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29章 嘮嗑
  啪!

  一道身穿正裝的身影,坐在了周仲龍和波旬對面。

  是柴德!

  此時的柴德一臉氣憤,他拿起筷子就是猛吃。

  “喂,蹭飯也不至于這么蹭吧?”波旬有些不爽道。

  “我樂意!”柴德往嘴里塞滿海鮮。

  周仲龍笑問道:“被領導罵了?”

  “我被罵了你們很高興?”柴德一臉不爽。

  “大部分快樂,都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周仲龍喝了口枸杞泡水,繼續道:“像你們這種部門,與凡人的瓜葛會少很多,但與眾神的瓜葛多了,自然也會惹了某些神,不是每個神都是善神。”

  “人也如此,不是每個人都能容忍你們犯錯。”

  柴德將飯咽下:“恒隆廣場到底怎么回事?”

  第六個告訴柴德,眼前這個下凡的仙人,絕對知道背后的秘密。

  周仲龍將柴德的話題往后捎了捎:“世人總是糾結,作為萬界至尊的玉皇大天尊,為什么會位居元始天尊的下位,那是因為他們政教不分,儒教也因此經常摳字眼拿這些問題來批評諷刺道教。”

  “從教義上來講,道門的尊卑比起儒教尊卑,要寬松的多。作為最根源三清天尊,他們是一切的起始,這是本質與教義上的。”

  “玉皇大天尊作為諸天至尊,萬神之神,在諸天萬界地位最高。”

  “兩者在不同的認知下,是需要進行區分的。”

  “在政這一塊,就算是三清佛祖見了大天尊也要行禮道一聲陛下。”

  “若在教義范疇里,大天尊見了三清佛祖則要道一聲老師。”

  “若不在凌霄寶殿里,我見了玉皇大天尊,見面也只需道一聲師兄。”

  “世人糾結這種問題,無非是為了自己的論點而比個高低。”

  “在辯論賽中,這種事是經常存在的。”

  “神與天人與人之間,其實沒有什么區別,最多也只是本質相差太大罷了。”

  “恒隆廣場的事,無非就是有心之神,想要完成自己的目的,為了完成這個目的,它會制造矛盾。”

  “十三點十三分,是一個關鍵,在西方中它是不吉利的數字。”

  “那些劫匪脖子背后的紋身你也應該看了。”

  “用中文來講,就是路西法的意思。”

  “若路西法這樣的神,想要降臨世界,就需要存在感”

  “越多的人相信它降臨,越多的人為了參與這件事而瞎鬧,路西法和地獄降臨的幾率就越大。”

  “明天后天大后天的十三點十三點,你需要多注意注意。”

  “現在可是網絡時代,一個假消息,隨便傳出去,不出一分鐘就傳開了。”

  “無數人吃瓜,三人成虎,越吹越嚴重。”

  “國內還好,國外估計就止不住了。”

  柴德聽完,扭頭就跑,根本不過多停留。

  “你給他解釋這么多干嘛?”波旬不解。

  周仲龍拿出一只鴨腿,塞進波旬嘴里,用紙擦了擦手,解釋道:“我心善,不然真的事發后,要死很多人。在這個值得所有人珍惜的和平年代,哪怕世人愚昧,也值得我們去拯救他們。”

  “你想知道我的過去嗎?”

  過去!

  波旬瞬間來了興趣,吃著鴨腿喝著可樂,等待周仲龍講故事。

  “我和其他仙不一樣,我是以武入道,以武道成的仙!”

  “我還是凡人的時候,徒步跑到秦嶺,眼看著天要黑了,我正準備野營,名叫系統的東西出現在我面前。”

  “將我送到了北宋時期的秦嶺。”

  “系統給我留了一本秘籍后,就進入了沉睡狀態,完全不管我的死活。”

  “那時候的秦嶺荒山野嶺,豺狼虎豹樣樣都有,為了活下去,我瞎練了那本秘籍,練出了氣感。”

  “有了這氣感,我逃命爬樹反而輕松了許多。”

  “之后被獵戶救了。”

  “我是一個感恩的人,我用現代知識讓那個獵戶成了大富大貴的富貴人家,還讓他把家產生意轉移到南方,算是報了恩。”

  “之后靖康之恥,我投身于軍中,做了岳飛的副將。”

  “那時候的我,修習的是兵法一身武功則是沖陣的槍法。”

  “在這段時期,我為的是國家,為的是民族大義,而非為了朝廷為了他趙家的統治。”

  “不過我失敗了,岳飛被趙構借刀殺人,我眼睜睜看著北方漢人受苦卻毫無辦法。”

  “我沒什么大本事,年紀輕輕,嘴皮子不利索,待人接物也沒經驗,長久以來的軍伍生涯,讓我更是和其他事物格格不入。”

  “沒辦法,卸甲歸田后就進入了江湖。”

  “進了江湖后,我放棄了槍法,改練劍法。”

  “江湖遠比戰場更加險惡,因為戰場軍陣沖殺,比起江湖來講反而堂堂正正。”

  “在這段時期,我認識了還沒有建立全真的王重陽,我們一見如故,拜了兄弟。我也第一次認識到了真正的道教與佛教,等王重陽建立了全真教后,我自然也成了全真教的祖師。”

  “從這時候開始,我的心境發生了改變,也從練劍改成了練刀。”

  講道這里,周仲龍喝了口水。

  趁著這個岔子,波旬問道:“繼續練劍不好嗎?我記得帝釋天也愛用劍,你是為什么改用刀的?”

  “我棄劍練刀,是為了和別人講道理,比起砍人,刀要比劍簡單的多。刀架在脖子上,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和我用嘴理論。”

  波旬一聽,笑了起來。

  “隨著時間推移,我走遍大江南北,見慣了生死,見慣了世間百態。”

  “我曾經那顆充滿熱血的心,逐漸平靜下來。”

  “我的心中有一位我理想中的圣人,他指引我走在屬于我的圣行路上。”

  “我愛桃花也愛蓮花。”

  “桃花是正氣之極,每當我的心里升起邪惡之念時,我都會選擇去看桃花。”

  “那綻放的桃花會提醒我,安撫我。”

  “白蓮是修行者本身,每到秋季,我都會去江西廣昌看白蓮。”

  “每次看到白蓮,我都會自問,一株沒有思想的植物,都可以在這淤泥之中綻放出最純潔最美麗的自己。”

  “作為一個有思想有感情有意志的人,我為何不能像白蓮一樣,在這濁世之中保持最真摯的自己。”

  “在江湖待了百多年,我親眼看著釣魚城苦苦支撐四十年,也看著蒙古人鐵騎屠戮世界。”

  “那時候我的心已經徹底平靜下來。”

  我再次回到了秦嶺,枯坐百余年。”

  “終于,我陰陽合一走入太極,勘破了生死的本質,達到了不生不滅的地步。”

  “也就是半年前。”

  “我成仙的時候,系統吸了我大半的法力。”

  “系統醒來了,他遲了近三百年。”

  “曾經,我還以為自己是個爽文主角,沒想到開局竟然是虐主。”

  “或許是出于愧疚,我要什么系統給什么,我有什么疑惑系統就給我解答什么。”

  “在這半年里,我還拜了李耳為師,在道教的輩分里,直接升到了最頂端。”

  “這或許就是最本質的苦盡甘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