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二十三章:錯過工作
  在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里了,身邊坐著的正是她得父母。

  看到爸媽那焦急又擔心的面孔,陸靜秋憋了許久的情緒終于爆發了:“媽,嗚嗚..”

  長久壓抑在心頭的悲憤,這時一下子全爆發出來了。

  “你這孩子,剛醒就開始哭,還跟小時還似的。”說著,忙坐到床邊把孩子摟進懷里。

  “媽,我都知道了,你們為什么要瞞著我。”

  “知道?知道什么...”周蘭平話說到一半瞬間明白女兒的話意,愣怔了下,轉頭和陸先潤對視了一眼,彼此心中都不好受。

  女兒這次生病看來是因為她,知道會有這一天,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陸靜秋撕心裂肺的哭著,周蘭平抱著女兒勸著勸著也哭了起來,陸先潤在一旁心如錐刺了般,幾度哽咽。

  一家人在悲傷中度過了一個上午,漸漸平復后,周蘭平才和女兒說了自己的情況,表示不愿意治療。

  陸靜秋知道上輩子媽媽在最后,就是因為手術加速了惡化,小姨說最后那段媽媽過的很痛苦。

  既然媽媽不愿意手術,那就不手術,但她還是不想放棄,爸爸說帶媽媽去京市,那就去京市檢查下。萬一有轉機呢。

  下午下班的時候,魏阿姨過來看望了她,一來就道:“你這孩子,你媽一早過來幫你拿藥,怎么發燒到三十八度多還往外跑,幸虧你遇到了好人,把你送到了醫院。”

  陸靜秋有印象,她昏倒時看到了和爸爸一樣的軍服,應該是個當兵的。

  “阿姨,他人還在么,我可得好好感謝下人家。”

  “早走了,還幫你墊付了醫藥費,我說通知了你家人,他才急匆匆的走了。”

  “啊,走了?人長什么樣,有沒有留個地址電話什么的?”

  “一個年輕帥氣的軍人小伙子,什么也沒留下,估計有什么急事兒。”

  周蘭平道:“這事兒讓你爸爸去打聽,你呀,還是好好休息休息,你知不知道你昏睡了兩天。”

  陸靜秋一聽,瞬間急了:“兩天?我睡了兩天?”

  魏阿姨道:“可不是,醫生說你心里郁結,精神緊繃的厲害,導致身體虧,你一個小姑娘,怎么就有郁結了呢。”

  陸靜秋抿著嘴沒說話。

  周蘭平笑著趕緊把話題引開,她生病的事兒,除了上面的領導和張醫生,別的人都不知道。

  就連魏桂香她都沒告訴,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事兒,讓大家擔憂。

  等媽媽送走魏阿姨后,陸靜秋看了下時間,對爸爸道:“爸,我想出院,下午我還要去一趟出版社,我想看看我有沒有被錄取。”

  陸先潤之前著急女兒生病的事兒,倒是把考試的事兒忘了,現在一聽也跟著急了:“醫生說你還需要在掛兩天針,下午爸給你去問問。”

  “我想自己去,我病已經沒事兒了,再說,出了院我還是可以每天來掛針的。爸,我想回家。”

  陸先潤拗不過女兒,下午醫生上班,只好給她辦了出院。

  陸先潤開著部隊的車過來的,不放心他們母女倆,出了院,就直接帶著她們往出版社開去。

  到了出版社,陸靜秋一眼就看到了大門口貼著的錄取通知。

  周蘭平跟在后面第一眼就看到了女兒的名字,欣喜道:“秋兒,看,你的名字也在上面。”

  陸靜秋在第二排也看到了,轉頭對著爸媽嘻嘻的傻笑了兩聲道:“爸媽,你們先在這里等我,我進去問問。”

  誰知滿心歡喜的進了出版社,剛到就撞上了從辦公室出來的張淼:“張編輯,你好,我是陸靜秋,我今天...”

  張淼一愣,可惜道:“陸靜秋呀,你怎么現在才來,我們的面試昨天就已經結束了。”

  陸靜秋道:“昨天?”

  張淼點頭道:“你沒看外面貼的通知么,昨天面試了五十個人,本來我們主編還提到了你,可惜你沒來,這不已經定下人了。”

  “我...”她剛剛太激動,沒看到下面的備注,現在解釋也沒什么意義,人家都確定了。

  “我還有機會么?”

  張淼搖了搖頭。

  陸靜秋眼神一陣黯然,但轉瞬又換上笑臉:“張編輯,謝謝你,既然錯過了,那就下次再遇吧,我先走了。”

  張淼點了點頭道:“我看你的畫挺好的,以后有機會,咱們在合作,我們出版社也經常在西城報社征集兒童作品的。”

  陸靜秋感激的點點頭笑道:“好的,我會的。”

  說完,滿心失落的走出了出版社。

  門口還在掛著笑容父母,看著女兒這么快出來,心下一咯噔,再看女兒那愁容的神情,忙上去問道:“怎么回事?這么快就出來了?”

  “他們昨天面試,我沒來。”陸靜秋在爸媽面前也不用掩飾,此時眼中泛著委屈的淚水。

  陸先潤心疼的忙安慰道:“這里沒錄取上沒關系,后勤部那邊爸已經幫你問好了,改天爸往你下鄉的村子郵寄個接收證明。”

  周蘭平幫女兒擦了下幾欲留下來的眼淚,道:“沒招上有啥可哭的,就我和你爸這人脈,幫你找個工作不算難事兒,不光你爸那邊,媽我這些日子也幫你打聽著呢,媽一個病人在電機廠也要人。只是你說要靠自己,我和你爸都沒告訴你。”

  陸靜秋聽著爸媽的話,眼淚不受控制的掉的更兇了,夫妻倆看著女兒滾燙的眼淚,燙得心里驀地顫了一下。

  女兒出入社會,第一次靠自己找工作,受了搓,他們能做的就是安慰,開解,讓她學會承擔。

  上了車后,周蘭平和陸靜秋說了很多人生大道理。

  要是以前,陸靜秋肯定聽不進去,她上輩子活得年紀,和爸媽這個歲數差不多,人生閱歷也不少。

  但閱歷再多,懂得的再多,有爸媽在的時候,她也永遠是個小孩子,看見他們,她就忍不住的委屈上了。

  其實沒錄取上也好,趁著這個時間,好好地陪陪媽媽。

  如果真上了班,每天早出晚歸的,陪媽媽的時間能有多少。

  她也可以開個陪護病假證明給村里,家里情況特殊,一邊都會答應的。

  ...

  “小張,把秦老的那個兒歌你談好了么?”

  楊婷這時拿著文件走了過來,看見張淼順口問了句。

  “已經談好了,不過他說要自己挑選插圖,我明天得去拿著那些考生的插圖過去讓秦老看看。哦對了,剛剛那個陸靜秋來了。”

  “陸靜秋?她怎么這個時候才來?”

  “也沒說什么原因,看樣子挺失落的。”

  楊婷也覺得挺可惜的,如果她要來的話,十有八九就是她了:“這沒辦法,機會沒把握好,咱們也不能幫她,去忙吧。”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