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逆練神功的我練出了女體 > 第4章 孟婆湯里沒孟婆
  接下來的幾天,主要負責抱孩子的周雨薇,并沒體會到作為父母時的辛苦,孩子不哭不鬧,每天都是準時在幾個時間段上吃喝拉撒。

  晚上也不怎么睡覺的兩人,自然也不會被煩到。

  這些對于生活守時規律的他們來講,反而是一種享受。

  為了解決奶水問題,周仲龍特地去山下買了幾只羊,圈養在院子里。

  奶水這塊,羊奶要比牛奶好上許多。

  每日煮一小碗,放涼到合適的溫度,蘸著筷子混點真元慢慢喂。

  之后幾天,系統簽到了一些嬰兒用品,其中就有奶瓶,倒是解決了許多問題。

  接下來的,系統簽到給的獎勵,不是糧食,就是一些修煉所需的名貴藥材和提升功力的丹藥。

  轉眼兩個月過去。

  正如周仲龍兩個月所說的那樣,陜西大旱饑民無數。

  陜西素有十年九旱之稱,歷史上旱災頻發,范圍和程度都超過其它氣象災害。

  秦嶺以南因氣候環境的原因,倒是無事,而秦嶺以北因為為秦嶺這座天然屏障,大量水汽無法進入北方,也是造成干旱的原因之一。

  這座天然屏障擋住了北方的冷風,也阻礙了南方的水汽。

  除卻這些,陜西本身南北狹長,緯度跨度大降雨也不均勻,尤其是是陜北地區,可以說是重災區。

  西部的青藏高原對氣候也有很大影響。

  你可以想象,陜北災民無數時,所有樹皮全部被啃光的時候,關中地區卻風調雨順,甚至可以坐在湖邊喝著清茶,欣賞春天時節挑花杏花梨花盛開。

  為了救災,周仲龍一一聯系了災區各地的道觀寺廟,將之前得到的糧食全部散了出去。

  被餓死的人,遠比被殺死的人死的難看。

  傍晚。

  在外數天的周仲龍,終于耗盡了背包里的庫存。

  回到門前時,月亮已經升起。

  此時天上無云圓月高照。

  周雨薇盤著腿,坐在床邊看書。

  周云龍則睜著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當周仲龍走來時,周云龍迷離的雙眼才徹底閉下。

  周仲龍用清水洗了下手,隨即坐到周雨薇身旁:“那些糧食足夠災民們渡過難關,不過朝廷遲遲不來賑災,就有些問題了。”

  周雨薇一邊看書,一邊道:“上下盤剝之后,也剩不了多少,至于剩余那一點索性也就一起貪了。朱元璋對貪官恨之入骨,大力整飭官場,但貪污依舊屢禁不止。”

  “官俸微薄是主要問題,那點銀錢連自己都養不活,更別提家里人了。那些大家族出身自然看不上這點銀錢,可還有少部分人出身貧苦,養不了家也就只能貪污。”

  “現在天下初定,朱元璋自己都沒錢,更別提那些官員了。”

  “事實如此,何須多想這些問題。”

  周仲龍從書架之中拿出一篇孤本,開始翻閱起來。

  又是一夜過去,三人過得都非常愜意。

  看了一晚上書的周仲龍與周雨薇心情愉悅,一晚不哭不鬧睡到自然醒的周云龍也是精神舒爽。

  到了早上,周仲龍一抱著周云龍,一邊口述先天乾坤功與童子功的心法口訣與要領。順帶繼續渡入真元,讓真元游走體內,模擬修煉兩功時的場景,直至讓周云龍身體逐漸習慣自行運轉修煉。

  “先天歸炁,旋而為一,自生造化,聚罡凝田。陰陽乾坤倒,萬炁歸天地。”

  “八卦乾坤一道,以天地之氣攜天地之威,每招每式逆轉天地乾坤毀天滅地,但收功之時,需將所攜之氣歸還天地。”

  到了童子功這塊,周仲龍自然不會說達摩四大神功原版的神功,這玩意說到底就是積蓄一口先天純陽童子氣,集星辰之力不斷增加這口童子氣,一旦釋放便是驚天動地。

  不過,結果就是辛辛苦苦積攢千萬年,一射就萎了。

  練了他,你一輩子只有兩種選擇。

  要么一口氣噴死敵人,要么一次性把老婆滋潤了。

  還是要為孩子人生未來大事考慮的。

  所以,周仲龍將這達摩童子功做了修改,給里面增加了一些法門,聚集先天純陽童子氣的同時,再將先天純陽童子氣轉化為先天一炁。

  走的是煉精化炁的路子。

  為修煉其他功法打下基礎。

  而童子功和先天乾坤功用來打基礎,效果不錯。

  童子功練炁,先天乾坤功則鍛煉對天地之氣的掌控力。

  經過修改的童子功練的越久,先天純陽童子氣也就越精純,先天之炁自然也就越精純。

  “氣吸勞宮,引流入密,神沖神門,歸凝丹田,內壯外強,陰平陽秘。”

  “密陽化精,練精化氣!”

  周仲龍輕輕捏了下周云龍的鼻子,笑道:“你小子以后得好好練練定力。”

  “為父三百年陰陽童子身,比那些二十歲的年輕人強萬倍。”

  “一尿隔世啊!”

  周仲龍對自己的看似牛批,實則都是淚的事跡一臉自豪,周云龍雙眼泛著光肉嘟的臉露出可愛的笑容,似乎是在表示對周仲龍腎經與身體的肯定。

  “以后就算找老婆,一定要給爹看看,知人知面不知心,表面功夫做得再好,心經不住考驗,就容易出問題。”

  說到這句話,周云龍那可愛的笑容逐漸消失,好像是被說出的痛處,眼神流露的感情似乎是在抱怨什么。

  周仲龍眉頭一皺嘴一撅,貼近臉仔細看著周云龍。

  “孟婆休產假,臨時來煮湯的那個鬼味道不正宗了。”

  說完這句,周云龍又笑了出來。

  又給周云龍渡了一道真元,周仲龍將周云龍放回床上,從柜子里取出一副魚竿和竹筐。

  走到院子,周仲龍看向正在劈柴的周雨薇。

  “去灞河釣些魚,中午全魚宴。”

  在沒有人照看的時候,周云龍睜眼看著木架房梁,清澈的瞳孔中,分別燃起十道火光,火光凝聚化作十道烈日。

  周仲龍所渡入的真元,在這十道烈日灼燒之下,氣化為一股至陽至剛的真氣,逐漸凝聚進周云龍的丹田。

  伴隨著這股至剛至陽的力量,一股先天純陽童子氣也聚集在丹田內,將至陽至剛的真氣包裹起來,不斷錘煉。

  最終,周仲龍殘余的真元又將周云龍丹田經脈全部覆蓋,繼續溫養淬煉周云龍的身體。

  周云龍的目光,散發出一股獨屬于皇者的氣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