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69章 系統抽風
  院子里。

  “少爺,就您這三腳貓功夫,去了江湖說不定第二天就曝尸荒野了。”

  玉珠看著一身黑色勁裝的沈靈。

  就沈靈的實力,連她都打不過,就算輕功能看過眼,也得有施展的機會。

  碰見大少爺這種高手,就算飛上天也沒用。碰見其他人,你剛施展起來,別人說不定已經把你腳抓住了,這跟直接完蛋沒區別。

  屁股剛好沒多久的沈靈,一臉自信道:“別這么說嘛,做人要有自信。江湖是一個大染缸,進去幾年就成熟了。”

  “少爺,您們沒混跡過江湖,又怎知江湖險惡,人心是貪婪的,要是您暴露了沈家小少爺的身份,說不定第二天就被人綁票了。”

  玉珠的話就像一道利劍,刺入沈靈的胸膛。

  “我......”沈靈想反駁,卻又不知道怎么反駁。

  不管他說什么,玉珠就那么幾句話。

  三腳貓功夫!

  我有錢!

  三腳貓功夫!

  我爺爺是沈萬三!

  三腳貓功夫!

  就算三腳貓功夫也能混跡江湖啊!

  就這三腳貓功夫,你第二天必被綁票!

  沈靈記得自己上輩子看過一部電影,名叫蝶變。

  里面有一位名叫方紅葉的書生,這位書生走遍江湖,記錄江湖事,自始至終完好無損。

  “可是我聽說有一種人,他們記錄江湖事,就算沒有實力,也能混跡江湖享受盛名!”

  玉珠發現自家少爺多了一些變化。

  之前是懶,現在是軸。

  不過為了自家少爺的安全,玉珠還是解釋道:“少爺,這種人行走江湖,卻不是真正的江湖人,他們從未真正深入江湖之中。”

  “江湖的殺戮,就像你每天吃雞鴨魚肉一樣,活的再久的雞鴨也有上桌的一天,沒人能獨善其身。”

  “你說的這些人,他們是絕對理智的人,他們會在危險時刻離開退場,不被外物所誘惑,這也是他們能夠作為旁觀者,記錄江湖事的原因。”

  “若長生不老的機會放在少爺面前,少爺會拋棄一切去選擇嗎?”

  三年的接觸,沈靈第一次發現玉珠竟然如此成熟,對江湖如此了解:“玉珠,你明明就比我大三歲,怎么看你和那些江湖老人一樣?”

  玉珠低頭嘆聲:“少爺,我從小跟父親混跡江湖,那時候各地戰亂義軍屠城。一家流浪母親病死,弟弟餓死,能活下來已經是老天保佑了。”

  “少爺,就算您想學您所說的那些人,您真的能忍受住誘惑嗎?”

  沈靈被說抑郁了,他也低下了頭。

  “我不知道......”

  是啊!

  長生不老,成仙作祖的誘惑擺在面前,是人都會瘋狂。

  更別說一切欲望的聚集之地。

  江湖!

  ......

  又到了簽到的時候。

  系統久違的抽風了!

  周仲龍看著桌面的上四張穿越卡。

  大家也圍在一起,除了四大法王和龍世瓊,還多了一個花云。

  作為新人,作為白蓮教右使的花云,自然要體驗一下白蓮教的教內文化。

  “隨便抽一張?”周仲龍看向眾人。

  所有人紛紛點頭。

  周仲龍隨便抽出一張,定眼一看。

  東邪西毒!

  周仲龍穿的比較早,到現在為止,對這個還是有點印象的。

  歐陽鋒、洪七、黃藥師之間的故事。

  唯一最深的印象,就是這里面有一個作為萬惡之源的渣男。

  這個渣男叫黃藥師。

  喜歡“朋友”的老婆,撩了朋友的老婆,騙了一個女人,也間接害死朋友。

  惹了馬賊,間接害死了很多人。

  周仲龍感覺,就算歐陽鋒再毒,起碼比黃藥師這個渣男強。

  這種人活在世上,耽擱良家婦女,教壞清純孩童。

  換做以前的暴脾氣,見了這種人,周仲龍會毫不猶豫的將他砍了。

  西域的沙漠,周仲龍已經很久沒去過了。

  他去過兩次。

  第一次是在兩百多年前。

  仗剛打完,他也剛深入江湖,并奪得了天下第一的稱號。

  之后,他接到一封信。

  這封信沒有署名,只是希望他能去榆林看看風沙。

  他牽著馬去了。

  那一次風沙很大,被沙子迷了眼,心里不爽路走到一半,就騎馬原路返回。

  那時候他脾氣很暴躁,就跟哪里的風沙和太陽一樣干燥,一陣風吹來,就能掀起滔天沙暴。

  第二次去,是在一百年前。

  去的時候,風沙依舊很大。

  只不過,沙子已經進不去眼睛了。

  天氣很熱也沒有避暑的地方,他很想讓沙子迷了自己的眼。

  這樣就能給一個原路返回的理由。

  那一天,風沙的方向和百年前剛好相反。

  快走出沙漠的時候,他碰到了一個女人。

  女人長得不漂亮,皮膚上還有著曬傷的痕跡,腰間掛著一把刀。

  那把刀上沾了許多血,洗都洗不掉。

  女人看到他的時候,目光是激動的,是興奮的。

  女人拔出了刀,一刀斬了過來。

  迎面吹向女人的風沙被斬開了,那一刻晴空萬里,風沙歇散。

  但刀!

  卻應聲斷開。

  當時的周仲龍,捏著被捏斷的刀身,很是詫異。

  他不明白,女人為什么要向他出刀。

  后來女人的解釋,和讓他恍然。

  女人的高祖父,曾是一名刀客,一個為了刀甘愿奉獻一切的刀客。

  可身在江湖,難免追逐名利。

  名利二字最好獲得,也最難獲得。

  百年前的信,就是那名刀客送來的。

  這名刀客心里清楚周仲龍的性格,直接邀請挑戰,他是不會來的。

  于是就寫了這封信。

  風沙的確很美,但周仲龍那時候的脾氣太爆。

  刀客沒有出名,但他仍舊沒有放棄。

  他讓自己的后代繼續習刀,繼續等待。

  百年后,終于等到了周仲龍。

  這一刀也被周仲龍看在眼里,他夸贊了這個女人一番。

  女人很高興,得到肯定的她,不再繼續等待。

  她走出了沙漠!

  在江湖提著一柄斷刀,闖蕩出了莫大名聲,甚至和最鼎盛的蒙古鐵騎對抗過。

  等趙家江山徹底破碎,這個女人銷聲匿跡。

  最后一次得知她的蹤跡時,聽說已經嫁了人相夫教子,日子過得不錯。

  至于曾經的斷刀,則被她丟了。

  殺了太多的人

  嫌晦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