

  這些白蓮弟子,經常深入村莊,宣揚人生來平等的言論。

  威脅,大大的威脅!

  年僅十歲的朱棣,就感受到了威脅。

  這個威脅,不是對他的威脅,是對父皇對兄長朱標的威脅。

  他是燕王,一個十歲的燕王,來時父皇告訴他,未來要讓他就藩北平。

  一聽到就藩北平,他就明白,他父皇想要穩住白蓮教,想要維護自己在北方的統治,希望以他的能力,能在白蓮教混個不錯的地位。

  但永遠不要把別人當傻子,他父皇的腦袋瓜子再聰明,還能逃過神仙的眼睛?

  以白蓮教的氛圍,他是不可能出事的,更別說這些白蓮教弟子,根本就沒在乎過他的身份,沒有因身份疏遠他,反而以平等的眼光看待他,沒事還能相互交流交流。

  這就很好!

  以后白蓮教認為天下腐朽,忍不住想對朝廷動手,把皇帝拉下馬,他也不會出事,到時候說不定,他也會加入造反行列。

  今年,父皇沒少殺人,文人殺的最多,下來就是那些商人。

  十天前,父皇還說,若是孟子在他治下,他絕對會砍了孟子。

  孟子在白蓮教的儒教廟宇里,香火比孔圣人還要多。

  這矛盾也就來了。

  母親在的時候,有母親罵,父皇不會做的過分,可若母親薨了呢?

  以父皇的功力,絕對能活很久。

  人活久了,就成精了,成精了心思就多了,心思多了矛盾就來了。

  白蓮教的重生,是必然結果,誰也無法阻止,白蓮教的強盛更是如此。

  一年前周云龍用錢糧換白蓮教的名號和殘余教徒,算是給了一個面子。

  面子給一次也就夠了!

  不是他沒良心,對于這個父皇,他沒有多少念想,反而希望母親能少操心,如果有機會,干脆讓母親也入教。

  “誰能想到,當初對外宣稱是江湖門派的白蓮教,用了半年時間就成了朝廷也無法對付的龐然大物。”

  “反正沒咱們什么事,我聽說這白蓮教內部有一種活死人肉白骨的靈藥,你有機會去醫道院的藥膳房問問。”

  “殿下,您!”小李有些不敢相信。

  “別說了,這地方挺好,先去演武場,找負責傳功的師兄師姐學學天合功。”

  來了演武場,上千名弟子聚集于此。

  這演武場上的兵器全部被挪走,四周擺滿整齊排列的蒲團。

  如此場面,朱棣很喜歡。

  他就喜歡這種熱鬧的環境。

  朱棣剛好看到了宋向薇,于是走來問:“今天是怎么了?”

  宋向薇解釋:“每月初,是大課堂時間,老教主也會來講一炷香時間的文化課。”

  “什么是文化課?”朱棣好奇。

  “文化即是知識,涵蓋一切的知識,天文地理算數三教九流樣樣都有。”宋向薇坐在身后的蒲團上,手拍了拍旁邊的蒲團。

  “等會兒,你和你身邊的小太監就坐這兒,也不要說話,靜靜聽就是。”

  朱棣和小李坐在了宋向薇身旁,也沒有多說什么。

  逐漸的,演武場安靜了下來。

  弟子們坐在相應的位置。

  最前方的高臺之上,一位身穿灰衣的人,走了上來。

  朱棣看不清其面貌,可看到身旁宋向薇那一副崇拜的目光,他也就知道是誰了。

  周仲龍,父皇最想見的人,也是最想殺又不敢殺的人。

  周仲龍走上來后,李日浩夫妻也跟了上來。

  周仲龍坐在椅子上,旁邊的木桌上放著一杯剛端來的茶水。

  朱棣睜大眼睛豎起耳朵,可下一秒他又疑惑起來。

  一旁的人,包括宋向薇在內,紛紛拿出紙和筆。

  筆沒見過,很短很細頭部像針,紙也沒見過,又白又硬。

  宋向薇察覺到朱棣的目光,于是傳音道:“這叫記筆記,將老教主的言語行為都記錄起來,日后考試可能要考。”

  “不過今日的老教主,和以前比起來變化好大!”

  “好帥好美啊!”

  朱棣:“???”

  看到宋向薇那一副突然怪異的精神狀態,朱棣一時沒反應過來。

  整個演武場的氛圍,也變得奇怪起來了。

  朱棣能感受到一股熱情,這股深深的熱情,這讓原本就炎熱的演武場,變得更加燥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