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27章 酒店里
  和平飯店里。

  波旬質問柴德:“為什么只安排一間房間?”

  柴德給兩人辦理完手續,直接解釋道:“這樣好監視你們。”

  波旬氣得想罵街,周仲龍拍了下她的肩膀,說道:“他們能這樣,說明你干的事讓他們害怕。”

  “你也被監視了好吧!”

  “我無所謂,我就是來放松來的,別耽擱我享受風景就行。”周仲龍手一攤。

  “你!”波旬直接上嘴咬周仲龍的胳膊。

  咔咔幾聲。

  波旬立馬放嘴。

  “混賬,你身體怎么比那些佛陀的金身還硬。”

  來到房間里,周仲龍拿出一根煙,剛準備點火,波旬的身影出現在面前。

  “我抽根煙不介意吧?”

  “介意,非常介意。”波旬依舊是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周仲龍將煙放下,波旬轉身朝著浴室走去。

  脫掉風衣和外套,周仲龍打開電視機,坐在沙發上看著久違的電視節目。

  “啊!!!”

  “周仲龍,快來!”

  波旬一聲大叫。

  周仲龍打開浴室的大門,無視波旬裸露的完美軀體,問道:“怎么了?”

  “你看!”

  波旬轉過身,給周仲龍看自己的背部。

  波旬皙白的背部,印著一道咒印。

  在周仲龍眼中,這個咒印切斷了波旬與本體的聯系,致使波旬無法發揮本體的力量。

  “楞嚴咒!”

  “他們能給你下楞嚴咒,是害怕你做了壞事,畢竟像你這種魔王,破壞力要比那些普通天人還要大。”

  波旬轉頭道:“咱倆在這里相逢,還住在了一起。而且我好歹也是第六天之主,你就說幫不幫忙?”

  “好像是你拖我下水的吧?”

  “別在意這些細節嘛!”

  多一份幫助就多一份朋友,這是周仲龍游走在三教間,能有很多朋友的原因。

  眼前這位他化自在天天主,與所有天人有著本質不同。

  哪怕非想非非想處天的天人,也會因天人五衰而死,他化自在天天主則不會因壽命而煩惱,它是世間最積極的天人,也是假他人之樂的大魔王,它不需要尋樂禪坐就能享受一切的感覺,自在游戲。

  它是自由自然自我的化身,這種狀態也可被稱為“赤子”,很適合修仙。

  他化自在天天主是實際存在的,比任何事物都要真實,哪怕是仙佛都有動怒的時候,也正好著了魔王的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魔。

  心魔不滅他化自在天永存,若人人成佛,他化自在天天主也會自動成佛。

  若他化自在天天主主動成佛,它依舊是考驗修行者的大魔王。

  要說它積極到一種什么程度?

  你拉屎它都要問你臭不臭。

  和這種天人做朋友,其實是很幸福的一種事。

  有事它真上。

  “我會以毒攻毒,這大金光神咒可以把這楞嚴咒給擠掉,事后我再把大金光神咒收回來即可。”

  波旬一聽先是一笑,然后又臉紅道:“疼嗎?”

  “哦!怕疼啊!那算了。”

  “別啊!我不怕疼的,你隨便來!”

  周仲龍手貼在波旬背部的,掌心冒出微微青光。

  “混沌浩蕩,一炁初分......”

  “解!”

  波旬的身體被大金光神咒覆蓋,背部中央的楞嚴咒則被大金光神咒蠶食殆盡。

  這時候,波旬感覺自己頭上多了一頂大山,那頂大山比搬起諸天萬界還要沉重。

  “徹底斷開了聯系!”

  一股虛弱感,涌上波旬的心頭。

  看差不多了,周仲龍捏住波旬背部的皮肉,猛的一拽。

  印在波旬全身的大金光神咒,被周仲龍直接拽了出來。

  周仲龍手捏一道金光,而這道金光正是大金光神咒無窮偉力凝聚的實質物質。

  這一瞬,波旬感覺自己的力量又重新回到了身體,與本尊的聯系重新連接了起來。

  喜悅的波旬猛地跳起,一把抱住周仲龍。

  “謝謝了!”

  一股涼意席卷波旬,波旬反應過來。

  “出去,出去,我還正在洗澡呢!”

  周仲龍被波旬的巨力推搡出來。

  被推了出來,周仲龍繼續看著電視。

  等波旬洗完了澡,裹著浴巾躺在了床上。

  力量短暫的丟失,讓波旬還是有些不放心,躺在床上的她一邊望著天花板,一邊用魔眼查看整個城市。

  所發生的一切,出現在波旬眼前,滔天的欲望也讓波旬感覺自己的法力正在不斷增長。

  不斷篩過每一個畫面,直至看到一群人。

  這群人坐在卡車車廂里,帶著面具手持槍械,目的地是恒隆廣場!

  波旬能夠感覺這群人的惡意,可他們散發出來的欲望,卻沒有傳遞到波旬這里。

  這就讓波旬越發想要探究其背后的秘密。

  充滿欲望之人,欲望沒流向她這位他化自在天,反而流向了別處。

  有陰謀!

  波旬立即起身,跑到客廳。

  “快,出大事了!”

  正在嗦辣條的周仲龍問道:“撒事?”

  波旬快速給周仲龍解釋道:“有一群荷槍實彈的人去了恒隆廣場,那群人來歷不明,欲望也沒有流向我這里,反而流向了別處。”

  吸!

  “陰謀的味道。”周仲龍也意識到情況不對。“應該是其它神的信徒,出于某個目的,所以他們的欲望沒有流向你。”

  “一起去看看!”波旬也不管周仲龍愿不愿意,直接拽起來。

  “你還真是個究極樂子人。”周仲龍被波旬拽起來,無奈之下周仲龍道:“我去了也沒意義!”

  “拜托,你可是仙,還是本體下界,現在有人殘害無辜,你不出手?”波旬直接扯掉身上的浴巾,順帶往臥室跑去。

  波旬換好一身黃色吊帶連衣裙。

  看著穿著暴露,沒有幾塊布料的波旬,周仲龍扶額頭道:“拜托,你這樣穿出去,是巴不得所有人都看你。”

  “那群人還在監視你呢!”

  “我行李箱里都是這些清涼一點的衣服。”波旬小手一攤。

  “我這里有!”周仲龍取出一身白色正裝,黑色領帶和一雙黑色皮鞋。

  “這衣服也太大了。”波旬接過衣服,她感覺自己胸部的體量,都撐不起這一身。

  “穿上后自己就縮小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