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41章 牛馬
  白蓮教地牢里。

  龍世瓊提著兩個袋子。

  這不斷像蟲子一樣涌動的袋子里。

  裝著的。

  是人。

  “教主,人都帶到了。”

  龍世瓊打開袋子,往籠子里一倒。

  只見,五個人從袋中掉進鐵籠之內。

  五人掉進籠子后,身體吃痛。

  有人跪在地上不斷哭爹喊娘的求饒,有人則大聲喊叫,句句不離威脅,搬出自己的后臺。

  “他們都犯了什么罪?”站在籠子外周云龍問。

  “一個牙婆,一個牙子,教中弟子在他們老窩里找到了許多孩童。”

  “還有一個乞丐,別看穿的爛,但身體肥碩,口袋里沾血的錢不少,干的都是采生折割的勾當,在他所在的廢棄寺廟里,找到了十多個身殘的孩童,甚至還有幾個死去的女子。”

  “最后這兩個人是采花大盜,兩人大部分都在一起,不知害了多少良家婦女無辜之人。”

  龍世瓊一一指對,將這些人的罪行一一道出。

  全都是十惡不赦之人。

  周云龍目光掃過這五人,抬起右掌。

  一絲絲黑煙,從周云龍掌心冒出。

  呼!

  一掌拍向籠內。

  隨即。

  龍世瓊眼珠子與下巴差點掉下來。

  這五人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為畜生。

  牙婆牙子變為了兩條一公一母兩條鬣狗,而且還是斷了牙的鬣狗。

  乞丐變成了一條不斷蠕動的大螞蟥。

  兩個采花大盜,因有功力的緣故,最后變為了兩條不斷哼哼的花豬。

  兩條花豬yin欲大發竟然相互貼起身子,螞蟥吸血的欲望大漲,一頭扒住兩只花豬另一頭則扒住兩條鬣狗,兩只鬣狗饑餓感充斥全身,也不管是否危險,用著零星的牙齒朝著螞蟥撕咬而去。

  此情此景,讓龍世瓊身上起雞皮疙瘩。

  “教主,這是什么功法,竟然如此可怕?”

  周云龍轉過身,也不想讓籠子內的樣子污了自己的眼。

  “此掌名為六道輪回掌,是我草創的功法,現在只有第一掌畜生道,之后我會將這第一掌傳給你和四大法王,行罰惡之舉。”

  “這一掌專治那些惡人,對真正的大善之人,不會有任何效果。”

  龍世瓊若有所思,過了片刻問道:“教主,這世上沒幾個真正的大善之人,那這六道輪回掌豈不是天下第一功。”

  周云龍上前走了幾步,輕輕搖頭:“非也,世上又怎么可能有無敵的神功,這六道輪回修的是報業,不只渡化別人,也要渡化自己。”

  “心術不正者,六道中的人道無法平衡,最后也會被其反噬。”

  “人的欲望,是世間最容易激發起來的,小孩子吃母乳時,為了盡可能的汲取養分,并不會考慮母親的疼痛與感受。”

  “孩子花費父母錢財很少會心痛,逐漸長大,生活會將欲望激發出來,長大之后為了錢財欲望,他會干許多違心的事,人們大部分都迷失在其中。”

  “控制欲望,掌握自身。朱熹曾言,存天理,滅人欲,其意最早出自禮記·樂記。人不能為了滿足自己為所欲為的欲望,而滅絕天理人性。”

  “世間走在這條路的人不少,真正回頭是岸的不多。”

  “可如果大環境就是如此,回頭是岸的就不是底層的百姓,而是那些掌握力量和話語的人。”

  “這六道輪回掌就算再強,也不可能將整個天地萬民拉入輪回之中洗刷罪孽。”

  “我的父母有改天換地的能力,可改變之后呢?”

  “沒有人知道后果是什么,這也是大部分人擔心的問題。”

  “朱元璋是乞丐出身,非世家子弟,他知道窮苦百姓的生活,更知道百姓的難處。”

  “可當上皇帝之后呢!之后的朱標呢?朱標他兒子呢?”

  “朱元璋的子子孫孫在皇位上漸行漸遠,距離百姓也漸行漸遠。。”

  “每個朝代都如此。”

  “古往今來從未改變!”

  “曾經商周之奴隸,到了今日只不過也是換了一種身份罷了,它們的本質從未改變。”

  “他們本是人,高高在上的人卻視他們為牛馬。還未入畜生道,甚至連牛馬都不如,還為入餓鬼道,①卻因一場旱災易子相食,還未入地獄道,卻要在這世界遭受水生火熱之苦。”

  “這就是世界的本質,不管何時何地。”

  “你要知道,古時先祖看透世界的本質,立下道德二字,寓意深遠,識天地,知善惡,區分人與畜生!”

  “不過,作為他們的后裔,我們已經離道德二字漸行漸遠。”

  龍世瓊聽完,低頭道:“教主,我曾經也和朱重八一樣,不過我比他情況好一點,父母餓死后,就被一個老和尚收了當徒弟。”

  “幾年后老和尚為救一村莊百姓,被元兵殺死,臨死前給我留了一本大黑天神功,還告誡我,止語行善,入蓮而寂。”

  “可我修行不到家,一心想著給老和尚報仇,加入了白蓮教,砍了不知道多少元兵,也救了不知道多少百姓,硬是染了這爛嘴。”

  “我神功大成后,我理解了老和尚的意思。我很想改,但時間這么久了,我已經改不掉了!”

  周云龍抬頭看向龍世瓊,道:“止語行善,是讓你入世行善,多做事少說話,以前的白蓮教三教九流魚龍混雜,染上這惡習并不怪你。”

  “入蓮而寂,當你加入舊白蓮的時候,也就是你圓寂的時候。”

  “佛教圓寂,對修行圓滿之人來講,乃是涅槃,涅槃寓意重生。”

  “不過世事無常,當時你無法去選擇。”

  “你大黑天神功已經大成,肉身距離金身阿羅漢已經一步之遙,你現在最重要的是修心閉口。”

  “這是你該走的路,也是你的劫。”

  “以后你和李日浩一起訓練教眾弟子誦經講道,李日浩也剛好監督你。”

  “記住,要少說話多做事。”

  “退下吧!”

  龍世瓊行禮,轉身離開。

  眼見著龍世瓊離去,周云龍若有所思。

  龍世瓊是一個奇怪的人,對待身邊之人,他從來都是另一副模樣。

  若能改改其爛嘴的毛病,也不至于名聲這么差。

  周云龍回過頭,再次看向籠子內污眼的畜生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