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31章 簡單愿望
  周仲龍顯出身影,叫住母女二人。

  “兩位先等等!”

  阿汝母女二人回頭看去,見周仲龍衣著靚麗華貴,也不知該如何稱呼,于是行禮道:“這位先生您是!”

  周仲龍走到母女面前,面露微笑:“我是來報答二位的。”

  “報答我們。”阿汝母子有些不解。“先生,我母女二人與先生無緣無故,又談何恩情與報恩。”

  “我是為了一個朋友,你們幫助了她!”周仲龍解釋。

  阿汝母親搖頭道:“朋友?可我母女二人并沒有幫過誰,先生或許認錯了。”

  周仲龍繼續解釋:“有時候,一個小小的無意之舉,也是一種恩情,對于兩位來講不算什么,但對于我的朋友來講,這是大恩。”

  “這......”母親不知如何是好。

  “我可以實現你們的愿望,任何的愿望。”

  “娘,要不許一個愿望吧!”這時候,女兒阿汝緩解了尷尬的氣氛。

  “對,許一個愿望吧!不然我和我朋友會惆悵一輩子的。”周仲龍抓住機會繼續說。

  母親遲疑片刻,最終道:“阿汝,要不你許一個吧。”

  “對,小姑娘,多許幾個吧!”周仲龍繼續助攻。

  “愿望嗎?”阿汝撓著頭,思考自己想要什么。

  “我希望母親能夠無災無病,也希望未來能夠嫁給一個好夫君,生下的孩子能夠快樂的活下去。”

  周仲龍一聽這愿望,問道:“就這三樣嗎?要不再多加幾個愿望?”

  “不了不了,三個就夠了。”阿汝露出純粹的笑容。

  雨停了。

  洪水逐漸褪去。

  周仲龍逐漸隱去身影,來到站在樹下的波旬面前。

  波旬胳膊遮著雙眼,一滴滴淚水不斷流淌。

  “為什么總是這樣。”

  “釋迦摩尼是這樣,你是這樣,阿汝也是這樣,這算哪門子愿望啊!”

  周仲龍取出周雨薇織的手帕,遞給波旬:“對于一個普通人來講,最美好的生活,不是做最有權利的皇帝,也不是做最有錢的富豪,而是能夠愜意的享受完短暫的一生。”

  “再有權利的皇帝,也不可能一輩子無病無災。再有錢的富豪,也不可能有一個完美的另一半。自己就算有美好的人生,后代又是否能夠快樂的活下去?”

  “這是最真摯最簡單的愿望,也是世間最珍貴的愿望。”

  “走吧!”

  “你剛才海鮮吃太多了,一身海鮮味,回去可得好好洗洗。”

  遙遠的凈土之上。

  一顆菩提樹下,一名枯瘦的男人,睜開雙眼。

  他的目光穿過諸天萬界,直至閻浮提世界。

  他看著準備離開的周仲龍與波旬。

  “謝謝!”

  周仲龍回過頭,看向遙遠的天空,用信念道:“下次來的時候,我想喝點菩提葉泡的茶。”

  “我這里有很多!”聲音回應道。

  回到穿越前的時間點。

  周仲龍玩著手機,繼續翻看上面的新聞。

  之前恒隆廣場的事,已經捅到了全世界哪里。

  在這片土地上,一直都是以安全之名聞名世界,可現在出現了這檔子事,自然就被很多人注意。

  一個經常犯錯的人,又犯了錯,和一個沒有犯過錯的人犯了錯,明顯后者會被更多人注意。

  介于事情發生在十三點十三分,這個數字被有心人觀察到,并開始進行各種猜測。

  接下來的幾天里,魔都總共發生了四件事。

  第一天的恒隆廣場事件,第二天的延安高架龍柱的大車禍事件,第三天靜安寺地鐵站脫軌事件,第四天太平洋百貨商圈突然放出草蜢的歌曲,寶貝對不起。

  這些時間里,除了恒隆廣場外,其余三件事的地點,都有著詭異的靈異傳說。

  這些事件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同時發生在十三點十三分。

  第五天。

  粵式早茶店里。

  周仲龍與波旬吃著早茶,享受著美妙的清晨時光。

  波旬鳳爪叉燒不斷往嘴里塞,生怕有人和她搶。

  周仲龍如往常一樣,喝著茶水。

  與以往相同,茶水里還放了幾塊菊花和枸杞。

  幾天不見的柴德,再次出現在周仲龍與波旬面前蹭吃蹭喝。

  “你是沒錢吃飯嗎?”波旬見柴德又蹭吃蹭喝,有一種想把他摁在地上捶的沖動。

  柴德將包子塞嘴里:“你死后就剩六個板或者直接一個罐子,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我吃你一點怎么了。”

  “哎,你這個人。”

  波旬正要起身揍柴德,周仲龍將其摁住。

  波旬看了眼周仲龍,繼續乖乖吃飯。

  周仲龍觀察到柴德的黑眼圈,還有那一副焦急的臉色:“怎么,急了?”

  柴德道:“如你所言,事實如此,最近幾天發生的事已經擴散到了全世界。”

  “那你們不好好解決問題,來找我們做什么?”波旬出聲。

  “就是因為解決不了才來找你們,或者說是找他。”柴德看向周仲龍。

  “如果真如你所說,路西法和地獄之門會降臨魔都,這個世界只有你能夠阻止它們。”

  “這個世界有很多轉世之人,他們一起能把路西法摁在地上捶。如果我出手,你就不怕我下手重了,連帶這個世界也一起毀了?”周仲龍指頭沾了點茶水,在桌面畫了一個圓。

  “這個宇宙的所有星球都是圓的,但生存在星球之上的生命,卻并非是圓的。”

  “因為兩者間的形態并非是相同的,所以人也不會去理解地球的感受。”

  “肆無忌憚的行為,讓地球感受到了痛苦,這對于人來講,沒有任何關系,地球死不死那是后代們要想的事。”

  “路西法與人類也并非相同,他不會去考慮人的感受,對于它來講凡人死不死跟它又有什么關系。”

  “死多了還能給地獄補充人口。”

  “光靠我去阻止,是沒用的,哪怕我將路西法塞回到地獄,它也會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繼續做相同的事。”

  “還有今天一天的時間,你好好想想,也讓上面的人好好想想,再讓所有人都好好想想,自己是否值得被拯救。”

  ......

  柴德走了后,波旬也吃飽喝足。

  “你又給他說這么多,要我說與其這么苦口婆心說這么多,不如咱倆拍拍屁股走人,順帶去我家看看。”

  “反正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

  周仲龍手扶著下巴捂著嘴:“做與不做是兩碼事,到時候如果我真的提著刀出手了,記得買點熒光棒給我助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