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二十二章:知曉
  雖然想出去,但最后還是老實跟著媽媽在屋里待了一下午,磕磕絆絆的做了一雙被子。

  收被子的時候,周蘭平又叮囑道:“這個薄的天稍微涼點兒蓋,厚點的冬天用。我們臥室有兩雙厚的,一雙薄的。一季拆洗一遍,你爸一個大男人平時都不在意這些,啥事都是我弄好,等以后呀,沒到換季你提醒著你爸。”

  陸靜秋幫著媽媽搬著被子,一邊笑道:“媽,我知道了,以后你們倆老了,這事兒都我來,不用您交代,我慢慢就會了。”

  周蘭平心亂如麻,這到頭了,她才發現,需要教女兒太多太多,她都不知道該從哪兒開始,恨不得一天內把自己不放心的都裝到女兒腦子里。

  “有些事情還得有個當媽的知會這才行,等以后你結婚,生孩子,這都是事。哦,對了,我初夏的時候腌制的蒜薹在廚房柜子下面,你爸愛吃這個,秋天的時候就著面吃,你別忘了。還有咱家的糧本,改天我帶你去糧站一趟,教你怎么用糧食換糧票,免得被人坑了。”

  陸靜秋還沒開口反駁,門外就傳來了小姨爽朗的笑聲,一邊說著一邊走進門:“姐,我在門口就聽你嘮叨了,這些小事兒有什么可交代的,弄的很交代后事似的。”

  交代后事!陸靜秋腦子翁的一聲,印堂一片漆黑!

  “小勤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了?”

  周蘭勤把手里的新鮮韭菜給自家大姐放在了桌子上道:“今天下午我休息,這是跟我們那個供貨農場買的新鮮的韭菜,給你送點,好包餃子。”

  說著看到她們母女手上的棉被又道:“這么熱的天,怎么做起棉被了?”

  周蘭平看了一眼呆愣的女兒,有些不自然道:“在家休息沒事兒干,正好教秋兒。也不知道她在那邊幾年知不知道拆洗棉被。”

  周蘭勤笑了:“秋兒這么愛干凈的,自己不會也會找村里人幫忙的,秋兒,你說是吧。,秋兒,秋兒。”

  “啊,小姨。”

  周蘭平撇了女兒一眼道:“你小姨問你話呢,你這個孩子怎么了?”

  陸靜秋忙恢復了神志笑道:“小姨,我讓我們宿舍的同志幫忙洗過兩次。小姨累了吧,您坐下和我媽說這話,我把被子放進去給你們切甜瓜。今天我和媽媽在農貿市場買到了甜瓜。”

  周蘭勤看著陸靜秋忙碌的背影和周蘭平夸獎道:“姐,秋兒這次回來懂事了不少。”

  “是呀,她越是懂事兒,我和他爸越心疼。”

  “工作的事情怎么樣了,有沒有著落。”

  “上個星期去少兒出版社報了名,說是明天去筆試。”

  陸靜秋抱著棉被進屋,外面全是小姨和媽媽的聲音,但她一點也沒聽進去,滿腦子的疑惑圍繞了她一個下午。

  晚上吃過飯,陸靜秋早早的上了樓。

  周蘭平這幾天的癥狀也不是很厲害,以前不知道的時候,沒覺得怎么樣。

  知道以后反而開始嚴重了,她覺得都是心理壓力導致的。

  陸先潤看著妻子難受自己也沒有任何辦法,心里好似鉆了螞蟻一般,難受又著急。

  “還疼么?”

  “現在藥能壓制一下,剛吃過藥,還得一會兒見效,我這都是心理上造成的,如果不知道這個病反而好些。”

  陸先潤道:“說的什么傻話,我假期再有幾天就能批下來,你這個樣子,哪能舟車勞頓?”

  周蘭平鐵了心的要出去走走,她可不想就這樣在家里等死:“咋不能去,我好著呢,你們心里別有負擔。”

  陸先潤道:“能沒有負擔么,秋兒有沒有發現什么?”

  “沒有,這幾天還想著找老中醫幫我調理腸胃呢。”

  陸先潤悠悠的嘆了口氣,眉頭深皺:“我這幾日也問過部隊里的老譚,他可是我們部隊醫院的老醫生了,對肝癌也沒辦法。最好是住院手術,說不定還有希望。”

  周蘭平搖搖頭:“開刀手術我見得多了,是能好上一段,但也只是一段,中間受的那個罪還不如早死呢。”

  “蘭平...”

  周蘭平作為醫護人員,比較理智,但對于她至親的人,還是受不了的,陸先潤不敢想沒有妻子的日子會是什么樣。

  “好了,你就不能在我最后的日子里,讓我開心些,現在不上班了,倒是能歇歇。你能向秋兒整天讓我開心些更好。”

  “秋兒那是不知道。”

  “能瞞一天是一天,她現在自己找工作呢,明天要考試,不能讓她分心。”

  “我知道。”

  陸先潤心疼的一把將她擁進了懷里,臉貼著臉,屋里兩夫妻的淚水混跡著淚水,滾燙的,卻分辨不清誰是誰的。

  剛剛的那些話,都已經被躲在屋外窗戶下的陸靜秋聽到了,此時的她,淚水已經不知道流了多久,捂著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蹲在那里不知道多久。

  屋子里已經沒有亮燈,一片黑暗,夏天的寒氣也隨著黑夜的降臨肆無忌憚的打在陸靜秋的身上。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回到房間,怎么睡著的都不知道。

  這一夜,她腦子全是媽媽當年去世時候的照片,全都是灰暗的。

  都說沒媽的孩子像跟草,雖然還有爸爸疼她,但媽媽是沒法用任何情感來替代的。

  上一世失去了媽媽,這一世以為是個好的開端,原來有些事情還是躲不過。

  ...

  “秋兒,秋兒?怎么這么燙,這孩子發燒了。”

  陸靜秋迷迷糊糊的聽到了媽媽著急的聲音,沒一會兒又出去了。

  一想到自己今天還要去考試,渾渾噩噩的起了床,簡單的梳洗了下,提著包就下了樓。

  “媽。媽?”

  喊了幾聲也沒見媽媽的身影,為了敢時間,就直接出了門。

  少兒出版社從大院門口坐車十幾分鐘就到了。

  考試就在出版社的院子里,陸靜秋到的時候,院子里擺放的座椅已經快坐滿了。

  差不多有五十多張桌子,一樓也騰出來了十幾個桌椅的位置,報名的有兩百多人,先到的先考,考完這一批下一批接著考,沒考的在那等著,總之今天上午考完。

  中間不能有交流。

  雖然中間還是有些作弊的可能,但這個也不是全靠文科的,主要考的還是繪畫功底。

  語文考了一個兒童的成長的理解和引導,主要寫下自己的觀點。

  繪畫是根據一首順口溜畫插圖。

  對于從業幾十年的陸靜秋來說簡直是手到擒來,兩個小時的時間,她用一個半小時就完成了,但為了避免外面的人找她打聽題目,本想快結束在離開,誰承想趴在桌子上就睡著了。

  期間編輯部的張淼過來看了她一眼,見她完成的那么快,畫的還那么好很是驚訝。

  楊婷自然也看到了,但同時也發現了陸靜秋那紅腫的眼睛,和萎靡的精神,能在考試現場睡著也是第一人。

  考試結束也是被人叫醒的,陸靜秋詢問了下通知情況,就直接回去了。

  因為持續高燒,陸靜秋剛到公交車站牌,未等站穩,便覺得一陣眩暈鋪天蓋地的襲來,眼前漆黑一片。慌亂中,她只得張著雙手胡亂的摸著,想要找個東西穩住身形,也不知道拽住了什么,暈倒前,就看見眼前出現了一個綠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