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74章 至北平
  不管何時,繁花樓四周的環境,始終四季如春。

  北平的繁花樓,一朵朵花瓣,不知從何處不斷飄落。

  沈靈與玉珠來到這繁花樓下。

  沈靈抓起一片飄落的花瓣,聞了聞花瓣散發的幽香。

  “這繁花樓貝闕珠宮,比咱們沈府還有明皇的皇宮還氣派。”

  “起碼皇宮不會四季如春。”

  這繁花樓的環境為何四季不變,沈靈搞不清清楚。

  第一代樓主花柳夫人,在那個時代,奇門術法當世一絕,讓一小塊地方四季如春,還是沒有問題的。

  繁花樓大門敞開,顧客來來往往。

  許多人進去,就再也不想走了。

  這代繁花樓的樓主雖喜金銀,可也是正牌人物,全都是正當買賣。

  可就因為是正當買賣,卻換來了無數人的窺視。

  因為繁花樓把控的地方,已經把好人能做的買賣,做的差不多了。

  江南要不是有個沈家,繁花樓在這柳名歡與笑春風的能力下,恐怕已經把生意做遍了天下。

  到現在為止,老朱家都眼饞沈家與繁花樓的買賣,可迫于大明市場的穩定,又只能干瞪眼。

  只要不造反,還是好商量的。

  進了繁花樓,沒有嘈雜的聲音,也無彌漫的煙酒,唯有讓人身心愉悅的花香。

  低吟的淺樂,從耳邊流淌而過,讓人全身放松。

  繁花樓有一個好處,就是茶酒免費。

  這個優惠可能會帶來很多白嫖的人。

  可時代不一樣,這個時代很看面子,你真的蹭吃蹭喝久了,就算繁花樓不計較,別人會看不起你的。

  來順天繁花樓,除了一觀玉觀音的身姿,還要嘗嘗繁花樓的酒。

  所謂寅虎迎春。

  此酒喝下能讓人順心。

  除了這個,它還便宜。

  老百姓也能喝得起。

  這世上不順心的事太多太多。

  人們總會借酒消愁,可酒喝的越多,心里越愁。

  唯獨這寅虎迎春,喝了后內心會逐漸平復下來。

  沈靈帶著玉珠進了一處靠窗的雅間,讓小廝準備了山珍海味。

  沈靈喝著酒靠著窗。

  玉珠則坐在一旁,給沈靈剝著河蝦。

  春天的河蝦肉質鮮美,用大蔥爆炒,鮮美入味。

  沈靈嘗著酒味,一種說不上的甘甜與清新,讓沈靈鼻腔與喉嚨逐漸舒暢。

  街上,走來一人。

  看到這人沈靈將酒放下

  此人身高九尺,一身黑色僧衣,頭發有點散亂。

  四周百姓見了此人,紛紛上前招呼。

  面對此人,百姓們都是崇敬。

  身高九尺,身穿黑袈裟。

  之前大補過江湖知識的沈靈,知道此人的身份。

  九尺神龍!

  龍世瓊。

  一身偉力,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三百里白蓮川,都是此人搬山卸嶺所鑄。

  此人的力氣有多大,到現在都沒有一個明確的頂點。

  這種能靠肉身搬山卸嶺的存在,不是神佛人物,沈靈都不信。

  半年前白蓮教滅亡,后加入新白蓮,成為白蓮左使。

  對于龍世瓊那一身肌肉,沈靈很羨慕。

  他后悔自己沒有聽哥哥的話。

  明初尚武,威武雄壯就是帥的代名詞。

  他這細胳膊細腿面白粉嫩之人,在這個時代,只能被稱為斷袖反串。

  明中后期,這陰柔之風就逐漸盛行了。

  每個朝代的中后期,陰柔之風似乎都會盛行。

  這其實是一種輪回。

  戰亂時代,粗獷之人雄壯之人,必然能在戰場上大放異彩,可陰柔之人大部分只能成為朝代末期的悲哀。

  直到新朝建立,粗獷之風會在初期碾壓陰柔之風,之后戰亂較少人們去追求“美”,陰柔之風則碾壓粗獷之風。

  這漂亮帥氣可以,但也不能細胳膊細腿,掰手腕連玉珠都掰不過。

  龍世瓊進了繁花樓,熱鬧的街道聲音逐漸小了許多。

  “少爺,羨慕嗎?”玉珠將蝦仁喂給沈靈。

  “羨慕啊!怎么可能不羨慕,誰不想這樣?”這時候,沈靈不可能說說什么不羨慕的違心話。

  何必為了嘴硬,去折磨自己的心呢!

  “今天,我總感覺會出什么事。”

  ......

  龍世瓊來到繁花樓頂層。

  笑春風與柳名歡出門相迎。

  “龍左使別來無恙!”

  龍世瓊笑道:“近些日子閉關念佛,終于戒了粗口的毛病。”

  兩兄弟一聽,心中大驚。

  九尺神龍吞云吐霧,能用唾沫星子把人淹死的事,老江湖都知道。

  不罵人的九尺神龍,這神龍二字,就有些沒有靈魂了。

  “龍左使,請!”

  笑春風與柳名歡讓開道路。

  “請!哈哈哈!”

  龍世瓊笑著走入門中。

  柳名歡讓幾位小廝搬來一張大椅子。

  龍世瓊坐下后,解釋起自己來的原因。

  “這玉觀音的事,被人宣揚了出去。”

  “三人成虎眾口鑠金,現在江湖上對玉觀音的事,越說越離譜。”

  “都扯到梁武帝滅佛寶藏的事身上了。”

  柳名歡與笑春風走到龍世瓊耳邊。

  笑春風先道:“龍左使,你是不知道,這玉觀音的確和梁武帝的寶藏有關系,不過沒有直接關系。”

  “額,還真是!”龍世瓊睜大眼睛。

  柳名歡又道:“這玉觀音里,有一篇佛門功法。當初梁武帝能夠蕭氏的互相殘殺中活下來,全靠這篇佛門功法。”

  “后開稱了帝,做的壞事太多了,梁武帝為了能讓自己心里過意得去,就開始拜佛。”

  “這篇功法,修元神凝練精氣神,能夠引動江水山海移天換地,學成了這篇功法,就能通過功法的能力,找尋到寶藏的蹤跡。”

  “可惜,這世上沒多少人能學會。”

  “有多難學?”龍世瓊疑惑起來。

  笑春風沒有猶豫,直接把這篇佛門功法拿了出來。

  “玉觀音在紅月之下,可照耀出內壁隱藏的細小文字。”

  “這是我們摘抄的。”

  龍世瓊接過幾張白紙,翻了翻。

  里面的字,都是梵文,梵文龍世瓊也認識,只不過這些梵文內容,怎么有股子魔道的味兒。

  “這功法煉腦子,以意驅武,需要天生魂魄凝練強大之人才能修煉。”

  “這種人還必須沒怎么練過武。”

  “沒練過武就煉腦子,肯定會攪成漿糊。”

  不知為何,龍世瓊總感覺這篇絕世功法,會便宜了某個欠打的小子身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