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十四章:高家伯母
  “小秋呀,你高伯伯這幾個月不在家,我們家老大媳婦馬上就要生了,我是走不開,你跟趙伯母說說,高澍要娶的那姑娘人咋樣?”

  “挺好的姑娘,長的白皙甜美,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家庭條件也挺好。”

  “再好我和他大伯也不會同意。”

  陸靜秋也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上輩子夏琳帶著孩子來西城,沒少在高家受氣。

  她不知道高澍和高家人怎么說的,但自己對于夏琳也沒有因為之前的事兒而貶低她。

  高家大伯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加上弟弟的遺腹子高澍,家里一共有六個子女。

  雖說高大伯在軍區職位不算低,也能給子女安排個工作。

  奈何兒子多,安排一個兩個還可以,三個四個就有些困難,再加上高伯伯為人正直,也不喜歡點頭哈腰去求人。

  那一年,家里老三老四,還有高澍都高中畢業。

  三個大小伙子閑置在家,高伯伯和高伯母忙著給孩子們找工作。

  高伯伯的意思讓孩子都參軍。

  高伯母不同意,家里老大老二去當了兵,一兩年也見不到一面,再讓剩下兩個兒子去當兵,那是要她的老命。

  高伯母想讓高澍去當兵,因為她和高伯父求爺爺告奶奶也就找到兩個工位,一個在市政,一個在運輸隊。

  市政肯定要給老三的,老三身體不好,去市政當文職不會太累。

  三個孩子,兩個工位,高伯母打定主意給兩個親兒子,但高伯父為難了。

  高澍母親把孩子交給他的時候,唯一的條件,不許兒子當兵。

  因為父親的緣故,高澍也不想去當兵。

  老四和高澍跟親兄弟似的,兩人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也知道他媽的想法。

  他不想讓鄰居說他媽自私,也不想讓爸爸為難,更不想讓高澍這個哥哥在這個家尷尬。

  于是就偷偷的去知青點報了名。

  高伯母知道的時候,一哭二鬧的說什么也不愿意兒子下鄉,吵著高伯父找關系去把兒子名額取消掉。

  高伯父自然不同意,覺得這樣也好,家里孩子多,應該下去一個為國家做點貢獻,這不是壞事兒,再說報了名哪能說取消就取消的。

  高伯母急了,直接和高伯父吵了起來,還懷疑下鄉這事兒是高伯伯慫恿兒子去的,為的就是他那個侄子。

  這話高伯父自然不高興,說高伯母小人之心,不可理喻,因為這事兒,高家那段時間爭吵不斷,不少鄰居在看笑話。

  高澍本來在伯父家里就小心翼翼的生活著,現在因為他的事兒,讓大伯和大伯母傷了感情,懂事的他偷偷的和伯母說愿意替四哥鄉下。

  當然這事兒也只能是偷偷的,高大伯知道了肯定不會同意,高老四更不會同意,本來他報名就是為了把工作讓給老五,而不是把高澍往鄉下推。

  高伯母雖然向著自家兒子,但也知道下鄉苦,所以在物質上也沒吝嗇,給高澍準備了許多用的吃的,錢也沒少給。

  說起來高伯母對待高澍還算不錯的,家里吃喝沒有短缺過,也算是盡職盡責,但親生的還有偏心的時候,更別說不是親的。

  等高家知道的時候,高澍已經被高伯母送上了火車。

  名字都改了,高家老四想換回來都來不及。

  為此高家大伯到現在還怨著高伯母呢。

  和趙紅分開后,周蘭平挽著女兒小聲道:“秋兒,你喜歡高澍這事兒,雖然知道的人少,但也不是不透風,他結婚以后肯定會把媳婦帶回來的,為了避免別人嚼舌根,以后離高家遠一些,媽知道你和高晴關系好,但能不接觸也別接觸。”

  “媽,我知道。”上輩子高晴就是她的閨蜜,就算她在療養院,她也會不嫌棄的時不時過去看看她,后來她出來后,一直渾渾噩噩,高晴也在和丈夫鬧別扭,兩個人慢慢的見面少了。

  “媽,我今天先陪你去醫院檢查下吧,明天咱們再去百貨大樓。”陸靜秋一直揪心著媽媽的病,回到家就和媽媽商量著。

  周蘭平道:“我沒事兒,你呀,和你爸一樣,太過緊張了。”

  陸靜秋見說不動,立馬使出了撒嬌的手段,摟著周蘭平道:“媽,女兒這么久沒回來,這一回來你就身體不舒服,我怎么能不擔心么,你就不能讓你閨女安心點兒。”

  周蘭平被她這磨人的脾性弄得沒法子,只得答應:“行行,依你,今天去檢查下,牙齦出血就不用看了,看看肚子吧,最近一直疼,看看是不是那有炎癥了。”

  “媽,你肚子很疼么?”

  “也不是一直疼,時不時的疼一會兒,吃了藥又好了,總是反復。”

  陸靜秋一聽這話,愁容滿面,但沒敢讓媽媽看出來。

  陸靜秋騎著媽媽的自行車帶著她去了西城第一人民醫院,這也是媽媽的單位。

  到了以后,周蘭平輕車熟路的帶著她去了她們外科。

  魏阿姨這會兒正在給患者看病,見她在門口,眼中滿是驚訝。

  陸靜秋在門口笑著給她揮了揮手,母女倆也沒敢去打擾她。

  周蘭平帶著她去了內科,內科的大夫對媽媽也很熟悉,見她過來笑著道:“周護士長今天不上班?”

  周蘭平道:“我今天晚班,這不,最近肚子疼,女兒非讓我來找你檢查下。”

  大夫看了下周蘭平身邊的陸靜秋笑道:“呦,小秋回來了,啥時候回來的。”

  “張伯伯好,我昨天剛回來,下個月還走呢,我這一回來我媽就不舒服,張伯伯你可得給她好好瞧瞧,讓她遵醫囑,她在家可不聽話了。”

  “哈哈,周護士長,聽到了么。”

  周蘭平朝張大夫無奈一笑。

  玩笑過后,張大夫才認真地詢問媽媽的病情。

  一聽她肚子時不時的疼,問了些日常的情況,然后開了幾張檢查的單子。

  陸靜秋陪著媽媽做了各項檢查,等結果出來張大夫一看,擰著眉,看了許久的化驗單,道:“蘭平同志,你這個結果不是很理想,結果顯示有炎癥,但又不像,這樣,咱們醫院前段時間到了個儀器,我給你開個單子,你再去做個系統的檢查。”

  周蘭平本想說不用,但陸靜秋忙拿著單子,連連應著。

  看著單子都開了,周蘭平只好無奈的跟著女兒去做檢查。

  忙活了大半天,檢查做完了,不過這個結果明天才會出來,周蘭平見到了飯點兒。

  忙拉著她去見了魏醫生,幾人一起去了醫院的飯堂吃飯。

  魏阿姨和她媽年紀差不多,兩人在一起工作了許多年,從同事發展成了閨蜜,魏阿姨結婚晚,有一兒一女,還都在上高中。

  “檢查的結果怎么樣?”幾人端著飯坐下后,魏阿姨問道。

  周蘭平道:“張醫生說可能是炎癥,沒什么大礙,要不是秋兒一直擔心我,我是不會來檢查的。”

  魏阿姨也知道她這個毛病,她們都守著醫院,真有啥病,還怕沒人呀,也不覺得周蘭平有什么事兒,轉頭問著乖巧的陸靜秋道:“秋,這次回來多久,在那邊肯定很累吧。”

  “剛開始過去確實不習慣,慢慢熟悉了就好了,我這次回來一個月,陪陪我爸媽。”

  “確實該陪陪你爸媽,你媽在我們科室,說的最多的就是你這個寶貝女兒。”

  陸靜秋笑著給媽媽夾了塊肉,甜膩的笑道:“嗯,我爸媽最疼我了,這我都知道。”

  幾人一邊聊著天,一邊吃著飯,魏阿姨一上午都在忙,中午要休息,她和媽媽也沒多打擾。

  中午從醫院出來,陽光正毒的時候。

  這么熱的天,周蘭平就想給女兒買個電風扇。

  在路邊給陸靜秋買了個大檐帽,騎著自行車去了百貨大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