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71章 橋梁
  “你一個小孩子竟然懂這么多。”

  歐陽鋒發現自己找錯人了。

  周云龍的話,也給了他觸動。

  和周仲龍之前給他的觸動一樣,這些人中,每個人的言語,都在洗涮他的過去。

  這些話,每句都在刺痛他的內心,可又不得不聽下去。

  他想拒絕,內心又無法徹底拒絕。

  他想去后悔,他想去翻越被黃沙逐漸掩蓋的山丘。

  “我是小孩沒錯,每個人都會因為年齡問題,產生很多誤解。”

  “年齡小,不代表懂得少,年齡大,也有井底之蛙。”

  “你就那么點感情經歷,何必因為這點小挫折就去折磨自己。”

  “就你這臉,刮掉胡子,好好收拾一下,出去闖蕩江湖,闖出名聲了,肯定會有無數女人追著喊著要嫁給你。”

  周云龍的話,就像大巴掌,一巴掌下去,還要給你揉揉。

  “你困嗎?”周云龍問。

  “我剛睡醒,怎么可能困!”歐陽鋒給自己倒了一碗清水,水是從井里打出的,喝盡肚里發寒。

  周云龍指著自己的腦袋:“喝酒睡覺,跟沒睡一樣。所以,你現在不只是心困,腦子也困。”

  歐陽鋒眼皮一沉。

  這么一說,他的確有些想去睡覺了。

  歐陽鋒看著依舊精神的周云龍,問:“你晚上不睡?”

  “我喜歡在晚上看月亮,所以很少睡,除非是陰天。”周云龍將書放下,準備起身朝外面走去。

  “你去哪?”

  “看月亮!”

  山丘上。

  周仲龍一家三口坐在一起。

  周仲龍抓起一把沙土,將手張開,沙土一吹而散。

  “九星中有一兇星五行屬土,名叫五黃。此界今年五黃臨太歲,土克水,到處都是旱災。”

  “我曾經說過,見了就得幫。”

  “我會暫時開一扇門,你召集一些弟子,能救幾個是幾個。”

  “難道只能看一步走一步?”周云龍有些不理解。

  “你想全救,那是救不完的,時間根本不夠。”周仲龍取出海納珠。

  “這里面的世界正在孕育,到時候等世界孕育完成,我們可以把它當做一個中轉站,這樣你就可以建立境界與境界間的橋梁。”

  “這座橋梁,只有兩樣東西。”

  “一個支點,一座小橋。”

  “海納珠的小世界就是小支點,橋就是通道。”

  “橋梁可以無限延伸,甚至可以撬動一個大宇宙。”

  “大宇宙運動時,每分每秒所產生的能量近乎無窮無盡。”

  “橋梁可以像插吸管一樣插進去,依靠大宇宙產生的能量,橋梁自然可以無限延伸下去。”

  “宇宙與宇宙之間是遙遠的,通過支點與橋梁長度的調節,它可以讓兩個大宇宙平衡在一起。”

  “平衡在了一起,宇宙自然也就相互聯通了。”

  “你若想讓你的白蓮教開遍諸天萬界,還需要的等待一段時間,人需要等待,萬事萬物更需要等待。”

  “這一次,大家伙可以在這里多待一段時間。”

  “那明天就讓花云留下來,剩下的人散到各地,能救一個是一個。”周云龍不再思考其他問題。

  也不嫌沙土臟了衣服和頭發,周云龍躺在地上靜靜望著天空。

  ......

  躺在床上的歐陽鋒始終無法入睡。

  他的確很困,可心中復雜的想法,一直讓他無法安心入眠。

  他起身走出房間,來到門外,就看到一身紅衣的人,坐在門口洗劍。

  這個人從氣質上看起來年紀很大,黑發黑眉并不怎么顯老。

  耀眼的紅衣上,繡著一朵白蓮,在月光之下,紅衣黯淡無光,白蓮隱約發亮。

  今天,花云洗劍洗的有些遲。

  歐陽鋒走到花云身上,看到花云手上的赤劍,問:“你殺了多少人。”

  花云將劍上水跡甩去,月光照耀下,劍身散發著一股鐵銹的味道。

  “我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那時候我整個人都瘋了,殺著殺著,劍就紅了,之后怎么洗都洗不掉。”

  歐陽鋒沒有從花云臉上看到什么痛苦,反而一副解脫與自然。

  眼前這個男人,讓他有些羨慕,他也想這么自然。

  花云將劍放入劍鞘,抬頭看向倚靠在門前的歐陽鋒:“睡不著?”

  “對,我明明很困,眼皮也抬不起來,可躺在床上一閉眼,我就越發精神。”歐陽鋒揉著眼睛,越揉越想睡。

  “今天那些話,讓你多了很多心事,你想說些什么?”花云起身,又低頭看向歐陽鋒。

  這一次換做歐陽鋒抬頭。

  “我有一個朋友,他叫黃藥師,他給了我一壇酒,名字叫醉夢生死,喝下后會忘記往事。”

  “我那時候沒喝,或者沒勇氣喝。”

  “能不能讓我嘗嘗你的酒?”花云問。

  歐陽鋒沒有拒絕,他回身朝著房間走去。

  過去了一段時間,他拿著粘著沙塵的酒壇走了過來。

  取了一個碗,將就酒倒進碗中,出手遞給花云。

  花云沒有猶豫,接過的一瞬間,一口喝下。

  味道還行!

  “這世上哪有什么醉夢生死,只是一個名字,就讓你沒了喝下去的勇氣。”

  “忘掉過去很簡單,用什么方法忘記才難。”

  花云又坐了下來,和歐陽鋒一樣倚靠在門前。

  他指向遠處坐在火堆前,正在烤羊腿的龍世瓊身上。

  “這個家伙,是我們一伙人里,性子最直的,也是嘴最臭的。”

  “他很少記仇也很少思考多余的事,只要你對他好,他就能死心塌地的跟著你。”

  “不過,最近他嘴臭的毛病逐漸改了,人也開始動起腦子。”

  “其實你和我應該羨慕他,沒有那么多折磨自己的心思,還能隨著時間改變自己。”

  “你別看他的拳頭大,那拳頭能讓你丟掉許多你不想要的記憶。”

  “比什么醉夢生死管用的多。”

  “你的那個朋友,我聽說過。”

  “黃藥師!”

  “你想不想知道他是個什么人?”

  歐陽鋒一副思考的樣子。

  每年他都會來看他,可真正交心的交流,卻非常少。

  每次,他都能從黃藥師眼神中看到一抹嫉妒。

  可他沒有去問,只是和他聊一些平常事。

  直到前年,有一個女人跑來讓他殺了黃藥師,他才隱約發現黃藥師這個人,有點問題。

  那一夜,給了他很深的印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