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6章 時間卡歸零。朱元璋與劉基
  吃飽喝足,李耳擦了擦嘴,轉身回房睡覺。

  周仲龍則開始翻閱守藏室內的書籍。

  擁有周朝九成九藏書的守藏室,在周仲龍眼前,就是一座巨大的寶藏。

  大部分都是后世所沒有的孤本。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整個守藏室的書,沒有一個是那糟老頭子寫的。

  到了早晨,看了眼睡得一臉正香的李耳,周仲龍將守藏室最后一副竹簡放下。

  竹簡剛放下,李耳睜開雙眼,一臉舒爽道:“頭一次睡這么舒服!”

  “系統簽到的五糧液茅臺全讓你倒進鼎里一口悶了,喝的那么起勁,睡不舒服才怪!”周仲龍心里說了一句。

  李耳仿佛看穿了周仲龍的心思,但依舊笑道:“誰讓后世的酒夠烈,喝了一次后,我感覺之前喝得都是開水泡飯。”

  李耳起身后,走到周仲龍身旁,伸手道:“拿來吧!”

  “???”周仲龍有些不解。

  “筆和紙啊!你這老娃都要走了,老頭我沒啥禮物,只能把肚子里的墨水兒寫出來讓老娃你瞧瞧。”

  周仲龍先是一愣,反應過來時,立即將背包里的存貨全部取了出來。

  拿起一張潔白如玉的白紙,李耳的目光就像是看美人一樣閃閃發亮。

  還有很早以前,周仲龍從趙佶家里捎帶的筆和硯臺墨條,更是讓李耳無法釋手。

  “都是好東西。”

  李耳拿起墨條,幾滴水珠凝結在墨條端部。

  直至滴落在硯臺,水珠化作了墨水。

  李耳拿起毛筆,看著潔白的末梢。

  “真不想把你染黑!”

  李耳起手揮過,筆尖從硯臺劃過。

  轉眼即逝,一張紙的一面,已經寫滿了文字。

  很快,洋洋灑灑一炷香的時間。

  李耳將散發著墨香的白紙,遞給周仲龍。

  當周仲龍接過的一瞬。

  李耳眨了下眼。

  轉瞬,周仲龍已經消失在了眼前。

  李耳將剩下的白紙藏了起來,又將其它幾樣收進盒子內。

  李耳走到門前,緩緩推開大門,看著站在門外,因失去一天時間而一臉茫然的孩童,笑道:“景德回來了!”

  ......

  回到原來的山間小院,周仲龍與周雨薇迅速分開。

  重新分化成兩人,周仲龍看向手中寫滿金文的白紙,輕輕吹了吹上面還沒干透的墨汁。

  周仲龍直接翻到最后一頁。

  [老娃,昨晚那酒和烤鴨不錯。回去后,老娃你照著觀想的老君像給老頭子我捏一個泥塑,能刷色就刷色,不能刷色泥臉風干也可以,每天一炷香,半月來一頓,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天天上,老頭我不怕痛風。]

  看到這些話,周仲龍反而更高興了。

  這一天的時間之旅,給周仲龍帶來了很大的沖擊。

  此界的李耳,和周仲龍印象中的李耳差距很大,但所具有的威能,是一分不差。

  諸天萬相,不可能全部相同。

  要是全諸天的李耳都是一個樣,那反而才有問題。

  此界李耳,話語直白為人直爽。

  還有一副力能抗山的體魄。

  如此模樣的老師,誰不喜歡?

  到了第二天,一個兩尺高的老君泥像,被周仲龍擺在了家中。

  周仲龍上了一炷香,給供桌上擺了一些老師李耳愛吃的菜品。

  老師李耳所著書稿,總計一萬字。

  小部分內容與道德經內容類似,剩余大部分,則是此界老師李耳對于天地萬物和人體內功的理解。

  其中的陰陽部分,對周仲龍的情況有很大幫助。

  這一萬字內容,足以讓武林中的任何人成為天下第一。

  但也只是天下第一。

  路還得自己走,修煉總體的大綱,自神功練現在成分化女體已然明了。

  以雙身之力共走大道。

  功法修煉到先天陰陽的境界,壽命與元神都沒有窮盡,以后都是水磨功夫。

  系統與女體的出現,再加上周云龍的出現,讓周仲龍改變了些許性格,也回憶起了曾經的記憶。

  ......

  應天府。

  黃昏臨近。

  皇城之中,巨大的朱漆門被揮灑上昏黃之色,重檐屋頂連綿的琉璃瓦,在昏黃照耀下泛著透亮。千百年來,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成為這屋頂的主人,并為此成為歷史的一抹余暉。

  身穿常服的朱元璋,與劉基走在直通奉天大殿的長廊中。

  朱元璋身形高大氣宇軒昂,雙眉束發略有白絲,面容卻看不出絲毫蒼老。

  龍行虎步中,朱元璋無形中散發出強烈的壓迫感。在這種壓迫下,劉基和親軍都尉府的儀仗護衛皆是無感。

  或者是,已經習慣了。

  明皇朱元璋的強大,不只是他的用人之道與帝王之術,還有他那威震天下只身破軍的武力。

  天下未定時,朱元璋加入信仰明教與白蓮教的紅巾軍,后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了明教與白蓮教兩教的鎮教神功,《天佛秘典》和《摩尼心法》所演化的《日月寶鑒》,并將兩功修煉大成。

  在征戰中,朱元璋收集天下武學融會貫通推陳出新,與劉基一同創出《明皇驚世武典》。

  武典著稿之時,各地戰場雷雨交加,就連正在征戰的將軍們,也被哪轟鳴的驚世天雷所震撼。

  此功包羅萬象陰陽雙極,每招每式都有驚天之威,運功之時氣沖如雷,真氣游走靜脈時猶如江海匯聚蓋世波濤。

  第一境界,集金木之力,肉體金剛不壞枯木逢春,真氣生生不息。

  第二境界,集風雷之力,裹挾風雷大勢,可破軍斷江。

  第三境界,集陰陽之力,納天地陰陽二氣,練就陰陽不死身,此境功成,凡人已無法滅其身。

  第四境界,集帝皇之氣,強化元神,汲取天地最初的太古粒子,長生不老日月同輝。

  練成之后,每到正午與月圓之時,一身功力可提升雙倍,境界提升時每一境界可多提升一倍功力。

  劉基作為此功唯二的創作者,劉基并沒有修煉此功,因為他心里清楚。

  老天是不可能讓你無緣無故的長生不老不死不滅。

  尤其是在歷史滾輪的大勢下,更不可能讓你在天子之位上長生不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命。

  在天命之中,就算是朱元璋這樣得位最正的皇者,也只能順從天命因果。

  該退出歷史的時候,老天可從來不會讓你在人間多待一炷香的時間。

  朱元璋第四境界功成之時,即是他償還因果的死期。

  心里非常清楚的劉基,沒敢將這事說出來,他的歷史與天命已經結束,他要追求屬于自己的道路,朝堂這個是非之地,多待一天就是一天危險。

  ps:這里老朱本人武力值爆表。

  本書穿越世界不限東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