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72章 睡醒
  “你這個朋友,算是風流成性。”

  “喜歡別人的老婆,愛而不得心生嫉妒。”

  “為了這個女人,他開始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幻想著其她人就是她。”

  “先是勾引了朋友的新婚妻子,害得朋友心碎離家。”

  “之后在蘇州騙了一個女人,說要娶她最后又食言,害得別人精神上得了臆癥。”

  “在這期間,處處留情,不知道耽擱了多少姑娘。”

  “你們兩個喜歡同一個人女人,只不過那個女人不喜歡你這個朋友。”

  “他嫉妒你,所以沒有告訴你,那個女人一直在等你。”

  “那個被黃藥師騙了的女人,找過你。”

  “如果那個女人真的給你了很多很多錢,你會不會殺了他?”

  歐陽鋒內心五味雜陳,他思考了很久,他沒有去思考這些人為什么會知道這么多,還如此的了解他。

  這些人,像是一群旁觀之人,他們以俯視的方式看待一切。

  他們沒有伸手,也沒有說多余的話,只是向他陳述了一個事實。

  “我不知道!”歐陽鋒再次沒了精神。

  他沒有再多說,轉身朝著臥室走去。

  花云見歐陽鋒離開,起身走到篝火前。

  龍世瓊掰了一塊肉下來,遞給花云。

  花云接過肉,將赤劍放在一邊,也不怕燙,坐地上吃了起來。

  龍世瓊又將一條羊腿架在火架上,給羊腿抹上油和調料。

  花云吃著肉,感嘆道:“我還是第一次見這種被感情差點折磨瘋的人。”

  “你以前不是一樣?”龍世瓊轉著羊腿,羊腿發出滋滋的響聲。

  花云對于以前的痛苦毫不在意:“我比他冷靜比他直接,我不會去置氣折磨自己,如果出了事,我會去磨劍。”

  龍世瓊拿起剛才烤好羊腿,吃了一口,說道:“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女人,一種女人。”

  “你這跟沒說一樣!”

  “我還沒說完!”龍世瓊將手上的羊腿再次放到烤架上拷起來,然后解釋起來。

  “天干地支極陰極陽,兩者之間之所以相互吸引,是因為他們各不相同。”

  “用世尊的話來講,就是兩個相性差不多的死傲嬌待在一塊,終究是無法在一起的。”

  “傲嬌?”花云不理解這個詞。

  “就是兩者間相互喜歡,但都死鴨子嘴硬不說,最后一起活受罪。”龍世瓊給出了一個非常容易理解的解釋。

  “正所謂,猶豫就會敗北,果斷就會白給,青梅不敵天降,死傲嬌毀一生,都是字面意思。”

  “你這些都是什么歪理!”花云對龍世瓊的話語越發不理解。

  龍世瓊卻道:“你一輩子就一個老婆,肯定不懂這些,我之前去過一個很有意思的世界。”

  “那個世界可謂是醉夢生死曇花一現,任何事物猶如云煙般飛逝,跟不上前方的腳步,只會越跑越慢,最后成為時代的塵埃。”

  “我說的這些有些歪,但句句在理,不得不承認,坦誠一點可以解決大部分問題。”

  “羊腿烤好了沒有?”方獅雄四人走了過來。

  龍世瓊將羊腿分成四塊,分給四人。

  六人坐在一起吃著羊肉。

  今夜沒有風沙,火燒的很旺。

  第二天早上,天很冷霧氣很大。

  醒來的歐陽德感覺衣服有些潮濕。

  走出門外,篝火已經熄滅,冒著些許青煙。

  整個客棧,只剩下周云龍與花云二人。

  “其他人呢?”歐陽鋒問。

  周云龍回答:“走了!”

  “那你們兩個為什么不走?”歐陽鋒疑惑。

  周云龍突然露出笑容:“想和你談談心,談談黃藥師。”

  “你還好這口。”歐陽鋒也露出笑容。

  “我不好這口,黃藥師這個人這么渣,卻依舊有這么多人愛著他,我羨慕他。”周云龍說完,笑容也逐漸消散。

  這時候,歐陽鋒已經不再把周云龍當小孩看待。

  三個人圍在桌前,周云龍取出一瓶酒,和三個玻璃杯。

  酒瓶和周仲龍的酒瓶一模一樣。

  歐陽鋒打起了退堂鼓。“這酒喝兩口就倒了!”

  “這酒不會醉。”周云龍打開瓶塞,給杯子里倒滿。

  “喝多了心會痛!”

  “有多疼?”歐陽鋒拿起酒杯,欣賞陽光下散發著光芒的酒杯。

  “你內心有多痛,心就有多痛。”周云龍將杯中的酒飲盡。

  周云龍面無表情,臉不紅心不跳。

  花云喝后,也是一樣。

  到了歐陽鋒這里,他試著抿了一口。

  “呃,咳咳咳!”

  歐陽鋒趴在桌子上,一股鉆心的痛,讓歐陽鋒差點沒緩過來。

  酒烈到了極致,根本就不是人喝的。

  花云傳音問:“教主,這酒多少度,勁怎么這么大?”

  “九十六度伏特加,三百塊錢一箱。”周云龍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兌果汁味道會好一點。”

  過去了半天,歐陽鋒緩了緩。

  “不喝了不喝了!”

  歐陽鋒認慫了,對于眼前這兩個面無表情的狠人,他是真的佩服。

  周云龍和花云看起來還在喝。

  殊不知兩人的掌心,冒出一滴滴水汽。

  這些水汽散發著濃重酒精味,在聚于掌心的瞬間快速揮發。

  這玩意比酒精還猛。

  真喝?

  怎么可能!

  要不是歐陽鋒功力不錯,恐怕已經中毒垂危了。

  三人聊了很久,逐漸的歐陽鋒說起自己的過去,還有一些細節。

  在交流中,歐陽鋒第一次表露出了后悔。

  “有人來了。”周云龍放下酒碗。

  歐陽鋒還捂著肚子,朝著門外看去。

  來了一個人。

  她的背影很美。

  歐陽鋒走出門,看向這個女人。

  “你找我?”

  女人依舊背對著歐陽鋒,對其講道:“我想找個人替我弟弟報仇。”

  花云也走了出來,他看著這個背影,問道:“誰殺了你弟弟,你為什么要為他報仇。”

  女人講道:“幾天前,有一群太尉府的刀客,經過我家的門口,我弟弟他年少無知,得罪了其中的一個人,他們就把他殺了。”

  花云:“你轉過身!”

  女人轉過身,她手上提著一籃雞蛋,遠處還拴著一只毛驢。

  女人長得很好看!

  “你沒說實話,我看是那些刀客看上了你,你弟弟為了保護你,死在了那些刀客手上。”

  花云通過女人神色的變化,確定了自己所說。

  他朝著遠處所拴的寶馬走去,順帶取出一張遮擋風沙的輕紗,將自己的臉蒙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