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43章 真相
  “摧骨掌、血魔、彌勒教、花云......”

  聽完消息的周云龍恍然。

  這彌勒教不止是待在陰溝里的玩意,還是攪屎棍。

  這個世界,本該和白蓮教融為一體的彌勒教,并沒有徹底融入到白蓮教中。

  只有少部分的彌勒教教徒被白蓮教吸收,成為彌勒一脈。

  元末時,有造反能力的他們,偷偷支持了陳友諒等勢力,為日后能夠在天下一統后,獲得大量好處。

  最后,天真的陳友諒兵敗如山倒,其余勢力一個個被朱元璋擊敗,彌勒教也徹底消失了蹤影。

  周云龍將目光,放到大殿中的四大法王與龍世瓊身上。

  “此事暫且放下,日后我教子弟若見彌勒教人,必殺之。”

  說完這句話,周云龍起身道:“佛教有二十四諸天,道教亦有三十六重天。”

  “天外宇宙,域外諸天,古有白日飛升遨游宇宙,破碎虛空登臨諸天。”

  “吾父心有所感,準備破碎虛空前往域外大宇宙,三日后我也會跟隨其后,此次說明情況,是為問諸位,可敢與我一同前去。”

  這!

  就在四大法王與龍世瓊思緒瘋狂波動的時候,李日浩最終上前。

  “請問教主,若去了域外世界,是否能回來,我教基業怎辦?”

  周云龍解釋:“日浩無需擔心,天地日月運轉,天庭與人間亦有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說法,前往域外不管過去多長時間,此界只會過去一剎那。”

  “前往域外,也是諸位的造化,日后我教教統亦可遍布諸天,屆時功參造化成神做祖位列仙班!”

  眾人聽后,皆面帶欣喜,紛紛行禮。

  “謝教主恩典造化。”

  ......

  鳳陽府,花國公府。

  剛回府邸沒多久的花云,如往常一樣,坐在府邸門口,用著清水洗赤劍。

  額!

  花云雙目,在山林之中,看到時數到白影。

  這些白影不斷閃過,最后出現在門口。

  花云看向這些人。

  他們穿著統一的黑白色勁裝,白衣之上都繡著相同的蓮花。

  是白蓮教!

  “白蓮教子弟,參見花國公!”六名白蓮教子弟同時行禮。

  花云面無表情的問道。“是誰讓你們來的?”

  為首的一名叫王芳的白蓮子弟,取出一張白色絲布,躬身遞給花云:“國公請看!”

  花云接過絲布,看到上面所銹的紅花。

  這片白色絲布上熟悉的紅花,是他妻子給花煒所銹。

  “煒兒!”

  花云立即起身,面露激動:“難道你們找到了他?”

  王芳回應:“稟花國公,公子由我教子弟互送,不出三日即可回府!”

  “說吧!你們想要什么?”花云神色變化,在他看來,白蓮教就算轉正了,又怎么可能廢那么大力氣好心幫他找兒子。

  “教主誠心邀請花國公入白蓮教!”說出此話的王芳不慌不忙。

  花云臉色大變:“邀我入教?我可是大明國公,天下第一劍,就算我入教,朱元璋哪里怎么過去?”

  對于白蓮教,敢如此明目張膽,跑到自己府邸門口,邀請自己的事,花云內心反而帶著一絲愉悅。

  他不怕因此事而受到朱元璋懷疑,朱元璋也沒有辦法去強行懷疑他。

  這是實力的差距,朱元璋的明皇驚世武典,花云心里門清。

  長生不死?金剛不壞?

  換了血髓,什么都不是!

  王芳又道:“花國公無需擔心,既然我教敢邀請花國公,自然不怕朱元璋。難道花國公不想知道九年前,太平府大戰,一切事件背后的主使者。”

  王芳拋出一個開頭。

  花云逐漸平復心情,坐回到門前的臺階上。

  “說吧!我聽著!”

  王芳開始一一道來。

  “九年前太平府大戰,陳友諒為何會勢如破竹,貴夫人為何會亡在國公您面前,貴公子又怎會失蹤。”

  “哪怕您殺到陳友諒大軍潰散,太平府為何會還會被其占據。”

  “太平府失守,是彌勒教人暗通關系大開城門,貴夫人跑到城墻前線,是彌勒教高手故意將貴夫人送到城墻下。”

  “貴公子當時被貴夫人托付給侍女孫氏保護,孫氏在被陳友諒大軍裹挾的時候,孫氏帶著貴公子夜投九江漁家,不到一個時辰,就成了一具尸體。”

  “而孫氏的死,正是中了彌勒教的摧骨掌。”

  “他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培養一具大魔。”

  “而這個人選,正是花國公您。”

  “彌勒教要培養的大魔......血魔。”花云起身低頭,看向泡在水里的赤劍,想起小時候撿到的一本無名內功心法,突然抬頭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彌勒教哈哈哈......”

  王芳最后又補充了兩句:“花國公對妻兒的愛,超越了血魔大法的操控,也讓花國公您的劍,達到了天劍人三位合一的地步,血魔大法產生血氣之力,也被融入到了劍內。”

  “教主言,花國公是天下少有的至情之人是大丈夫,是天下男兒之楷模。”

  花云再次坐下,整個人都精氣神瞬間低迷起來:“你們走吧!我會想好這一切。”

  “在下告退!”王芳再次行禮,帶著其余五位兄弟轉身離開。

  等六人離開。

  花云面容逐漸猙獰,抓住臺階的手,硬生生將一角臺階捏碎:“彌勒教!”

  泡澡水里的赤劍,與花云的內心逐漸共情,其劍身開始不斷顫動。

  花云的腦海里不斷浮現太平城的畫面。

  花云對彌勒教的殺意,正在不斷攀升。

  彌勒教隱藏如此之深,世上有能力找尋到彌勒教的勢力,唯有白蓮教與朝廷。

  朝廷若尋找彌勒教蹤跡,需要大量時間。

  可白蓮教情況不一樣,白蓮教的背后坐著一尊大神。

  若想找尋彌勒教蹤跡,比朝廷要簡單的多。

  正在下山的白蓮教六人,走在崎嶇的山路上。

  “王哥,你說這花云真的會加入我教?”一名子弟問道。

  “他會!他一定會!”王芳回頭看去。

  “如果他最終沒有加入我教,那他就不是真正的花云。”

  “現在真相大白,以咱們這位花國公的脾氣,必然會不惜一切代價報仇。”

  “可天下有能力找到彌勒教這個臭水溝的,也就只有朝廷和我們。”

  “想要找到彌勒教,就需要找到韓林兒,法王們已經查到了韓林兒的閉關之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