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二十八章:記錄下來的帥哥
  拿著這些錢,莊嚴有些不確定的睨了小弟一眼,道:“真就賣這么多錢,你沒私藏?”

  小伙子忙舉手表態:“天地良心,我也不敢呀嚴哥,不信你問兩邊的攤主。”

  莊嚴也知道他不敢,抽出其中的兩張給了他:“以后跟著嚴哥我好好干,絕對不會讓你吃虧。”

  小伙子拿著錢一喜,笑道:“嚴哥,衣服賣的差不多了,咱們還幫夏琳賣么?”

  “不賣,太浪費時間了。走收攤,去下館子。”

  如果此時陸靜秋在的話,看見二流子莊嚴,打死她也不會買的,更何況是夏琳做的衣服。

  從黑市回來后,媽媽又休息了一會兒他們才出發去十里村。

  從北市到十里村也得兩三個小時,之前倒沒發現原來這邊的風景這么美。

  周蘭平看著兩邊時不時出現的山丘道:“這邊的山林比較多?風景就是和咱們那里不一樣。”

  陸靜秋道:“對山色如黛,一片片婆娑的山林,還散發著各種植物的氣息,我最喜歡的就是這邊的山林,特別是春秋季里面有不少好東西。我們這些知青沒事兒的時候,就喜歡去里面找野果子,野菌菇,運氣好的,還能遇到山參呢。可惜我沒遇到過。”女主夏琳就經常在里面找到野山參,還是上了年歲的。

  周蘭平聽著女兒的描述,也很好奇,她跟著丈夫在海島待過,在平原待過,還沒去過山區呢。

  越是離十里村近,陸靜秋的話就越多,跟爸媽說了一路她在村子里的各種點滴。

  回眸駐足,她也覺得,在十里村的這三年,有不少有趣,值得懷念的事情。

  等自己說累了,轉頭一看,媽媽已經倚在旁邊睡著了,陸靜秋搖開車窗,拿著照相機一邊擺弄著,一邊愜意的吹著風,欣賞著路上的美景。

  遠處一輛公交車迎面駛來,陸靜秋只顧著照一張美麗的風景,并沒有發覺,正當按下快門的時候,兩輛車突然交互,相機也咔嚓了一聲。

  鏡頭里,她看到了一張溫暖,陽光地,帶著正氣地臉龐,瞬間被吸引的移不開眼,心想,這男人長得真好看。陸靜秋移開相機在望去時,對面的那人好似認識她一般,有些吃驚,滿腹疑惑地看她。

  陸靜秋好奇,轉頭盯著他,蔣南州疑惑的往這邊看著,兩人就這樣,歪頭看了許久,一直到車子互相走遠,才收回身子。

  回過神來的陸靜秋一想到剛剛盯著一個男人看了這么久,有些不好意思地默默摸了下臉,轉而又想,坪路相逢的陌生人,看了就看了,誰讓他長得這么帥氣來著,就當沿路看風景,順便養養眼嘛。

  ...

  到了鎮上,陸靜秋輕車熟路的帶著爸媽去了鎮上唯一的國營館子。

  剛到就遇到了熟人,沈慕和高澍。

  “好巧,在這里碰到你們兩個。”

  沈慕點頭笑了笑,高澍則是看到了她身后的爸媽,忙起身道:“陸叔叔,周阿姨。”

  沈慕也忙起身跟著叫了。

  高澍雖好,但對一個讓自己女兒傷透心的小子,陸先潤還是沒什么好感,但也不會擺臉色給人家看,笑著點頭道:“三年不見,你小子看著又結實了,在這里還好吧。”

  高澍點點頭:“還好。”

  陸先潤說完,轉頭看了沈慕一眼,問著女兒道:“這小子就是之前在火車站給我打電話的那位吧?”

  “是。”

  陸先潤道:“上次多虧了你的電話。”

  沈慕道:“在一起都是同志,互相幫助是我們應該的。”

  周蘭平看著兩人吃到一半的大碗面道:“既然遇上了,那就陪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陸先潤忙叫了服務員,點了兩道菜,又要了兩碗肉絲面。

  這個時候的飯菜太過足,她們母女倆正好吃一碗。

  飯桌上,高澍問了阿姨的病情,因為前天沈慕的大哥拿了一封信給了岳父,說是陸靜秋又請的陪護假。

  蔣南州只說阿姨病了,但現在看見阿姨和叔叔又來了十里村,很是疑惑,不過看著阿姨的神態,確實病了。

  周蘭平也不打算瞞著,很平靜的回道:“阿姨得了癌,治不好的那種。”

  一句話,讓高澍和沈慕頓時停了筷子,兩人一臉震驚,嘴巴張的老大,半天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周蘭平就知道他們會是這個表情,道:“很驚訝吧。”

  高澍:“阿姨,您?”

  陸先潤道:“我們來看看秋兒待的地方,你們也不用多想,也別特殊對待,就當我們是來游玩的。”

  陸靜秋也是旋即微笑,眼睛彎彎,仿佛沒有一點憂愁。

  一家人的反應讓兩人有些驚訝地一愣,一般遇到這樣的事情,家里面大多是沉重的,煩愁的,從沒見過得了這種病還這般樂觀的一家。

  回去的路上,高澍心里不是滋味,畢竟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阿姨,平日里也多有照顧,現在得了這種病,心里有些難受。

  沈慕也知道他難受,別說他們一個大院了,就連他和陸靜秋沒太多交情的同志,都替陸靜秋擔憂。

  陸靜秋一家沒跟著他們一起回十里村,而是去了鎮上的招待所,不住在十里村主要是怕媽媽的病,至少鎮上有醫院,他們有車,十里村離鎮上開車也就十分鐘的路程,也方便。

  安頓好去到十里村后,已經是下午三四點了。

  村里來了輛吉普車,一路開到了知青點,最先惹的孩子們一路跟著好奇。

  等車子停下來,陸靜秋拿了糖果才讓他們紛紛離去。

  “靜秋。”知青點的云瑜枝和李英兒已經聽高澍和沈慕兩個人說陸靜秋帶著她爸媽過來了,她們還不相信,現在看著她身邊站著的兩人,還有些奇怪怎么把父母帶來了:“叔叔,阿姨。”

  陸靜秋拉著周蘭平上上前為她介紹著自己的伙伴,周蘭平此時的氣色讓人看不出來生了重病,熱情和兩人打著招呼。

  還把昨天買的點心送給他們分享。

  ...

  “你做的那幾件衣服賣了,這是你的錢。”

  十里村的后山腳下,二流子莊嚴把剩下的錢給了夏琳,一個月能把那么貴的衣服賣出去,夏琳還是很高興的,忙道:“五六件衣服能賺這么多錢,這一次我得多做一些。”

  莊嚴擺擺手道:“琳琳,這衣服不好賣,一個月才賣出去,那也是遇到了個冤大頭,我準備倒騰糧食,你要不要跟我合伙,投點兒錢?”

  夏琳一聽這話忙把錢收到了身后,表情微冷道:“我不懂糧食,也不準備倒騰糧食,既然你不做服裝生意,那就不做。”

  她太知道莊嚴是什么人了,上輩子她在莊嚴手里吃了不少苦,之所以找他幫忙。

  那是在她認識的人里,只有莊嚴做黑市生意,她是想自己去的,但有高澍在,她也不太方便去。

  高澍很反對她去黑市,這一世,她不想離開高澍,但也不能沒有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