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七章:請假
  男宿舍站在門口的幾人見兩個女同志出去,張碩小心提醒著一旁的高澍道:“陸靜秋出去了,不會又找你家對象麻煩去了吧。”

  高澍聽到這話看著遠去的陸靜秋,眉頭皺了幾分。

  張裕民從后面拍了他一下:“別亂說,閑得沒事兒過來幫忙做飯。”

  張碩道:“隊長,今天可沒輪到我做飯。”

  一旁的沈慕道:“隊長,今天我和高澍做。”說著拉著高澍往廚房跑去。

  等兩人走后,張裕民又提醒著張碩:“人家陸靜秋同志這些日子老實了不少,你別在高澍面前瞎起哄。”

  王青好似玩笑道:“隊長,人家這是太無聊,又想看戲了。”

  張碩輕哼了聲,沒搭理王青。

  陸靜秋和李英兒冒著大雨到了隊長家。

  出來迎接的是夏媽媽,原本看著李英兒還是一臉的笑意,但在看到陸靜秋的時候,臉上的笑瞬間消失:“你來干什么。”

  陸靜秋也沒在意,臉上反而掛著笑意道:“夏嬸子,我今天來是找隊長的,我想請假。”

  一旁的李英兒也忙打圓場,笑道:“嬸子,隊長在家么,我來找隊長有點兒事。”

  陸靜秋轉頭看了李英兒一眼,李英兒笑對著夏媽媽,身后不著痕跡地碰了碰她。

  陸靜秋心中很是感激。

  夏媽媽對李英兒,臉上又掛上了熱情的笑:“你叔在屋里呢。”

  說著對著屋里喊了一聲。

  隊長這時從屋里走到了堂屋門口。

  夏媽媽趕緊讓她們進去。

  李英兒帶著陸靜秋到了夏家的堂屋,笑著對隊長道:“隊長,我想給家里打個電話,大隊的電話能用了么?”

  隊長示意她們坐,一邊搖搖頭回道:“夏收前鄰村的拖拉機撞壞了信號桿子,到現在還沒修好,想要給家里聯系,就去鎮上郵局,發電報或寫信。”

  李英兒道:“哎呀,怪可惜的。”說著,在底下碰了下陸靜秋。

  陸靜秋會意,忙把自己準備的東西放到了夏隊長面前,笑道:“隊長,來到咱們村已經兩年多了,一次也沒回去過,我想夏收后回去探親。”

  夏隊長雖然沒有像夏媽媽那樣明顯,但也是不待見她的:“你這是干什么,拿回去拿回去。”

  陸靜秋不急,忙又把東西往隊長面前推了推:“隊長,我知道之前自己不懂事兒,讓您費了不少心,這些小東西也是我的有點心意。”

  夏隊長平日里對他們這些知青也是很照顧的,對村里的人也很負責,但是涉及到他那寶貝閨女,就變了,陸靜秋自從來了他們十里村,一直在找他女兒的麻煩。

  今天好不容易等到陸靜秋來求他辦事兒,他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兒東西迷了眼:“雖說你兩年沒回家,我是該批的,但是,你選擇農忙的時候,地里正缺人的時候,我要是給你批了,那其他知青知道了,也來找我批假,有你這個先例,我是批還是不批?不說知青,就是村里人,也有不少懶漢不想干活的。你這假,我不能批,這些東西你拿回去吧。”

  李英兒在一旁幫著開口道:“隊長放心,我們知青點暫時就靜秋一人探親,您忘了,我們幾個這兩年陸陸續續都回家探親過了。再說這個節不節春不春的,我們也不會這個時候回去,靜秋是真的有事兒才回去的。”

  夏隊長道:“你這小丫頭說的,你能做得了你們知青點的主?還是能管的住村里那些人不請假?”

  隊長擺明了為難她,陸靜秋也不在好聲好氣的了:“隊長,以往農忙的時候,請假的也不少,村里人這幾天也不是沒請假的,不都批了么。怎么到我這兒就讓隊長為難了呢。說的好像我一帶頭,村里的全都請假不上工了似的。”

  陸靜秋的話音剛落,夏隊長還沒開口,從門外進來的夏媽媽冷著臉道:“陸同志你這是在說村長故意為難你不成,村里請假的,哪個不是有要緊的事兒。”

  別人不喜歡,自己在怎么說都是不對的:“故不故意我不知道,但我這探親也是有要緊的事兒。要不然我也不會選擇這時候回去,再有,我也不是村里那些二流子懶漢們,我陸靜秋雖說嬌生慣養了些,但也知道分寸的,不然我也不會等到地里的活兒干完了才和隊長請假,隊長您說我這假批不批?”

  夏隊長見陸靜秋不死心,迂回道:“下著大暴雨,又忙碌了一天,趕緊回去吧,這假在等等吧。”

  陸靜秋知道,再等等,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心里有氣,奈何自己和人家女兒不對付,人家公報私仇,她只是一個小小的知青,也只能受著。

  看著桌上東西,既然事情辦不成,留著也落不到好,不能白便宜了他們,隨手又提在了手里:“既然隊長說在等等,那就在等等吧,哦,前幾天夏琳同志專門跑去給我送請帖,他們兩個半個月后要辦婚禮吧。

  夏隊長也知道,我對高澍一片癡心,眼看著他們兩個就要結婚了,怎么能受的了?

  以我這脾氣,沒人攔著,那天我大鬧婚禮,夏隊長也多擔待些,畢竟我追高澍從城里追到下鄉。

  唉,原本,瑜枝姐和英兒這些天勸我,我本來想放下的,失戀了,就想回去看看我爸媽,既然隊長怕我這時候請假影響不好,那就聽隊長的。”說著,轉頭看著李英兒道:“英兒姐,你還有事兒么,沒事兒咱們走吧。”

  “哦,夏嬸子夏琳在家嗎?我有事兒找她。”

  夏媽媽被陸靜秋的話說的呆楞住了,不知道在想什么,被李英兒一叫,忙回了神:“琳琳呀,她剛出門,下著大雨非要跑出去,說她也不聽。”

  陸靜秋不想在夏家呆著,對李英兒道:“英子姐,我在外面等你。”

  說完把東西抱在懷里出了門,他們不要,她還不想給呢。

  夏家在村子的東面,后面是一條水很淺的河,右邊是一片空地,再右面是一座通往田地的小橋。

  陸靜秋剛一出來就隱約的聽到了右邊隱約說話的聲音。

  下著大雨,也聽不清,更看不清是誰在說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