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55章 迎春海棠山茶花
  方獅雄又小聲給兩人說:“除了咱們,朝廷也準備對彌勒教下手,圍剿舊白蓮的錢糧還未花完,以朱元璋的脾氣,肯定會派大軍圍攻。”

  “彌勒教武功陰毒狠辣高手眾多,這無可否認。可軍陣沖殺,他們卻無龍世瓊這般的大將。”

  “朝廷大軍圍剿,武林各派對付彌勒教高手,彌勒教滅了沒事,只要韓林兒活著就好。”

  空明大師閉口不語,張松溪緊握著劍鞘。

  他們很想直接滅了韓林兒,徹底斷了彌勒教的根,也不想讓朱元璋永遠做皇帝。

  朱元璋作為開朝皇帝,有大天命加身,在自身天命未盡前,除了韓林兒這個小明王外,想要將其在七十一歲前殺死,需要付出什么代價,也就只有那些祖師們才知道。

  可兩教祖師們早已經不理世間,也不可能對韓林兒和朱元璋下手。

  近百年來唯一一次出手,還是八思巴率先破了戒,周仲龍才將其打殺。

  方獅雄的話語,意思很簡單。

  這分明就是想以這次大戰,給韓林兒喂血。

  血魔大法并非要修煉者親自殺戮才能修煉,一場戰爭所產生的血氣也能用來修煉,甚至比自己單獨殺戮,效果要好數倍。

  “對于我們來講,只要不波及無辜百姓即可,朝廷估計損失不大,但其他武林門派......”方獅雄掃視了周圍的武林中人一眼。

  “夠嗆!”

  佛道源遠流長傳承不斷高手無數,自然可以在這次屠魔中,很好的保護實力不濟的弟子們。

  可這些武林門派就不一樣了,稍有不慎一代弟子毀了,那就真的沒落了。

  能來此聚義,大部分都真心為了正道。

  “可惜可惜!”張松溪道了兩聲可惜,不再言語,師傅曾言人的本質是復讀機和雙標,他現在理解了雙標的含義,也成了師傅所說的雙標之人。

  要是師傅還是曾經的那個少年,估計會直接動手把韓林兒撕了,在等朱元璋七十一歲的時候送其下地府。

  除了張松溪外,空明大師也并不好受,但也沒辦法。

  在一陣交流聲中,沈萬三再次發話:“諸位武林同道,剛剛朝廷傳來消息。”

  一聽到朝廷二字,這些武林中人議論紛紛。

  “朝廷!”

  “難道朝廷準備對彌勒教出手了?”

  “請問沈先生,是何消息?”

  沈萬三環視眼前的眾人,道:“當今皇上,已經決定派兵圍剿彌勒教!”

  有人松了口氣,有人則暗道不妙。

  觀察所有人的神色變化,一直在角落暗中觀察的笑春風,對身旁的柳名歡道:

  “等會兒派咱們的弟子盯緊那些鬼祟之人,若有發現問題,大概率就是通風報信之人,如若不是也差不多有聯系。”

  “到時候,將咱們繁花樓的迎春海棠山茶花喂給這些人,他們就算自斷心脈,也得乖乖把彌勒教的消息說出來。”

  在所有人都喊著支持沈萬三的時候。

  方獅雄與穆秋嬋來到角落里,改頭換面的李日浩與龍月箐在這里等候多時。

  四人相互對視一眼,開始分散開來。

  轉眼間,大堂內部已經有一部分人,消失在人群中。

  山莊外的山路上。

  一對身穿灰衣,背負長劍的男女正在快速下山。

  兩人眉宇之間盡顯焦急之色。

  純陽掌!

  兩道燃燒著熊熊烈焰的掌影拍向兩人,兩人立即回身拔出長劍抵于身前。

  嗡!

  漆黑的長劍發出一道劍鳴,抵消純陽掌力。

  “吸血黑劍,果然是彌勒教!”

  李日浩凝結寒冰烈火,雙手分別抓住兩劍劍身。

  熾熱的烈火,與冰冷的寒冰,分別蔓延至黑劍劍身。

  彌勒教的灰衣人,想要將劍抽離,可寒冰烈火的力量將劍身牢牢吸附。

  在兩人一副驚愕的表情中。

  堅不可摧的黑劍,被烈火融化,被寒冰碾碎。

  兩人迅速反應。

  摧骨掌!

  李日浩以一敵二,寒冰烈火硬撼至剛摧骨的掌力。

  嘭!

  李日浩后退數步,兩名灰衣人則向后飛射,撞斷了數顆樹木方才落地。

  “呃......”

  男的喉嚨突然溢出,噴出散發著蒸騰熱氣的黑血,女的則口吐被凍結的黑色血塊。

  自從修煉了太陰心經,李日浩練成了一身極陰寒冰的功力,這與他原本修煉的極陽烈火相輔相成,依靠丹藥輔助,他因走火入魔而不能人道的病,已經治好。

  治好后,心念霍達,境界更是有所提升,一身功力也隨之暴漲。

  繁花樓的弟子隨之趕到,李日浩取出兩粒繁花樓的迎春海棠山茶花,朝著兩人緩緩走來。

  面對繁花樓的包圍和一臉不懷好意的李日浩,二人正準備自斷心脈時,兩根金針從李日浩的指尖飛射而出,分別刺入二人體內。

  二人身體一滯,無法動彈。

  “想死,沒那么容易。”

  李日浩掰開兩人的嘴,強行將藥放入二人口中。

  根本不需咽下,入口即化。

  藥力通過兩人的口腔黏膜,迅速滲透進兩人的體內。

  “帶走!”

  繁花樓的弟子們將這兩人架起。

  芙蓉山莊的后院中。

  五個彌勒教的人被綁在一起。

  有兩個中了李日浩的寒冰烈火生不如死。

  一個被龍月箐打斷四肢。

  一個被穆秋嬋挑斷了骨筋。

  還有一個被方獅雄吼得七竅流血,還本還有一個,只不過沒抗住,被活活吼死。

  五人的慘狀,讓人生不出任何憐憫。

  笑春風與柳名歡站在一塊,觀察五人面相,對方獅雄四人點頭道:“不管男女,手腕虎口都略有變形,都是練摧骨掌所致。”

  柳名歡手拿著木條,分別給這五人腦袋來了一下。

  這五人,都被喂了繁花樓的迎春海棠山茶花,見木吐真死則生樹。

  意思就是只有碰了花草樹木,就會對花草樹木吐露真言,若選擇自殺,身體會快速長出一顆帶有人臉的血樹,血樹會對練了《春花綠柳迎春雪》的人吐露真言。

  “說吧!”

  “你們的分壇和總壇在何處?”

  唯一一個女人全身顫抖,嘴里不時吐出寒氣,她掙扎著道:“彌勒教從無總壇分壇之分,各層弟子化整為零,分散天下各地,一直都是兩人一組舊人帶新人。”

  “舊人傳教,新人護法。”

  “唯一識別身份的,是血魔大法的內功感應!”

  “任何修煉血魔大法的子弟,都可以十丈之內感知到對方。”

  笑春風與柳名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這!

  沒總壇與分壇?

  化整為零,兩人一組,分散天下。

  那朝廷大軍圍個丼(der)。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