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三十三章:媽媽病情惡化
  周蘭平聽著這些話,不生氣反而笑了,轉頭看了周圍,對著她道:“這附近好像就我們兩個人,有人的時候,夏同志應該不會這般...“伶牙俐齒”吧。”聲音中帶著一絲譏諷:“我一直以為高澍那小子喜歡溫柔賢惠的,怪不得。”眼中始終含著笑,說出來的話語讓夏琳不那么愛聽,臉色也不自然了起來。

  “阿姨這是什么意思。”

  周蘭平擺擺手:“明面意思,在夸你呢,我家秋兒恰恰和你相反,面上伶牙俐齒,不,她嘴笨,伶牙俐齒都抬舉她了,頂多是胡攪蠻纏,但話說回來了,雖然嘴笨,但實際上溫柔小意,特別安靜的人。”

  夏琳此時的臉有些難看,這老女人在說她綠茶呢,往后那些小年輕給矯揉造作的女人起的名字,她夏琳是那種矯揉造作的人么?頂多討厭陸靜秋一家人,說下難聽話而已,人都快死了,她還顧忌什么:“怪不得呢,高澍最后選我這個農村的女子,也沒往你家千金身上看一眼。阿姨,既然病了,就好好在家養著別出來瞎折騰了,小心越折騰活得越短,讓你女兒傷心,你不也得心疼。”

  “你...”

  看著周蘭平被氣得捂胸口的模樣,夏琳就解氣,提著她手上的水壺轉身就走,剛走兩步又想到了什么,也不顧周蘭平現在黑青的表情,自顧道:“周阿姨,我前段時間做了個夢,夢見了許多以后的事情,其中就有你女兒。

  看你也時日無多了,好心提醒你一句,趕緊回家給你女兒找個對象嫁了,小心一輩子嫁不出去呀。”

  周蘭平道:“多謝你提醒,作為過來人,也作為長輩,阿姨也提醒你一句,太過聰明的女人,男人都不會喜歡。”

  夏琳道:“不勞周阿姨操心,我有爸媽。”

  ...

  陸靜秋知道媽媽在這邊歇著的時候,忙接過爸爸手里的水杯,讓爸爸歇著,騎著沈慕的自行車來接媽媽了。

  周蘭平剛剛被夏琳氣得不輕,接過女兒送來的水,大口大口地喝了大半瓶,臉色也不是那么好。

  “媽,你還好吧。都說不讓你們去了,看吧,又難受了吧。”

  周蘭平依著女兒的身子站了起來,笑了下:“媽和你爸這兩天在山里很開心,還挖了個寶貝。”

  “寶貝,啥呀?”

  周蘭平看了看周圍,坐上了女兒的車,小聲道:“回去在和你說。”

  陸靜秋笑了:“怎么和爸爸一樣神秘,好吧,我先不打聽了。”

  女兒騎的很平穩,周蘭平在后面拍了拍她的背,又想到了夏琳,提醒著女兒道:“秋兒,以后離高澍媳婦遠一點兒,她可不簡單。”

  陸靜秋道:“媽,你見過人家一面就看出來了?”

  周蘭平道:“可不止一面,剛剛還和媽媽搭話來著,一句話能讓你品出來三個意思來,她那嘴呀,你斗不過。”

  陸靜秋道:“我也沒想著和她斗,我不是乖乖退出了么,她也找不上我茬...媽,她剛剛欺負你了?”

  周蘭平笑了:“我這么大人了,她能欺負得了我?女人間,也就嘴上功夫,秋兒,這幾年你在她面前沒討到好吧,肯定吃了不少虧。”

  陸靜秋道:“媽,你咋知道?”

  周蘭平道:“我是你媽,你幾斤幾兩媽最清楚,不講理第一名,拌嘴吵架根本不行。”

  陸靜秋嘿嘿笑了:“媽,還是你厲害。”

  晚上的豬肉香菇餃子特別的香,每人人二三十個,吃得嘴流油。

  晚飯過后,她和爸媽一起收拾了東西,一一和他們告了別,就連高澍也過來了。

  知青點兒的人,一直把她們送到了村口才回去,這一走,或許一輩子也見不到了。

  陸靜秋在路上感慨了一會兒后,才問到寶貝的事兒:“爸媽,說說你們這兩天在山上挖到什么寶貝了,這么神秘?”

  陸先潤和周蘭平齊聲一笑,半天才道:“我和你媽今天上午在山上發現了顆人參。”

  “...真的?”陸靜秋意外地起身直接碰到了車頂上。

  周蘭平點了下頭:“上午發現的,我和你爸挖了會兒,到了下午才把它挖出來,你爸說那人參估計有百年。”

  “啊...百年?我..在這里幾年連個野山參都沒挖到過。”

  周蘭平得意地笑了:“你們都得夸我運氣好,我和你爸剛開始就想著采蘑菇,我就是累了找個地方休息,結果一屁股坐在了人參上,那人參還露著頭,要不然我和你爸也認不出來。”

  陸靜秋此時也有些激動,猛地摟著媽媽親了一口,上百年的人參不知道對媽媽的病有沒有用。

  他們在鎮上休息了一夜,媽媽這兩天活動量比較大,突然一歇下來,又開始難受了。

  她和爸爸也不敢耽誤,一邊吃著藥,一邊往家趕,出來的時候心情明亮,回來的時候就有多焦急,因為媽媽在路上吐血了。

  她和爸爸除了督促媽媽吃藥,什么也幫不上忙,心中難忍地煎熬。

  回到家后,爸爸說什么也不讓媽媽在家里待著,拉著她去住院,醫院不管有沒有法子,總能幫著減輕些病痛。

  一直到媽媽住院,家里人和媽媽醫院的朋友才知道她的病情,都難以置信。

  特別是小姨,周家很早就剩下她們兩姐妹了,一路上相扶相持走到現在,正是該享福的時候,姐姐卻得了這種病,得知消息后,她接受不了,在病床前拉著媽媽的手,哭了一上午。

  反觀外人的反應,她們一家人現在已經很平靜地看待這件事了,她和爸爸的想法是能不讓媽媽受罪,就不讓媽媽受罪。

  醫院里媽媽的那些老朋友,知道媽媽生病后,都紛紛過來看望,帶了不少東西,實在吃不完,媽媽就讓爸爸拒絕了,說實在帶東西都不見了。

  大家見此,就像到了募捐,也被他們拒絕了。

  院長最后開口,給媽媽安排了單間,而且醫院的住院費全免,他們出的錢也就平時用的藥費。

  為此爸爸還專門帶著她親自感謝了院長。

  高晴來拿相機的時候,特意去看了周阿姨,從醫院出來后,才紅著眼問道:“阿姨這樣之前你們就知道?”

  陸靜秋點點頭,沒說話。

  高晴嘆了口氣:“好好地一個人,怎么...你接下里打算怎么辦?”

  陸靜秋道:“自然是陪著我媽,她身邊離不開人,順便再找找工作。”

  “你爸不是已經給你找好了?”

  陸靜秋點點頭:“恩,但我還在等一個機會,先不說這個了,你能幫我問問,咱們市里有誰會中醫么,我記得聽誰說過,有個很厲害的中醫。”

  高晴道:“是給阿姨調理么?”

  陸靜秋點了點頭。

  高晴道:“行,這事兒我幫你打聽下,對了,我哥在那邊還好么?”

  “挺好的,新婚生活很融洽。”

  一聽到這話,高晴又嘆了口氣:“最近我哥連個電話都沒打。”

  陸靜秋道:“估計是在忙。”

  高晴可不相信,他覺得哥哥和家里越來越生分了,特別認識那個夏琳的女人后。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