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十六章:隱瞞
  “聽說你媽醫院正在培訓護士,你媽沒幫你問問。”

  陸靜秋無奈笑了:“小姨,這事兒我媽幫我問著呢。”為了不讓小姨她們操心,她只能把護士的事兒給拿出來擋一擋。

  晚上躺在床上,盯著記憶里久遠又熟悉的房間,還是久久不能入睡。

  她著算是重生吧,但重來一遍,有些事情變得不一樣了,比如她,沒在糾纏高澍,沒遭受可怕的事情,還提前回了爸媽身邊。

  唯一遺憾的,是媽媽的病,一想到這里,陸靜秋手上合一,閉上眼睛,默默地為媽媽祈禱著,希望她的媽媽也能有個不一樣的結局。

  ...

  “周護士長,你昨天上午的檢查出來了。”換班的時候,張醫生特地來到周蘭平得科室來叫她。

  周蘭平換下身上的白大褂,平常道:“結果怎么樣,是不是腸胃炎癥?”

  張醫生搖了搖頭有些含糊其辭道:“周護士長,今天讓你家人來一下吧。”

  張醫生這么一說,周蘭平心里一慌,知道叫家屬意味著什么,女兒剛回來,她不想因為自己的病,讓女兒擔心:“叫什么家人,我在住院部十幾年,什么樣的病沒見過,這事兒直接告訴我就行。”

  張醫生有些猶豫:“這...”主要是這樣的病現在少見,他都束手無方。

  周蘭平深呼了一口氣,對著張醫生道:“走吧,張醫生去你辦公室,我看看結果。”說著率先往前走去。

  張醫生看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只好帶著她回了辦公室。

  拿出了昨天下午出來的結果:“這種病在全國都不常見,我在海城那邊學習的時候,見過一兩例,向你這種情況,已經是后期了,沒有好的方案。”

  周蘭平拿過檢驗單,雖然不是專業的醫生,但看這些檢測數據還是明白的,心里突突地說不上來此刻是什么心情,腿有些飄,不過也是沒敢在張醫生面前表現出來,一只手按著桌子,坐了下來,看著那上面的檢驗結果,久久沒開口。

  張醫生知道周蘭平能看的懂,也沒開口,就這樣過了一兩分鐘在,周蘭平才放下手中的單子,有點恍惚道:“我這是得了肝癌?還是后期的?”

  張醫生點了點頭,頓了下才道:“以我的經驗來看,就是這樣,咱們雖然是個省會城市,但也比不上京市海市那樣的醫療水平,你愛人不是軍人么,我建議你去軍區醫院或者海市那邊再做個全面的檢查,咱們這個儀器也是剛到不久,都不太熟練,也有可能有出入。”

  周蘭平艱難笑了一下道:“張醫生我相信你的醫術,你也說了,海市那邊那么好的醫療條件,都沒治好,我這還是晚期,你是醫生,你覺得我還有必要瞎折騰么。”

  張醫生心里很清楚結果,但面對多年的同事,不想就這么什么也不做:“做個全面檢查也是好的。”

  周蘭平沒有吭聲,當著張醫生的面把那張化驗單子撕了。

  張醫生:“這...”

  周蘭平道:“張醫生,我這病誰也別告訴,包括我的家人,另外,你在幫我開個單子吧,麻煩你了張醫生。”

  張醫生明白她的意思,但也認同:“你這樣瞞著,到最后只會讓你的家人更痛苦。”

  周蘭平艱難的平復著自己的情緒道:“我知道,回去我會找時間和老陸說的,我家秋兒,我怕她接受不了,先瞞著吧,她要是來問,還請張醫生幫我遮掩一下。”

  張醫生沒再說什么,辦公室的氣氛有些沉重,這樣的氛圍,不管是醫生還是家屬,都不喜歡。

  但還是同意了周蘭平得要求。

  周蘭平從多年上班的醫院走出來的時候,說不上來是什么心情,只知道出了一身的冷汗,才八點多,外面的日頭已經火辣辣的了,照在她身上并沒有向以往那么燥熱,反而更冷了。

  在住院部見多了生老病死的事兒,從起初的難過同情到現在的麻木習以為常,突然之間,她也淪為一名癌癥患者,此時的她也是個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患者,不安、彷徨甚至絕望。

  ...

  陸靜秋早上六點多就醒了,提著菜籃子去了附近的農貿市場,買了些新鮮的菜和兩個西瓜。

  爸爸都走了,媽媽下班還沒回來,陸靜秋換了一身兩年前的白底素花的短袖,穿了一條暗灰色的短裙,帶了一頂媽媽昨天給她買的太陽帽,身上夸了個包出了門。

  直接坐公交車去了媽媽的醫院,到了才知道媽媽已經下班回家了。

  魏阿姨笑道:“你媽估計下班后又去哪個地方買東西了,你呀,直接打個電話問問不就行了,大熱天的怎么跑過來了。”

  陸靜秋道:“魏阿姨,我在家也沒事,正好出來買些東西,就想著來這邊看看我媽是不是還在加班。”

  魏阿姨身邊的另一位醫生叔叔道:“可不敢,周護士長幫我們頂了這么多班,我們可不能在讓她過度勞累呀。”

  陸靜秋禮貌一笑道:“魏阿姨,李醫生,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知道了。”陸靜秋出了科室并沒有離開,而是去了張醫生的科室。

  一直等到他看了兩個病人才進來。

  張醫生看見她意外的一愣,心里想著是不是靜秋知道的時候。

  陸靜秋卻笑著先開口了:“張伯伯,我媽昨天的檢查的結果出來了么?”

  張醫生哦了一聲,扶了下眼框道:“出來了,一早我就給了你媽。你媽沒告訴你么?”

  陸靜秋道:“我...就來問問情況,我媽的病...”

  張醫生道:“你媽就是腸胃炎,但比較嚴重,我給她開了藥,需要長期調理。”

  陸靜秋有些不確信道:“真的只是腸胃炎?張伯伯您沒弄錯?”

  張醫生不高興道:“你這孩子,我從醫這么多年,這點病還是百分之百確認的。”

  陸靜秋驚著的臉突然多了許多笑容,有些激動的握上了張醫生的手:“張伯伯,真的太謝謝您了,我媽的病以后就靠你調理了,我先不打擾您工作,改天我再來看張伯伯。”

  說完傻笑的一聲跑開了。

  張醫生卻看著她得背影神情凝重的皺起了眉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