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八章:上輩子的執迷不悟
  沒到一分鐘,李英兒從夏家出來,兩人正準備離開。

  迎面就看見夏琳穿著膠鞋打著一個油紙傘跑了過來,看到她們兩個在在自家門口,微微一愣。

  李英兒先開了口:“夏琳,你要的東西我給你送來了,天色晚了,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就拉著陸靜秋往雨中走去。

  夏琳知道李英兒說的是什么,忙大聲道:“謝謝你李同志,我一定愛惜著看。”

  因為擔憂陸靜秋來她家鬧事兒,也沒多說什么,忙轉身進了家。

  “媽,陸靜秋來咱家干什么?”

  夏媽媽看了一眼喝茶的夏爸爸,才道:“來請假的,想要回家探親。”

  “回家探親?這個時候回家是為了逃避勞動吧,她跟班李倩走了,知青點沒人愿意幫她干活,肯定是受不了了,爸,你別批她的假。”

  夏爸爸看了女兒一眼,深深的嘆了口氣:“本來是不批的,但人家直接拿你們婚禮威脅我這個隊長,你說我怎么辦。”

  夏琳眉頭一皺:“威脅?我就知道她不會這么安分,爸,她怎么威脅你了。”

  夏媽媽道:“那丫頭說了,不給她批假,就大鬧你們的婚禮。”

  “她敢,我去找她去。”

  夏媽媽忙拉住女兒:“回來,你現在去干什么。剛剛我也問李同志了,李同志都說她把高澍放下了,想回家待一段時間,要我看,這假就給她批了。”

  夏琳道:“放下了,媽這話你也信,她可是追高澍追到這里,死燦爛打了這么多年。”

  本來就已經很不對了,她還沒來得及探究,陸靜秋又要回家探親,這是怎么事兒?

  夏媽媽也是半信半疑的,但也沒法子:“你說怎么辦,以她的性格,不給批她真能鬧出來,給批了,又怕她回去和高家人說你和高澍的事兒。”

  夏爸爸沒再說陸靜秋,反而不滿的問著女兒:“高澍怎么回事,你們倆都馬上辦婚禮了,還沒給高家說你們的事兒?”

  “爸,高澍已經寫信回去了,他不也說了么,他大伯是軍人,平時就很忙,他伯母又要上班又要照顧孩子,這個時候也過不來。

  高澍說了,今年春節帶我回去認認親。”

  夏爸爸點了點頭:“這還差不多。既然這樣,陸靜秋的假我給她批了正合適。”

  夏媽媽道:“老頭子,她回去會不會和高家說咱們琳琳的壞話呀,要我看還是等等。”

  夏爸爸道:“你懂什么,這會兒給她批了,正好咱們琳琳結婚的時候她不在,也能防止她鬧事兒。

  等到春節她也沒有假期了,咱琳琳跟著高澍回去,在那邊也不會碰上,高澍和琳琳反而能在那邊過個好年。”

  夏琳笑了,忙走到夏爸爸身邊,摟著他的隔壁撒嬌道:“爸,你這樣想確實不錯。”

  夏媽媽還是有些擔憂:“就怕她回去和高家說咱們琳琳的壞話,她在那邊給高家人灌輸一些不好的,他們先入為主的以為咱們琳琳不好,等咱們琳琳去了,可不好過。”

  一想到西城的高家人,夏琳深情復雜了起來,但瞬間又無所謂道:“媽不用擔心,您女兒這般討喜又能干的,自然不怕她陸靜秋說的,日久見人心嗎,再說了,畢竟是高澍的大伯家,又不是親生父母,我和高澍商量了,成了家要從他大伯家搬出來的。就算他大伯母不喜歡我,也沒關系,反正也不住在一起。”

  夏媽媽是過來人,自然知道婆媳關系,女兒說的也對,不是親生父母,又不住在一起,倒也沒什么好擔心的。

  另一邊,李英兒和陸靜秋過了橋,快到知青點的時候,道:“你出來后,夏嬸子問我你是不是真的放下高澍了。我說是,他們還滿臉不信,不過我覺得,你請假這事兒有譜。”

  “唉,看天意吧,實在不行,我去找支書。”陸靜秋現在也無所謂了,好聲好氣,冷言威脅她都試了,再不行就只能等,等到她爸給她來電報。

  但她不想等到那么晚。

  苞米碴子,玉米面饅頭,涼拌黃瓜,這些日子大部分吃的就是這個。

  她們倆到知青點的時候,正好趕上飯點。

  王青見李英兒回來,貼心的為李英兒撐了碗粥:“你們下著大雨去哪了?有什么需要辦的事兒,我能幫你。”

  李英兒雖然接過了他遞過來的粥,但也沒好給她好臉色,也不接他的話。

  這時候那些書也是不能隨便拿出來的,陸靜秋忙接過話道:“我去找隊長請假,讓英兒姐陪我一起去。”

  張碩一聽請假,來了興致,他也正想請假呢,就是沒找到好的理由,也怕隊長不會批:“請假?陸靜秋同志,你又咋了,病不是剛好么,怎么又請假,隊長批了?”

  陸靜秋搖搖頭:“我是請探親假,我想回老家一趟。”

  一聲老家,讓正低頭吃飯的高澍微微一頓,但也沒說什么。

  陸靜秋吃過飯,剛把自己的碗筷洗涮好,高澍已經在宿舍門口等著她了:“我們談談吧。”

  雖然不知道他要談什么,但也能猜到是和探親有關,把飯盒放回了屋里,才出來跟著他走到了院子外面一處沒人的地方。

  “找我有什么事兒。”

  “為什么突然要回家?”

  “想我爸媽了,怎么,我回家探親還要經過你同意呀。”

  陸靜秋的語氣讓高澍隆起了眉頭,之前這丫頭說話可不這樣。

  “靜秋,我一直把你當妹妹,以前是,以后也是,感情這種事情,我想隨著我的心,我也不想騙你,我希望您能想開點。”

  陸靜秋苦笑了下,良久默然,驚訝著上輩子的執迷不悟,痛惜著我的無可救藥,上輩子自己陪伴了他這么多年,都沒能讓他改變心意,最后還養出倆白眼狼來,愛情里充斥了眼淚、苦難折磨和復雜,思緒幽幽道:“是呀,以前是,以后也會是,一直都沒變過,是我太執著了。

  都說女追男隔成紗,這么多年,都沒能讓你改變心意,我很想知道,我哪點兒讓你不喜歡了。”

  高澍沒想到陸靜秋會這么直白的問出來,動了動嘴唇,久量:“靜秋,你很好,只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