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35章 花云
  皇宮大門外。

  朱元璋坐在一張小凳子上,欣賞著早晨的霞光。

  朱標站在一旁,翻看著有關于各地剿滅鎮壓白蓮教的奏折。

  白蓮教沒了龍世瓊這個肉身扛大炮火海,力能拔山的第一高手,朝廷的高手們鎮壓剿滅白蓮教也輕松了很多。

  朱元璋見朱標將折子全部看完,道:“各地的情報紛紛送來消息,各地剩余的白蓮教殘黨正在朝著北方聚集。”

  “前明教四大法王,與失蹤的龍世瓊齊聚北平。”

  “前段時間,咱在北平賣了一片宅子,這個宅子是元帝當初建下來出去游玩的,買宅子的人就是那個老東西。”

  “四大法王與龍世瓊現在就住在這宅子里。”

  “那個老東西的兒子聚集白蓮教殘黨,準備重立白蓮教。”

  “新白蓮教主張三教合一,修承負和今世,苦己而利天下。”

  “對外口號是,身若白蓮,不染外邪,紅塵濁世,道行世間。”

  “走得還是全真的路子,山門總壇選在了周府附近,龍世瓊那個高棍子每天搬山卸嶺,準備人造一片高山來充當來門面。”

  “他們重新立教,大開山門的時候,那個老東西肯定在,你和小常帶人祝賀。”

  “額,對了,去北平之前,你先去鳳陽府看看花云。”

  “當初太平府大戰,就他一個人活了下來,他的妻子孩子死在了戰場,這幾年過去了,就是不知道他的劍還有沒有以前那么冷。”

  朱標低頭道:“爹,都這么多年了,花伯伯應該已經想清楚了。”

  “想清楚?”朱元璋看向朱標,語氣中帶著惋惜。“咱也希望他想清楚,要是幾年了還沒想清楚,他就真配不上大明第一劍的稱號了。”

  “咱曾經問張三豐,世上最厲害的劍,是什么劍。”

  “咱不等張三豐回答,先問了一句,是不是天子劍。”

  “張三豐一臉失望的神色,那時候咱很不解。”

  “張三豐告訴我,天下三種不管是天子劍、諸侯劍、庶民劍,都比不上這一劍。”

  “這三劍,就算再厲害,再殺人對敵也會有鈍掉的一天。”

  “而哪一劍永遠不會鈍。”

  “它叫做愛與仇。”

  “張三豐這個火龍嫡傳的隱仙派老梆子,連個老婆都沒有,竟然懂這兩個字,著實把咱驚到。”

  “這兩字本就包含在三劍之中,卻又超過了三劍本身。”

  “在愛與仇驅使下的劍,每殺一個人,劍就會越鋒利一分,愛與仇在心中的重量越重一分,劍就越會快一分。”

  “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也要在這一劍下含恨而死。”

  “太平城下的哪一劍,殺得陳友諒膽寒,要不是有大軍保護,陳友諒的腦袋早被砍了。”

  “這一劍代價太大了,劍越是快越是鋒利,就越會在心里留下更深更大的傷痕,精神越是容易出問題。”

  “你應該慶祝自己當時不懂事,不用參與進來。”

  “你哥死在了太平城。”

  “這件事,咱永遠也忘不了。”

  “咱現在也不敢去見他,咱怕他把咱當陳友諒砍了。”

  ......

  鳳陽府懷遠縣!

  山林內的一座宅子里。

  一名雙鬢斑白的男人,坐在門口。

  他一只手持著一柄血紅的長劍,另一只手拿著浸濕的抹布不斷擦拭劍身。

  可不管怎么擦拭,他也無法擦掉劍身上的血色。

  這柄劍,本是一把普通的劍,是他投靠朱元璋時,他的妻子送給他的劍。

  可自從這柄劍染血開始,它就變得不再普通。

  他也不知道,這柄劍喝了多少人的血。

  直至現在,這柄里外透紅的劍,成了一柄神劍。

  而他,也成了大明劍神。

  他叫花云,一個快要到知天命年的武人。

  曾經的淮西二十四將

  功勞說大不大,卻被朱元璋封了國公太子太傅。

  那些功勞比他大的人,也沒有因此抱怨不公。

  或者說,曾經一起并肩奮戰的人都了解他花云。

  無妻無子,封個國公又算得了什么。

  其實朱元璋也有些怕他。

  因為他的劍,太快太鋒利了。

  老管家拿著一個放滿包子的大碗,走到花云身后:“國公爺,灶房做了些包子。”

  花云說道:“放到旁邊吧!”

  老管家將碗放到了花云旁邊,也沒多說一句話就轉身離去。

  花云聞著包子的味道,將劍靠在門檻上,把手往褲腿上擦了擦,拿起一個包子,將其撕開。

  被撕開的包子冒出滾燙的熱氣,菜與些許肉沫混在一起,散發著一股清香。

  吃著包子,花云耳朵微動。

  起身看去,山林小路中走進來了兩道身影。

  這兩道身影,正是朱標與常氏。

  看清兩人的面貌,花云上前行禮。

  “太子殿下!”

  朱標與常氏也回禮,朱標問候道:“花伯伯近來可好?”

  “很好,我一個人住在這里清凈。”花云回應完,也問道:“不知太子出宮所為何事?”

  朱標解釋:“最近白蓮教重建,其教主乃是周真人之子,這新白蓮由佛轉道,自此成為天下正道。”

  “此次前來,除了來看望花伯伯,還為邀請花伯伯與我一同去北平,參加新白蓮教立教重建大典。”

  “白蓮教!”花云嘴里呢喃出這三個字。

  佛道皆有蓮花,道教中白蓮也是圣花,由佛轉道繼續稱呼為白蓮教,也沒有什么問題。

  朱標又道:“前明教四大法王,與九尺神龍龍世瓊皆已入教,收攏白蓮教天下殘余,再憑周教主之能,底蘊已超過武林各派。”

  像峨眉派武當派這類大派,其實都是一個統稱。

  峨眉山道觀寺廟都有,峨眉派武學一系則以先秦祖師司徒玄空的傳承為主。武當山則因張三豐到來各道觀統一,武當派隨之成了一個整體。

  這類門派雖分屬到了武林門派這塊,可人家背后是佛道兩教,底子里就瞧不上武林。

  像明教白蓮教彌勒教這類能造反的教派,背后與也有佛道的影子,與現在傳統江湖門派對比體量,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

  “龍世瓊,他曾經說過我的劍,破不了他的皮。”一說四大法王與龍世瓊,花云第一個就想到了龍世瓊的碎嘴:“他的嘴很碎,碎到我想把砍了。”

  一說龍世瓊,朱標也尷尬難受,龍世瓊那嘴,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關鍵你還弄不死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