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73章 玉觀音
  歐陽鋒看到即將遠去的花云,將其叫住。

  “你要幫她報仇?”

  “你看上她了?”

  這兩句話,并沒有讓花云回頭。

  花云背對著歐陽鋒道:“看不慣!”

  “僅僅是看不慣?”歐陽鋒又問。

  “對,就是看不慣。”上馬后,花云留了最后一句話。

  花云走后,周云龍走了出來。

  他從女人的籃筐里取出一枚雞蛋。

  “這個雞蛋就是給你報仇的報酬。”

  周云龍捏碎蛋殼,里面的蛋清和蛋黃在入手的一刻,已經熟了。

  一口將雞蛋吃下,周云龍來到歐陽鋒身旁。

  “人的良心是有棱角的,做壞事這些棱角就會在內心里翻滾,刺痛內心。”

  “可如果,沒良心的事做多了,棱角也就被磨平了,良心自然也就不會疼了。”

  “當有人問我,做好人快樂還是做壞人快樂時,我會選擇后者。”

  “因為這些人的內心永遠不會痛,他們做的壞事越多,內心就越快樂。”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而我們的活法,就是讓這些壞人后悔活在這個世上。”

  “見了就要救,看了就要管。”

  周云龍不再多言,他來到拴馬的地方。

  坐上馬,他離開了客棧。

  歐陽鋒臉色蒼白,他望著周云龍遠去的身影久久不語。

  女人一直在等,等到了第二天。

  有幾個身上繡有白蓮的人,駕著兩輛馬車,來到了客棧門口。

  他們將許多大麻袋放到了門口,也沒有多說什么,就離開了客棧。

  歐陽鋒拆開其中一個麻袋。

  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

  頭!

  全都是頭,血肉模糊的頭。

  后來,歐陽鋒終于想通了一切,走出這片荒漠。

  他聽說,江湖有一群人,他們見人救人,見災救災。

  他們的身上都有一處相同的標志。

  白蓮!

  這些人曇花一現,只出現了一年,就徹底消失在了世上。

  歐陽鋒想去找尋他們,可找遍了天下,都沒有找到他們的蹤跡。

  離開了客棧!

  周云龍回了家。

  周仲龍如往常一樣,做了午飯。

  吃完了飯,周云龍洗掉自己身上的黃沙,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

  躺在床上,拿起掛在胸前的海納珠。

  “看夠了?”

  “沒!”

  “沒看夠?”周云龍起身靠在床頭。

  “我吃了兩天的沙子,也見識到了被情折磨的人。”

  “這對你來講無所謂,可對我來講,是一種新認識。”

  “我沒有被感情折磨過,我上輩子有真心愛我的人,也有背叛我的人。”

  “敢愛敢恨,沒有后悔。”

  “直到這兩天,我才知道,原來失敗的感情如此折磨人。”

  “歐陽鋒內心是無比后悔的,可事已成定局,后悔已經來不及了。”

  “我唯一想不通的,就是歐陽鋒為什么不把事情告訴他大哥。”

  “他是一個孤兒,他大哥將他拉扯大,還有什么事,是兄弟間不能說的。”

  柳神道:“正如你曾經所說,我是一顆沒有性別,卻有著女性思維的柳樹,我不用思考人類過多的男女情愛。”

  “只需要在每年的開春,綻放出一抹翠綠。”

  “愛與愁我沒有接觸過,曾經的我一直在戰斗,直到遇見了你。”

  “你給我的感官不一樣。”

  “我真的很好奇,你是如何變成如此模樣。”

  “上輩子到這輩子的轉變,要多虧了父母。”周云龍將海納珠握在手心,閉上雙眼。

  “世上每一個人好人的背后,自然有一對完美善良的父母。”

  “我慶幸自己能被撿到。”

  “每天都在感恩!”

  周云龍再次躺床上,沒過多久就閉了眼。

  睡的很安詳!

  ......

  經歷了數天的斗爭。

  沈靈進入了江湖。

  除了沈靈自己,還有玉珠陪同。

  至于沈萬三會不會派人暗中保護。

  這根本不用去思考。

  蘇州城。

  一處酒館里。

  玉珠將沈靈的酒杯奪過。

  “少爺,酒色財氣歌里說,酒是穿腸毒藥,色是刮骨鋼刀,財是下山猛虎,氣是惹禍根苗。”

  “您四樣全占,這是大禍根!”

  “尤其是混跡江湖,這四樣樣樣致命。”

  沈靈又重新拿出一個杯子,給自己繼續倒了一杯。

  “這酒又醉不了人,喝多少也是一泡尿的事。”

  “我這個人天賦異稟,喝酒就沒醉過。”

  “在應天府的權貴圈里,人稱酒胃仙!”

  沈靈一口悶。

  玉珠見沈靈臉不紅心不跳的,身上也無酒氣。

  “還真沒事。”

  “這地方的酒,不如咱們家里的好喝,但它解渴!”沈靈又喝了一杯。

  喝的同時,沈靈豎起耳朵,傾聽四周。

  這地方魚龍混雜,蹲這里總能聽到一些可靠消息。

  不管傳聞也好假消息也罷,如果你只是想得到一些消息,在這酒館里,你永遠可以相信別人的嘴。

  “最近繁花樓舉辦鑒寶大會,其中有一尊玉觀音,聽聞這玉觀音乃是梁武帝信佛時親手雕刻。”

  “佛教鼎盛之時,哪怕是小小的木魚,也是純金打造。”

  “后來物極必反,百姓皆入佛教,梁武帝親手滅佛,這尊玉觀音也隨著當初那場滅佛銷聲匿跡。”

  “南朝南梁蕭氏為爭奪帝位互相殘殺遲早滅亡,梁武帝早有預料,滅佛時將能夠搜刮的錢財藏了起來,希望后人能夠在微末之時,以此錢財再建梁國。”

  “這寶藏的秘密就在這玉觀音里面。”

  “就算傳聞是假,很多人也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想法。”

  “很多人準備去北方北平的繁花樓,一觀玉觀音。”

  “北方乃是白蓮教的地盤,想搶奪玉觀音或者故意鬧事,會死的很慘,我勸你最好不要打其他主意。”

  “就算玉觀音看不了,這鑒寶大會也不止玉觀音一樣。”

  “運氣好,還真能混上一件。”

  沈靈聽完,身體有了觸動。

  沈家對錢財敏感的基因,在此刻發作。

  他有一種沖動,有一種想要探究玉觀音秘密的沖動。

  “少爺,您不會想著玉觀音吧?”玉珠的聲音,將沈靈從這股沖動中拽了回來。

  “怎么可能,我有賊心沒賊膽,觸繁花樓眉頭的連全尸都留不下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