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21章 圍攻聞香總壇
  逐漸轉冷的天氣,讓落葉徹底枯黃,那曾經漫山遍野的野草,也消失了蹤跡,只留一片秋雨過后的泥濘黃土。

  被大山遮蓋的峽谷之中,一座巨大的祭壇,被建立在了空曠的中央。

  祭壇四周,還有各種房屋建筑,就連客棧商鋪也是不少。

  “白蓮教當初之所以能夠建立義軍席卷天下,靠得就是遍布天下的各脈網絡。”

  “除了教主在大勢上可以下令外,各脈都有很大自主權。”

  “這聞香彌勒兩脈脈主要信奉釋迦彌勒等佛。”

  “有共同的信仰,也是他們這次能合作的原因。”

  “不過,以屬下的經驗來看,若真讓他們成功打敗朝廷的軍隊,兩者間必然爆發矛盾,其中只有一脈能夠留存下來。”

  “至于造反的原因,只能說,朱元璋坐上皇帝的位置,白蓮教內部有很多人不服。”

  “唉,可憐明教明明已經沒了,但朱元璋依舊沒有放過明教。”

  山巔上,周云龍帶著四大法王來到此地,遙望聞香總壇。

  李日浩則向周云龍介紹四周環境,還有聞香一脈總壇的的整體布局。

  當初明教與白蓮教相互合作,共舉義軍大旗,各脈總壇相繼響應驅逐胡虜恢復中華的口號,情報地點都是共享的。

  對于聞香彌勒這種大脈,李日浩很是熟悉。

  自從朱元璋坐上皇位后,明教徹底成了歷史,白蓮教也依舊被主流排斥,不過被排斥也是有原因的。

  對于李日浩最后的嘆息,周云龍望著升起炊煙的聞香總壇,講道:

  “妖魔化,是一種手段,這種手段不分敵我也不分好壞。”

  “而一把刀,它可以用來切菜,也可以用來斬妖除魔,也可以用來砍殺無辜之人,它本不分正邪。”

  “可如果這把刀沾過血,哪怕不是人血,只要有心人從中作梗,那它就是一把沾了人血的刀。”

  “他們會用這把刀謀利,用這把刀傷害無辜者。”

  周云龍不禁想起清末的太平天國。

  拜上帝教雖有思想局限性,但始終以推翻清朝為目標,以創造一個人間天堂的大同社會為理想,是披著宗教外衣的農民運動。

  一切初衷都是好的,可最后卻因為權力腐蝕,讓一切化作烏有。

  上層的腐化,不能以偏概全。

  可上層的腐敗,決策上的失敗,也會影響整體的大局。

  歷史大多如此。

  人們總愛以偏概全,以結果論過程。

  白蓮教最初也只是一個源自佛教的宗教罷了。

  但到了清朝,有心之人為了給自己謀取私利,讓整個白蓮教徹底被打入深淵。

  如果用最簡單的話語來表示,那就是一只老鼠害了一鍋湯。

  這和自家老爹老娘去集市上買茶葉蛋被人多坑了一文錢,然后就喊人心不古世人愚昧,兩者之間,有很大區別。

  明教也是如此,摩尼或許不是啥好人,但摩尼教傳到中原,吸收三教精華后,也有了符合中原思想的教義,之后也有人利用其教義達成自己目的。

  曾經,明教與白蓮教中,少部分有心人想要做皇帝,但大部分人就只為了驅逐胡虜恢復中華這一句口號。

  不管何時何地,大部分人都不會忘記初衷,也會繼續為了共同目標而奮斗。

  可惜,這些情況下,最終還是會被利用,最終讓背后之人得利。

  “底層的百姓們,只是為了單純的活下去,一天能夠飽餐下去,就是他們最大的念想。”

  “重建白蓮后,就算朝廷懼怕想要剿滅我等,我教也無懼他們。”

  “白蓮乃道教圣花,象征游走于紅塵的修行者,于五濁惡世而不染卓,歷練成就。我周云龍歷生死界限,重活一世得仙人撫養,曾經有所恨之人,也有所愛之人,也因初心易改沉淪墮落,人死燈滅往事云煙我并不會選擇忘記,當燈芯再燃時,我之心已如磐石,我之意如天上太陽,我不為皇圖霸業,只為眼前清明,或許我管不了一世,但在這一時之間,但求在這憂患世界,問心無愧。”

  李日浩四人心情激動,單膝下跪。

  “憂患世界,問心無愧,愿為效死!”

  兵戈交響。

  朝廷大軍兵圍聞香總壇。

  朱元璋曾作為紅巾軍大將,自然對這兩脈總壇非常了解。

  大軍陣前,漆黑的巨炮整齊排列,手持銅手銃的精銳列于其后。

  一聲聲轟鳴巨響,整個聞香總壇被硝煙彌漫。

  在這炮火掩蓋之下,總壇內的教眾早有準備,有序的迅速撤離到提前準備好的地道之內。

  當第二輪炮彈快速填充。

  轟轟轟!

  聞香總壇內。

  聞香道主,號稱九尺神龍的龍世瓊,從祭壇內走出。

  身高九尺的龍世瓊一身灰色柳葉甲,手持萬斤的虎紋鳳嘴刀,一刀將迎面的數顆炮彈一刀斬斷。

  嘭轟!

  龍世瓊大手一揮,一道勁風襲來,炮彈爆炸所產生的煙塵被一吹而散。

  一名身穿白衣頭戴白巾的聞香教徒,快速跑到龍世瓊面前。

  “稟道主,朝廷大軍已包圍總壇。”

  龍世瓊聽后,大笑道:“哈哈哈哈,朱重八你竟然先忍不住了。”

  “兄弟們準備怎么樣了?”

  教徒也笑道:“炸藥全都埋好了,只要他們靠近總壇一步,就讓他們全部上天。”

  “好!”龍世瓊看向遮天箭雨和緊隨而至的炮彈,一身恢宏氣勢提至巔峰。

  “呼~”一道氣旋在眼前形容,龍世瓊猛吸一口氣,胸腔快速擴張。

  “破!”

  沖天音浪扭曲漫天煙云。

  遮天箭雨和炮彈與音浪接觸的一瞬。

  箭雨崩散,炮彈爆炸。

  此時此刻,整個總壇表面,僅剩龍世瓊一人。

  見朝廷軍隊只敢炮轟放箭,龍世瓊大喊道:“朱重八,你這個臭乞丐坐上皇位后,是怕死了不成,哈哈哈哈!”

  龍世瓊的聲音響徹山谷,直沖朝廷軍陣。

  “大膽!”

  一道白芒自天而降,直擊龍世瓊天靈。

  龍世瓊抬刀劈過,一輪半月斬向白芒。

  噗!

  白芒散去,一柄丈八點鋼槍,落于遠處。

  龍世瓊抬起頭,見陽光之上,一名騎著神駒的玉面戰將,自天而降。

  戰將落于點鋼槍落處,一把將其拔起,直指龍世瓊。

  “龍世瓊,你這只敢逞口舌之能的鼠輩,也就只能躲在這深山里叫囂。”

  “哈哈哈,急了!”龍世瓊全身皮膚逐漸漆黑,宛若黑曜石一般,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常遇春,一個長得跟娘們一樣的東西,不去練女人功夫,練什么極陽功夫。”

  “哈哈哈,吃本座一刀。”

  身高九尺的龍世瓊,高過了騎著戰馬的常遇春,手中的鳳嘴刀更像是斷山之刃,以無上氣力所劈刀罡掠過常遇春。

  常遇春一槍挑碎刀罡,氣憤道:“你這個練硬功的莽夫,也就只會動嘴。”

  “殺!”龍世瓊拖刀于地雙腳掠起,其身猶如披靡戰車,直沖常遇春。

  常遇春手提鋼槍,神駒的鼻孔噴出亂團滾燙蒸汽,那極陽真氣所化烈火包裹常遇春與神駒全身。

  “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